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一十八章 这个忙我帮不了
    苏星晖在高中的时候跟汪游并没有太多交集,重生之后也没怎么见过汪游,对他已经没多少印象了,不过别人来敬酒他总不好拒绝,于是便端杯笑道:“行,咱们喝一杯。”

    两人碰了杯,把这杯酒喝了下去。

    可是汪游并没走,正好苏星晖身边的张成下桌敬酒去了,汪游便一屁股在苏星晖身边坐下道:“苏星晖,咱们再喝一杯。”

    汪游说话都有些口齿不清了,坐在他身边的许小光皱眉道:“汪游,你就别喝了,我看你再喝就要喝大了。”

    听许小光叫汪游的名字,苏星晖这才记起了这个名字,汪游有个长辈好像是在峪林市哪个局当了个局长,所以汪游毕业之后都是在峪林市讨生活,回上俊县的时间比较少。

    当然,有他那个长辈罩着,他的境况应该还是不错的,这一点从他身上的皮尔卡丹西服和老人头的皮鞋就能看得出来。

    只不过他身穿黑色西服,黑色皮鞋,却穿着一双白色的耐克运动袜,这可就露怯了。

    他身上的衣服鞋袜都是好东西,甚至还打了一条领带,可是这样搭配却有些不伦不类了。

    当然,苏星晖也不会因此对他另眼相看,在内地县市,又是在资讯不是很发达的九十年代,懂得搭配的人太少了。

    许小光本来是个好心,可是汪游却说:“许小光,我知道,知道你财大气粗,今天的钱也都是你出,是不是嫌我酒喝多了,你心疼了啊?”

    今天许小光让服务员上的酒都是市面上能买得到的最好的彭湾大曲,二十年陈的,价格可不菲,今天光是酒钱估计都得一两千。

    不过这点钱对许小光来说当然算不了什么了,他被汪游气笑了:“行,汪游,你今天怎么喝我都不会再多半句嘴了。”

    汪游便提着酒瓶,给苏星晖倒酒,他的手有些不稳,颤抖着好歹把苏星晖的酒杯给斟满了,可是还是洒了不少在桌子上。

    吴元生便笑道:“汪游,你喝可以,不过把这么好的酒给洒了,这可就是你不对了吧?”

    汪游摇晃着脑袋道:“又不是你出的钱,我乐意洒,你管得着吗?”

    汪游这就是不讲理了,吴元生直摇头,得了,他也懒得再跟汪游说话了。

    汪游又给自己倒上了一杯,照样又洒了不少,他颤抖着手,端起酒杯对苏星晖道:“来,苏星晖,咱们再喝一杯,咱们这些高中同学里头,数你混得最好了,可得罩着咱们这些老同学一点啊。”

    刚才汪游的几句话,让苏星晖对他的印象也不太好了,他也记起来,这个汪游在高中的时候性格就有些古怪,所以跟谁都有一些格格不入。

    不过,苏星晖也不能把自己的不满挂在脸上,那样还会让别人以为他是在摆架子呢。

    他便端起酒杯道:“那咱们再喝一杯,不过咱们就喝这一杯了啊,你不能再喝了。”

    汪游点了点头,跟苏星晖喝了这一杯,他放下了酒杯,满脸红光,竟然一把搂住了苏星晖的肩膀。

    这一下大出苏星晖意料之外,以他现在的身份,现在已经没谁会对他做出这么亲昵的举动了,不过在学生时代,同学这样勾肩搭背的那当然是常事。

    今天是同学聚会,又都是三十岁不到的年轻人,因此在其他桌上也有勾肩搭背的人,只不过没人敢对苏星晖做出这种动作而已,苏星晖虽然有些不习惯,可是也只能忍着。

    汪游说:“苏星晖,哥哥有点事情求你,能不能帮一下哥哥?”

    苏星晖读书早,在高中同学里算是年纪最小的了,所以在场的同学都可以说是他的哥哥姐姐了,所以他只能点头笑道:“要是我做得到的,那没话说。”

    汪游道:“你肯定做得到,是这样,我想到昌山接点工程,可是昌山那边要搞招投标,我一想,你不是在昌山工作过吗?你帮我打个招呼,肯定好使。”

    苏星晖皱起了眉头,他最怕的就是这种事情了,以他现在的身份地位,肯定会有亲朋故旧找他帮这种忙,什么打招呼,批条子之类的,让他防不胜防。

    平时他倒是把规矩立得很严,跟他相熟的人都知道他的规矩,不会找他做那没原则的事情,不过像汪游这种平时跟他没什么交集的同学,就不知道这个规矩了,现在又喝大了一点,这不就贸然开口了?

    苏星晖皱眉都不敢皱得太久了,他怕别人误会他摆架子了,他把眉头舒展开来道:“汪游啊,这个工程的事情我是不好打招呼的,现在都是要走招投标的程序了,你如果想承包工程的话,就去投标吧。”

    汪游道:“苏星晖啊,咱们可是同学,这个忙你一定得帮我,你在昌山当过常务副县长,又在昌山有那么多朋友,我都问过昌山的人了,你说话好使。”

    张成敬酒回来了,听到苏星晖和汪游的对话,他便搂住了汪游的肩膀道:“汪游,起来,我的位子。”

    汪游回头一看是张成,倒不敢跟他呲牙,他说:“张成,让我坐一会儿吧,我跟苏星晖谈事呢,我让苏星晖帮我一个忙。”

    张成道:“你让苏星晖帮你什么忙我听见了,我跟你说吧,你这个忙是要让苏星晖犯错误,所以这个忙他帮不了,他也不会帮你的,你回去吧。”

    张成一边说,一边想要把汪游搂起来,让他回他那一桌去,可是汪游猛地一个挣扎,挣脱了他的手道:“张成,这是我跟苏星晖的事情,不用你说什么,苏星晖,你就说吧,这个忙你帮不帮?”

    汪游现在在峪林市也办了个建筑公司,靠他那个当局长的亲戚的关系,他倒是接了不少工程。

    最近昌山县的工程不少,汪游便跑到了昌山县去想要包工程,可是昌山县都是苏星晖在的时候定的规矩,承包什么工程都需要经过招投标程序,所以他那个局长亲戚说话都不好使。

    后来汪游听说苏星晖在那里工作过几年,他在昌山说话好使,他便留心了,他正准备去崇津县找苏星晖的,正好苏星晖回来了,张成要搞同学聚会,汪游便巴巴的来了。

    他本来满以为凭着同学的关系,苏星晖肯定会帮他这个忙,苏星晖一开口,他想在昌山承包工程那肯定畅通无阻了,谁知道,苏星晖居然不卖他的面子。

    不卖面子也就罢了,张成居然跟自己说这种话,还想强行把他拉开,汪游的酒劲一下子上头了,他现在好歹也是个老板,资产上百万,一身行头好几千,在同学里还算混得不错的,被张成这样拉,那算怎么回事?这也太没面子了吧?

    所以汪游有一些恼羞成怒,加上他的酒意,他就爆发了。

    苏星晖面沉如水道:“不好意思,这个忙我帮不了。”

    汪游正想再说什么,许小光猛地站了起来,对汪游道:“汪游,你这是给脸不要脸是吧?星晖说了帮不了,你这样逼问是什么意思?”

    对汪游这种小老板来说,许小光就是他可望不可及的存在了,许家的资产都上十亿了,这是什么概念?因此,许小光一站起来,汪游就是颤抖了一下。

    不过他的酒劲上来了,加上觉得没有面子,他也就拿出了混不吝的劲头,梗着脖子道:“许小光,你这是拿你的钱压人是吧?你钱多了不起啊?咱们不都是同学吗?请他帮这么个小忙就不能帮了?他这是不是一当了官就觉得自己了不起了?”

    说这话的时候,汪游显然忘了他小有资产之后,也不怎么跟那些穷朋友来往的事实了。

    说实话,许小光在发达之后,他也一直没有在朋友们面前端架子,因为他的性格一直就是那样,要不然苏星晖也不会跟他关系这么好。

    许小光从来不拿自己的钱压人,因此,他听了汪游的这句话,气得够呛,他指着汪游道:“汪游,你给我滚,这里不欢迎你!”

    张成也道:“汪游,你喝多了,你先回去吧。”

    今天这个聚会是张成张罗的,所以他不希望把聚会给搞砸了,现在汪游明显是喝多了,他就想让汪游走了算了,他们再接着吃饭。

    可是汪游也猛地起身道:“许小光,你算个什么东西?你凭什么让老子滚?你不就是出钱吗?老子跟你说,这个钱老子来出,你给老子滚!”

    许小光指着汪游的鼻子道:“你再说一句老子试试?”

    汪游此时也是不管不顾了,他一拳向许小光打过去,可是打到一半,他的手腕被人抓住了,他挣扎了一下,却怎么也挣脱不了,他回头一看,才发现抓住他手腕的人是苏星晖。

    苏星晖淡淡的说:“汪游,你喝多了,回去吧。”

    其他同学见势头不对,连忙上来拉架,几个跟汪游关系尚可的男同学把汪游给拉了出去,把他送回去了,一场风波这才告一段落。

    还在找”风流青云路”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