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七十章 甘玉儒的指示
    ,精彩无弹窗免费!

    得过且过的意思,辛静当然懂了,不过她就是不想得过且过才来找苏星晖的,如果得过且过,那她当这个副市长有什么意思?还随时得担心要背黑锅呢,于是,辛静笑着说:“苏市长,我当然是想要把矿山给管好了。”

    苏星晖道:“如果你真的想要把矿山给管好,那么就从环保入手,只要是私人开的金银矿,那么对环境的污染就是不可能避免的,只要严格执行环保标准,这些矿山就只能停业整顿。”

    辛静若有所思的点头道:“我也想过这种办法,可是就怕市里还有环保局没有人支持我啊。”

    辛静一个外来户,要做这种事情,就必须争得市里领导和环保局的支持,要下大力气去查,可是市里的领导大多数都跟矿山有利益关系,环保局不少人同样也在矿山拿不少好处,他们能听辛静一个外来户的?那不是自断财路吗?

    苏星晖道:“现在不正是一个好机会吗?媒体曝光,省委施压,宝州的矿山已经到了不得不整顿的时候,这一次的整顿如果效果好的话,以后就可以保持下去了。”

    这一次的外来压力,对宝州市来说,是空前巨大的,估计不整顿不行了,整顿的结果,肯定是一批手续不全的矿山被彻底关停,一批手续齐全但是对环境污染太大的矿山也会停业整顿。

    这一次的整顿应该也会是动真格的,因为省委调查组来了,估计没人敢玩花样。

    不过,辛静就怕以后难以保持下去,因为等风头一过,那些领导们有股份的矿山只怕又要重新开工了,她怀疑自己真的有能力去阻止这件事情吗?

    辛静勉强笑道:“我就怕过了这一次,一切都会恢复原样啊。”

    苏星晖胸有成竹的微笑着说:“这一次整顿过后,想要再恢复原样,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辛静心中一动,她想起了苏星晖强硬的背景,既然苏星晖敢说这句话,应该就是很有把握吧。

    辛静道:“那我可就相信苏市长了,要是我遇到什么难处了,就来找苏市长了哦。”

    苏星晖点头道:“嗯,只要我能帮得上忙的,我一定会帮的。”

    对于苏星晖来说,现在市政府这边,能够有辛静这样一个准盟友,已经算是相当不错的了,其他的市领导,大部分都是本地人,或者是在本地工作了很久的,跟当地的利益集团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是很难跟苏星晖站在同一战线的。

    他了解过辛静的处境,辛静据说跟一位副省长有关系,不过有关系也很有限,她被安排到宝州市来当副市长之后,处境就比较尴尬,被本地的市领导排挤得很厉害,就连她分管的几个局的局长都不怎么买她的账。

    所以,辛静才会迫不及待的希望找一个盟友,以摆脱现在这种尴尬的处境,苏星晖来到了宝州,算是她的一个机会吧。

    双方今天的谈话,算是建立了一种默契,以后在市政府,他们互相多了一个盟友,当然,苏星晖今天的话也算是有所保留,毕竟双方是刚刚开始合作,还不可能推心置腹,要看以后双方在合作中的效果如何。

    这一次省委派调查组来,媒体的压力也很大,宝州的矿山势必是要整顿一波的,这就是检验双方合作效果的最好时机了,如果辛静能够抓住这个机会的话,那苏星晖就可以把她视作一个可靠的盟友,以后双方的合作将会更加紧密。

    王国庆的文章发表之后,好几家媒体的记者著文对他的观点进行了驳斥,他们也通过各种途径,了解到了宝州矿山的真实情况,宝州矿山对环境造成的污染,绝对不像王国庆说的那么轻描淡写。

    而王国庆那种为了经济发展可以牺牲环境的观点也被这些记者所反对,一些专家也在报刊上发表了自己的意见,认为既要发展经济,也要保护环境,这两者不应该是对立的关系,而应该是并行不悖的。

    他们认为,那些觉得发展经济就要牺牲环境的观点,都是谬论,在中国,并不缺乏既能高速发展又能保护环境的地区,并且举了不少例子,其中,上俊县、昌山县、崇津县便赫然在列。

    这几个县都是苏星晖工作过的地方,在苏星晖的带领下,这几个地方的经济发展速度确实很快,一直到现在,都还处于高速发展之中,而这几个地方的环境更是保护得非常好,现在都是著名的旅游风景区。

    苏星晖在计委政研室的时候,就曾经把这几个县的发展过程写进了自己的文章,发表在了内参上,这些文章影响了不少人,也让不少专家为之击节赞叹,现在,这些支持环保的专家就用苏星晖文章里的论据来支持自己的论点了。

    这场论战逐渐倒向了支持环保的一方,不过,银山县也算是成功的转移了大家的视线,让大家不再紧盯着银山县了,这证明王国庆的文章确实起到了把水搅浑的作用,这让马长庚也是长长松了一口气。

    蛇山金矿掏了一百万出来,交给了县里,让他们去打点这些记者,而以杨虎为首的金矿保安,凡是参与了殴打王国庆的,都被处以了刑事拘留的惩罚,之后只怕还要判刑。

    这不但是要为王国庆出气,也是马长庚的意思,马长庚把这几个保安恨得牙痒痒的,太蠢了,专门给县里添麻烦。

    蛇山金矿不但出了钱,交了人,他们还停业整顿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现在风声这么紧,如果继续开业的话,那就是顶风作案了。

    县里的其它金银矿,也都停业整顿了,他们被勒令对他们污染的环境进行恢复治理,这让他们叫苦不迭,其它污染也就罢了,提取金银使用的汞和氰化物的污染就是非常严重的,想要恢复治理,要花的资金是巨大的,还未必有多大效果。

    这些私人的小金银矿,为了节约成本,并没有采取什么环保措施,提取金银过后产生的废液和尾矿到处堆放,经雨水一淋之后便会流入溪流,甚至渗入地下水,长年累月之后,这些废液和尾矿堆积如山,现在想要恢复治理,谈何容易?

    省委的调查组在继续调查着宝州矿山的污染事件,虽然调查还在进行,调查结果还没出来,不过已经透露出来的风声就是那些媒体的报道基本属实,这些矿山的污染对当地居民的身体健康确实造成了比较大的影响。

    宝州市当然希望调查组能够多替他们说说好话,因此,宝州市对调查组的接待规格非常高,就连市委书记马长庚和市长魏子明都经常陪调查组吃饭,分管国土资源的副市长辛静更是几乎全程陪同调查组。

    不过呢,他们讨好调查组的行为并没有收到太好的效果,因为这一次的调查组,其中好几个人都是省委书记甘玉儒亲自点名的,可以说是直接向甘玉儒负责的。

    而甘玉儒也做了重要指示,一定要把这一次的宝州矿山污染事件给调查出一个结果来,这些矿山该关停的就要关停,该整顿的就要整顿,该罚款的就要罚款,该恢复治理的要恢复治理。

    至于那些相关责任人,该处理的要处理,该撤职的要撤职,该负刑事责任的要负刑事责任。

    可以说,甘玉儒的指示是非常严厉的,在这样的指示下,那些调查组的成员哪个敢替宝州市的领导们说话呢?

    一切只能怪这件事情闹得太大了,好几家全国知名的媒体都报道了这件事情,甚至连中央电视台的焦点访谈都对此事进行了报道,那些令人触目惊心的照片也在全国观众的面前被展现了出来。

    如果这件事情只是在网络上传播的话,那还不至于闹得这么大,因为这一年中国经常上网的网民数量并不是太多,但是当焦点访谈也报道了这件事情的时候,可以说全国至少有几分之一的人都知道了这件事情。

    这让甘玉儒震怒不已,宝州市好不容易上一次中央电视台,居然就是这样严重的负面新闻,这是在给燕北省脸上抹黑啊!

    甘玉儒是从外省调来的省委书记,担任燕北省委书记已经是第三个年头了,调到燕北省来之后,他深切的感受到,这个省委书记不好当啊。

    燕北省地方势力太强,官僚主义太重,暮气太过深沉,经济完全没有活力,贪腐之风盛行,甘玉儒虽然是燕北省的一把手,也是中央寄予厚望,想让他来改变燕北省面貌的干将,但是想要掌握燕北省的局面也不容易。

    直到那一次苏星晖在燕中市搞出来的政治风暴,让鲁副省长等几位副省级干部和多位厅级干部下课,才重重打击了本地势力,让甘玉儒一举掌控了燕北省的局面。

    现在眼看燕北省的局面在向好的方向发展,宝州市又爆出了这样的丑闻,怎么叫甘玉儒不恼火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