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八十一章 海民公司被砸
    苏星晖趟过这片荒地,回到了厂区,他又在两个仓库看了看,这两个仓库一个是原材料仓库,一个是产成品仓库。

    两个仓库里都摆满了那种大号的塑料油桶,一个可以装五百升的那种,因为许多化工原料都是具有腐蚀性的,所以不能用金属油桶来盛装,只能用塑料油桶。

    苏星晖问道:“这个厂是生产什么产品的?”

    潘胜道:“生产合成树脂的,就是油漆和涂料的半成品吧,这种产品应该还挺赚钱的,您别看他这么个小厂,一年产值几百万,利润至少上百万。”

    在九十年代,一年利润上百万,称得上是天文数字了,怪不得那个陈老板甘愿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下亲自守在反应釜旁边呢。

    苏星晖点了点头,便和潘胜一起到那幢办公楼的一间办公室里坐了下来。

    办公室里有一个女孩子,她给苏星晖和潘胜沏了茶,苏星晖点头道谢,便就在这里等着那锅产品出锅了。

    没过一会儿,苏星晖便看到几个工人用小推车推着一桶桶看起来异常沉重的塑料油桶出来了,他们把油桶推进了产成品仓库,然后又回车间去推了。

    潘胜便起身去了车间,不一会儿,便把那个中年人叫了过来,这个中年人出来的时候,在身上套了一件油渍麻花的工作服,他的手上脸上都是乌漆麻黑。

    他在办公室外面的一个水龙头上用洗衣粉洗了手和脸,又用嘴在水龙头上喝了几大口水,这才跟着潘胜一起进了办公室。

    潘胜道:“苏县长,这位就是长桥化工厂的老板陈长桥。”

    陈长桥憨厚的笑道:“原来是苏县长啊,不好意思,刚才要出产品,怠慢你了,中午一起吃饭啊。”

    苏星晖不置可否的微微点头,他问道:“陈老板,你办这个厂几年了?”

    陈长桥道:“有三年了。”

    苏星晖道:“你怎么会到这里来办厂呢?”

    陈长桥道:“我就是学化工的,以前在国营化工厂当技术员,后来停薪留职出来办厂,赚了点钱,正好这里经济开发区招商引资,我就来这里办厂了。”

    苏星晖道:“钱赚了不少吧?”

    陈长桥依然是憨厚的笑着:“这都是托政府的福啊,政府的好政策,才让我们能够赚到钱啊,不过我们一直都是按章纳税的。”

    陈长桥这里倒也接待过几次领导,领导来了最关心的就是他的产值和纳税的情况,对这些,他已经是很熟悉了,很知道说什么话领导喜欢听,不过他倒确实是按章纳税的,他这么个小厂虽然不起眼,可是利润却是相当高。

    苏星晖问道:“陈老板,你们这里的污水和废气没有经过任何无害化处理就排放了?”

    陈长桥道:“苏县长,我们后面有排污池啊,污水排到排污池里,会经过处理的。”

    苏星晖道:“可是那个排污池我也去看了,后面有一条沟直接通到那边的一个湖里了,那水可都是没有经过处理的。”

    陈长桥的眼神有一些慌乱,他没想到这位年轻的县长还不怎么好糊弄,居然还亲自去看了那个排污池。

    以前来了领导,一般都不会到厂房里去看,就更别提后面的排污池了,他们觉得气味难闻,而且后面那块荒地,全是荒草和灌木,很难走,他们一般都是在这办公室里,喝杯茶,抽根烟,然后陈长桥带他们去吃顿饭就行了。

    原来的管委会主任骆传勇也收过陈长桥的好处,他打包票说,不用上排污设备,有什么事情他都摆得平,可是谁想到,这位年轻的县长居然直接指出了这个问题,这让陈长桥有一些猝不及防。

    陈长桥讪笑道:“这个,我们这是个小厂子,搞这个实在搞不起,苏县长您也要体谅一下我们企业的难处嘛,走,苏县长,我们一起去吃个饭吧。”

    苏星晖摆手道:“我不吃饭,走,我跟你一起到后面的湖里去看一下。”

    陈长桥无计可施,他只能跟苏星晖和潘胜一起出了厂门,沿着围墙,向厂区后面走去。

    走不了多远,就是一个湖,这个湖不大,大概也就几百亩,在崇津县,像这样的湖有不少,苏星晖找到了围墙后面那条排污沟所在的地方,走到那里,站在了湖边。

    此时,污水依然在汩汩的流进湖泊里,在污水排进湖水的那一处,湖水都是乌黑腥臭的,几条死鱼翻着白肚皮,躺在了水草上,稍远的地方稍好一些,可是还是看得出来,水质非常差。

    苏星晖问道:“陈老板,你知不知道这里的情况?”

    陈长桥讪讪的说道:“我每天都在厂里管生产,这里的情况我不太了解。”

    苏星晖道:“那你觉得你这个厂子还能生产下去吗?”

    陈长桥一听苏星晖这话的意思,他有些急了,他连忙说:“苏县长,有什么事情好商量,我这个厂子可不能停了,我交罚款,多交点税都可以,不能让我停工啊!”

    苏星晖转身向厂门口走去,一边走一边说:“刚好,你这一锅产品已经生产出来了,把反应釜给停了吧,我马上就会叫人来检查的,如果你没停,那后果自负。”

    陈长桥在后面连声喊道:“苏县长,苏县长,你等等。”

    可是苏星晖脚步不停,大步走到了厂门口,上了那辆奔驰车,潘胜也跟着上了车,苏星晖把车开走了,只剩下陈长桥一个人在那里呆若木鸡。

    其实,像陈长桥这样的人,有让人尊敬的一面,他们有技术,有头脑,有胆识,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敢于下海,挖到了自己的第一桶金,他们是改革开放的一部分,而在积累第一桶金之后,他们中的许多人还能做强做大,成为了民营企业的中坚力量。

    可是在环保的问题上,陈长桥又是无法让人尊敬的,他这个厂子,对周围环境的破坏太大了,而他为了挣钱,又丝毫不顾环境,还有他厂子里工人的健康,因此,他这个化工厂,苏星晖是绝对不会让他再开在这里了。

    接下来,苏星晖又把另外几家厂子跑了一遍,另外那家化工厂的情况跟长桥化工厂几乎差不多,苏星晖也让他们停工等待检查了。

    那家食品厂在污染问题上当然没有化工厂那么严重,他们主要是生产一些休闲膨化食品,当然,在排放和卫生方面,苏星晖也要让相关部门来进行检查,以确定是否都合乎标准,但是以苏星晖观察,他们多半也是不符合标准的,因为这里的厂房什么的看起来都不大规范。

    那家家具厂其它的工序还好,就是喷漆这一道工序气味比较大,也需要进行整改。

    而那家水泥厂,是典型的小水泥,生产规模不大,工艺落后,污染严重,一生产起来,周边铺天盖地的都是粉尘,苏星晖同样让他们停工待查了。

    看完了这五家厂,苏星晖和潘胜回到了管委会,此时,他的那辆奔驰车上已经落满了灰色的灰尘,这些灰尘大部分是在水泥厂沾上的,还有一部分是路上的大货车跑过的时候溅起的,这辆车已经看不出原来的颜色了。

    进了院子,不等苏星晖发话,潘胜就拉了一条胶皮管子,接到了院子里的水龙头上,洗起车来,贺文瑾和熊阳见状连忙也出来帮忙了,而唐朝信带着所里的几个人出去巡视去了,不在家里。

    苏星晖进了办公室,便给段打了个电话,他让段通知环保局、劳动局、卫生局等相关部门马上到经济开发区的几家企业进行相关的检查,不符合规定的关门整顿,如果屡次检查不合规,那么就直接关停。

    他还让段通知李仲文,把手头上的事情交接一下,明天到经济开发区管委会报到。

    把这些事情安排好之后,苏星晖出了办公室,见潘胜他们三个用胶皮管子冲洗着奔驰车,把这辆车洗得干干净净,苏星晖笑道:“你们三个洗车倒是一把好手啊!”

    潘胜道:“以前骆主任每次开车回来,都是我们给他洗车。”

    苏星晖道:“水泥厂那里的灰尘真是太大了,我估计去一次就得洗一次车。”

    潘胜道:“是啊。”

    车冲洗得差不多了,贺文瑾和熊阳又拿出了几条干抹布,仔细的把奔驰车上的水擦干。

    这时,苏星晖的呼机响了,他来到崇津县之后,县政府给他配了一台呼机,是工作上用的,现在手机太贵,县政府还配发不起,苏星晖也不愿意用那么贵的手机,因此,他还是使用呼机。

    他看了看号码,是许小光的手机,他便到办公室给许小光回了过去,电话一接通,许小光便急切的问道:“是星晖吗?”

    苏星晖道:“是我啊,小光你怎么了?发生什么急事了吗?有什么事慢点说,不要急。”

    许小光道:“星晖,我们公司被别人给砸了!”

    苏星晖皱起了眉头道:“行,你等着,我马上过去。”

    瓜子 网  gzbpico m ,更 新w更快t广 告少

    还在找”风流青云路”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