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章 泼妇
    后来袁天让那五只螳螂去把小弟都给招满,二级螳螂有10点统率值,三级螳螂有50点统率值,它们五个带回了足足90只普通螳螂,这么多的普通螳螂,还有四只二级螳螂和一只三级螳螂,别说是别的虫子了,就是人来了也得被赶跑。

    袁天通过被他控制的五只螳螂,给那90只普通螳螂下了命令,让它们都分散在蚁巢的周围,只要蚁后遇到什么危险就马上赶来救援。

    而袁天给那五只螳螂所下的命令则是,不到紧急情况不要现身,平时也尽量藏好,以免被人发现,毕竟它们的体型大的有些不正常,那四只二级螳螂还好说,可那只三级螳螂长的和盘子一样大,被人发现说不定就会搞出一些事情来。

    最后袁天让蚂蚁和螳螂们捕获到其它虫子后不要弄死,弄残后留着等自己来取它们的性命,进化点这东西有多少都不够用,袁天也要趁着这个暑假多杀一些虫子,好好的提升一下自己的实力。

    还有一件事,那就是袁天这段时间总能收到一些数目很小的进化点,这些都是袁天留在学校后面山上的兵蚁和蝎子们干得,因为袁天在临走前给它们下的命令就是,捕获到虫子后直接杀了就行,虽然得到的进化点数量很少,但毕竟那只是九只一级兵蚁和一只一级蝎子,还有它们小弟的工作量,而且说不定现在又有了损失。

    在临走前,袁天发现蚂蚁们已经开始根据它们自己的需要筑巢了,不断的有蚂蚁搬出一些土来,外面还有一些蚂蚁在用那些土垒防水墙,还有的蚂蚁正在外面挖排水沟,这一看就是小黑下的命令,它们目前还没有这个智慧。

    袁天走在去往纺织厂的路上,家里就一辆破自行车,袁心每天都要骑着它去上班,袁天现在只好自己走着去,虽然路途不近,但好在袁天现在有的是时间。

    走在路上的袁天,想起了自己在以往战斗中的表现,打的倒是挺猛,但体力却总是跟不上,打完之后经常累的瘫在地上,这时候要是在来一波敌人,那自己铁定得跪。

    想到此处,袁天知道自己急需提升一下体力,但暂时又没办法弄到体力的虫族天赋,因为下次升级系统,袁天想给自己弄个甲虫的护甲加成,提升一下防御力,要不然打起来随随便便就受伤也不个事儿,万一哪天伤到要害,那袁天可就没命了,他对自己的性命看的还是很重的。

    将系统升到三级就需要一万的进化点,这就够袁天攒一阵子的了,升第四级更是需要足足十万的进化点,这坑爹的系统每升一级,都是十倍增长所需的进化点,想要弄到体力的虫族天赋,还指不定要等到什么时候,袁天只能开始自己锻练。

    袁天想了想后,冲系统管家问道“管家,我要是现在开始自己锻炼力量速度什么的,还会有增长吗?”

    管家答道“当然会有增长,哪怕您将力量天赋升到满级,只要您练,那力量还是会有所增长的,只不过锻炼的强度一定要上去,否则是没有效果的。”

    听见管家这么回答,袁天便在无顾虑,朝着纺织厂便狂奔而去,在蚂蚱之力的加成下,袁天的速度很快,耐力也比往常好了不少,但毕竟路途比较遥远,而袁天又是用全力而跑的,很快就累了,不过袁天并没有停下来,这又不是什么要命的事儿,咬咬牙也就挺过去了,袁天容许自己慢下来,但他不容许自己停下来。

    过了一阵子,在袁天快要到达目的地的时候,他停了下来,慢慢的向纺织厂走去,顺便开始调整自己的呼吸和状态,袁天走进厂房,准备先去找纺织厂的老板把钱给还了。

    这个纺织厂的老板很是小心眼儿,平时一有空就在厂房里待着,跟看犯人一样的看着那些工人们,生怕他们有一点儿偷懒,平时那些工人们有一点儿事儿做的不如他心意,便是破口大骂,非常的蛮横无理。

    袁天刚刚走进厂房,就看见了让他非常生气的一幕,纺织厂的老板娘正在对着袁心破口大骂,说着各种不堪入耳的污言秽语,袁心站在一旁低着头,没说一句话,但通过她紧握着的双手,看得出她此时一定非常生气。

    袁天的到来她们俩谁都没有发现,袁天就站在一旁听了一会儿,发现那老板娘完全就是在鸡蛋里头挑骨头,没事儿找事儿,故意折腾袁心,袁天走上前去,嘴里说道“给我闭上你的臭嘴!”

    袁天一说话,她们俩人就都发现了袁天,袁天走到袁心面前,将她挡在身后,继续说道“你未免有些太不讲道理了吧!”

    老板娘眼睛一瞥,盛气凌人的说道“呦,我当是谁呢,弄了半天是你小子回来了,是不是没钱上不下去学了?”,她的儿子也喜欢楚慧欣,但楚慧欣除了袁天谁都不理,她自然就迁怒到了袁天身上,连带着袁心也被她给恨上了。

    袁天说道“我有没有钱上学和你没有关系,但你凭什么这么骂我的妹妹,她貌似没有做错事情,这完全就是你在无理取闹。”

    老板娘冷哼一声说道“在我这儿上班就要守我的规矩,我的规矩我定,我说她错了她就是错了,不想干就滚蛋,哦,我差点儿忘了你家还有个药罐子呢,还有你家欠我的钱还没还上,欠老娘的钱说话还这么冲,赶紧还钱,还不上袁心今天就给我加班儿,半夜才能回家。”

    袁天直接从兜里拿出钱,一把甩在了她的脸上,然后说道“欠你家的钱连本带利的都在这儿,以后少拿这个在说事儿。”

    被钱甩了一脸的老板娘愣了一下,然后她直接就炸了,大声骂道“小杂种,你敢拿钱甩我,就凭你家的那个没用的药罐子娘,你家能攒下钱?我看这钱就是你偷来的!”,她还不知道袁天挣回了十万块这件事儿。

    她一而再再而三的侮辱袁天的家人,袁天也快要爆发了,他指着老板娘说道“你要是在敢说一个字,我一定会让你好看。”

    老板娘说道“小杂种,老娘还就…………”

    “啪!”

    她的话还没说完,袁天一耳光就抽了上去,这一耳光抽的不轻,直接将她抽翻在地,口鼻冒血,这一声清脆的耳光声,也使厂房里的声音都安静了下来,大家都看着被抽翻在地的老板娘,脸上的神情似乎十分的解气。

    老板娘缓过神儿来后,大声的嘶喊道“你敢打我!来人,快来人!”

    她刚一开始喊,厂房里的声音便再次响了起来,工人们还故意把声音弄的很大,盖过了她的喊声,而且没有一个人理她,这足以看出她平时的为人有多糟糕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