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四十四章 还款协议
    苏星晖跟于锐志几人一起进了自己的办公室,他跟于锐志他们也有十几天没有见面了,有些情况需要交流一下。

    一进办公室,苏星晖便问于锐志道:“于哥,任会计的病情怎么样了?”

    于锐志脸色凝重:“已经确诊了,确实是肝癌,晚期,不过我已经联系了那位国内最好的肝胆外科专家,他过几天就会给任会计动手术,据他估计,他做了手术之后,还是有百分之五十的可能存活超过三年的。”

    苏星晖点了点头,这就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肝癌晚期啊,如果不是于锐志的关系,能够找到这样一位全国最好的专家,别说三年,就是三个月估计都够呛。

    当然,百分之五十的可能性,那就是说,还有百分之五十的可能性是手术失败,这让苏星晖的心情也很沉重,这一次任会计帮他们太大的忙了,如果他就这么走了,那真的是命运对他太不公平了。

    于锐志又道:“任会计的爱人病情倒是好了不少,现在不用她那么劳累的照顾她儿子了,她自己也有专人照顾嘛,不过,她的情绪很不好。”

    说到这里,于锐志摇了摇头,平时话挺多的禇征和韩向东也是默然了,他们也听说了任会计一家的事情,对这命运多舛的一家人,他们也是非常同情的。

    苏星晖道:“现在就希望任会计的手术成功了,那样的话,他们一家人会越来越好的。”

    于锐志道:“我觉得会成功的,我有预感。”

    见气氛太沉重,韩向东道:“星晖,没想到我们刚刚回了京城才多久啊,你们就在燕北省搞出这么大的动静来了,你们可真是太厉害了。”

    禇征道:“是啊,不光是燕北省呢,京城也闹翻了天了,你们这一次动静可闹大了。”

    燕北省的事情并不是孤立的,这里的事情也牵扯到了京城,燕北省的风暴,背后自然就是京城几大派系的博弈。

    虽然这件事情南总理仅仅在一天之内就搞定了,但是在这背后,他不知道花了多少心力,做出了多少交换,在这背后的东西,是普通人根本就想象不到的。

    这一次也是因为鲁克仁他们闹得太不成话,燕北省那么多家国有企业,都被他们巧取豪夺得奄奄一息了,这吃相太难看了,已经动摇了国家的根基,所以这一次没多少人敢公开替他们说话。

    南总理这一次下定了决心,一定要解决燕北省的问题,燕北省的风暴刮起来之后,当然也牵扯到了京城,这些天,京城鸡飞狗跳的,可真是热闹非凡啊。

    韩向东和禇征说起了这些天京城的一些轶闻,气氛一下子就热烈起来了,燕北省出这么大的事情,京城的那些大家族,干净的没几个,许多都跟此事有关。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大家族的开支太大,要维持关系网,要培养子弟,哪哪都需要用钱,又不可能每家都有这种商业奇才,这不只能是靠着手中的权力来寻租了。

    不要以为国有企业的血就那么好吸,这么多双眼睛盯着呢,下面的工人们还要到处去告,所以需要更多的人帮忙遮掩,最终就让吸血的蛀虫越来越多。

    这些蛀虫们也不光是在燕北省吸血,反正各省都有不少蛀虫在吸血,吸着国家的血,国家不少行业都被这些蛀虫所把持。

    这一次燕北省的风暴,算是暂时斩断了这些蛀虫们伸到燕北省吸血的口器,南总理也想要直接清除掉这些大蛀虫,但是这太难了,这会引发一场你死我活的大乱斗,刮起一场全国范围内的大风暴。

    所以,在这么多天的博弈之后,最终只是燕北省的这些小蛀虫们落马了,京城的大蛀虫们在付出了相当的代价之后,终于全身而退。

    禇征道:“这一次游家、蒋家、沈家可都损失不小,他们每年在燕北省的收入不少,这一次算是彻底断了念想。”

    这几家跟苏星晖都是有恩怨的,所以禇征特意提了下,他们在广大贸易公司都是有股份的,特别是沈重天,他在广大贸易公司股份还不少呢,可是这一次,他不但股份没了,还另外花了不小的代价从这件事情里面摘出来。

    于锐志笑道:“好嘛,这一次又得有不少人恨上星晖了。”

    韩向东道:“你以为咱们又能好到哪里去?那些人不也恨死咱们了?”

    禇征大笑道:“是啊,咱们大哥不说二哥,不过,咱们怕个鸟,恨上咱们就恨上咱们了呗,他们能把咱们鸟咬了?”

    大家都是大笑起来,禇征这话虽然粗俗,但是话糙理不糙,是这个道理,反正他们早就被那些人恨上了,那些人又能够把他们怎么样呢?

    再说了,就算这一次不得罪他们,迟早也会得罪的,他们之间本来就有着根本的利益冲突,有着不可调和的矛盾,只要苏星晖他们还想做自己的事情,跟这些人的矛盾就是绕不过的。

    他们之间,迟早会有一次矛盾的大爆发。

    苏星晖道:“那今天咱们为了这么多人恨咱们,去好好喝几杯!”

    几人都是轰然叫好,他们也没想到,他们刚刚才吃过午饭,立马便兴冲冲的出去找了个地方,喝起酒来了,说起来,他们也有挺长一段时间没在一起喝酒了。

    跟高志勇见面的第二天,苏星晖又把燕中市电力局局长胡全友请了过来,这一次把胡全友请来,是为了跟他签订还款协议的。

    虽然之前胡全友请他们吃饭那一次就说过了,燕纺集团的电费尽管欠着,不过苏星晖也知道,如果真那样的话,那胡全友的压力就太大了。

    燕纺集团现在倒是用不了多少电,但是等恢复生产之后,那用电量可就海了去了,到时候电费也就海了去了,胡全友再怎么能耐,也只是一个市电力局局长,燕纺集团欠的电费太多,他也兜不住。

    与其让别人为难,不如把事情做在头里,签订一个还款协议,胡全友至少也能拿去交差啊。

    这一次胡全友来,就没有上一次见苏星晖的时候那么轻松了,这一次他对苏星晖简直是有一些敬畏了。

    最近燕北省刮起的官场风暴,胡全友当然知道是从哪里刮起来的,对于苏星晖这位始作俑者,他的感觉一下子就不一样了,他这次见了苏星晖,简直就像是面对自己的上司一样,毕恭毕敬的。

    当然,胡全友也只是对苏星晖毕恭毕敬,而燕纺集团的新任领导们,对胡全友都是非常客气,胡全友是什么人?他可是电老虎,对于工业企业来说,电力局简直是太关键的部门了,更何况电力局还是燕纺集团的大债主呢。

    往常,要是像胡全友这样电力局的领导到燕纺集团来了,燕纺集团都恨不得把他们供起来,今天大家看到他对苏星晖毕恭毕敬的样子,都有一些奇怪,不过想到苏星晖的能耐,他们也就释然了。

    现在燕纺集团欠电力局的电费已经有好几千万了,这么大一笔钱,以燕纺集团的现状,肯定不可能一次性的还清,不过燕纺集团也是很有诚意,打算从年后开始,分一年时间把这些拖欠的电费全部还清。

    本来他们对这件事情抱的希望并不大的,可是现在看胡全友对苏星晖的态度,他们又觉得这件事情很有希望了。

    果然,蔡立业把这个意思跟胡全友一说,胡全友立马就答应了,他还对蔡立业说:“蔡总,一年时间是不是太短了点,需不需要加长点时间?”

    蔡立业连忙摇头道:“不用不用,这就已经很感谢了,要是再加长的话,你的压力太大了。”

    胡全友道:“行,那你们明天去我办公室,我现场给你们签字盖章。”

    蔡立业大喜过望:“那真是太感谢胡局长了!”

    苏星晖也笑道:“胡局长,谢谢你了啊!”

    胡全友连忙说:“苏组长太客气了,这算点什么事情呢,要不是你把燕纺集团救活了,我估计我们这笔电费也收不回了,现在能够把这笔电费收回来,要感谢的是我呢,这样吧,苏组长,我今天请你吃顿饭,作为对你的感谢!”

    蔡立业等人都是大跌眼镜,他们今天可是准备好了请胡全友好好吃顿饭的,谁知道胡全友反而要请苏星晖吃饭呢。

    不过胡全友的理由倒也勉强说得过去,要不是苏星晖把燕纺集团给救活了,等燕纺集团一破产,他这笔电费能够收回一部分已经算是相当不错了,现在有了全额收回的机会,这也算是他的成绩呢。

    苏星晖笑着说:“胡局长,这一次吃饭就免了,我还是得感谢你的,反正咱们跟电力局打交道的机会多,以后吃饭的机会也多,你还怕咱们没有一起吃饭的机会?”

    听苏星晖没把话说死,胡全友很是高兴,他对苏星晖道:“行,苏组长,那以后咱们另约一个时间,我好好请你吃一顿饭啊!”

    还在找”风流青云路”免费小说?

    :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