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章 打猎(3)
    袁天他们三人收集好了食材,准备去那个小湖边处理一下,可因为前两天下了几场雨的缘故,李元拾来的柴火比较潮,不好生火,所以他只能先用仅有的一点儿干柴先升起一堆火来,先将那些湿柴给烤干了,收拾食材的任务就只能由袁天和赵金辉来干了。

    袁天和赵金辉带着那些鱼和兔子来到了小湖边,将它们开膛破肚,这些活儿他们小时候可没少干,他们小时候因为家里穷,吃不到什么好东西,于是上树掏鸟窝,下河摸鱼捉虾什么的就成了他们的家常便饭,现在做起这些来也是熟练无比,做出来的东西,也都是相当美味的。

    当然了,这些美味在做出来之前还是比较血腥的,就算是那些高级食品,比如什么鹅肝、熊掌之类,它们在端上餐桌前也都是很血腥的。

    袁天看着散落在地上的,一些鱼和兔子的血迹以及内脏说道“这味道还挺大的,不会把那些野兽给招惹来吧?”

    赵金辉说道“没事儿,那些东西的数量也不是很多,而且大多数都集中在后山,现在还是下风向,味道不会散到那里去的,完了咱们挖个坑把这些东西埋了就是。”

    后来袁天和赵金辉这边把食材都收拾好了,李元那边也将柴都烤干了,一个十分简易的炉灶也搭了起来,于是一顿野炊就这样开始了。

    兔子被烤的焦黄,油脂不断的渗透出来,李元就拿着带来的干粮,沾着这些油脂来吃,这是他的最爱,烤兔子所用的调料不多,只有盐和辣椒面儿而已,被烤的焦黄的兔子肉在配上红红的辣椒面儿,还有所散发出来的香气,不由的让人胃口大开。

    而那几条大小不一的鱼,则是和野菜还有蘑菇熬成了一锅汤,从泉水里逮出来的鱼,没有河鱼和江鱼的那股土腥味儿,更加没有海鱼的咸腥,调料只是加了一点儿盐,汤的味道就鲜美无比。

    还有一些剩余的野香菇,袁天就把它们全都烤了,先在香菇的伞盖上划个十字,然后往即将熄灭的火堆上,铺上一层已经洗净并晾干的石子,最后将香菇放上去,没过多久香菇便烤熟了,在撒上盐和辣椒面儿,一些顶美的气味儿便飘了出来。

    这顿饭袁天他们三个吃的实在是痛快,烤兔子和烤香菇就着干粮,在配上香菇野菜鲜鱼汤,不但美味,而且还很营养,大狗也分到了一条兔子腿,骨头自然是全部归它,捕获到猎物的猎犬不可不赏,否则会降低它的积极性。

    袁天的家乡其实物产很丰富,也很美,靠着大山,还有河流湖泊,山里面的山货也不少,而且还可以将山坡开发出来种植果树,搞搞农家乐,自由采摘园什么的都非常好,或者是围出一片山林,散养一些兔子、鸡什么的,让人体验一下打猎的乐趣,这些都很好,就算是什么都不干,只是上山挖挖药材,也能挣不少的钱。

    但为什么袁天他们村,还有附近的几个村都普遍还很贫穷呢?究其原因就是缺少一条与外界连接的,顺畅的路,想要搞农家乐、猎场什么的,交通必须要方便,否则别人就是想来,也没办法来。

    袁天的家乡地形复杂,想要修路得花不少的钱,关键是谁都不能保证路修好了,农家乐、自由采摘园、猎场什么的也建好了,就一定会挣钱,要是这些东西都建设好了,但却没人来消费,那可真是赔的血本无归了。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使得袁天的家乡一直富裕不起来,但袁天是真的觉得自己的家乡很有潜力,只要建设的好,宣传在到位,路也修好了,不愁吸引不到消费者,袁天计划等自己日后有钱了,一定要给这里投资一大笔钱,用旅游业让自己的家乡富裕起来。

    袁天他们三个吃完午饭后,用潮湿的土壤彻底的覆盖了余烬,然后休息了一阵儿,便启程去寻找野猪的踪迹了,其实袁天他们也不是没想过去那些经常被野猪们光顾的田地里捕猎它们。

    但自从县里容许捕猎野猪,还给捕到野猪的人奖励后,那些想要抓野猪的人就比野猪还多了,根本就轮不到袁天他们,而且野猪也不傻,它们接连在山下的田地里中了埋伏后,就几乎全都龟缩到了山上,不下来了,现在袁天他们三个想要抓到野猪,只能进山了。

    后来袁天他们三个又走了好一阵子,赵金辉终于找到了一片他认为最有可能出现野猪的地方,之后他便开始带着大狗在这附近,仔细的寻找起了野猪出没的痕迹,希望能通过这些痕迹来找到野猪。

    不过赵金辉的水平实在是有限的很,大狗也是一条正处于实习期的猎犬,一人一狗水平都不怎么样,找了半天什么都没有发现。

    其实不光是赵金辉的父亲对袁天他们三个没信心,就连他们自己对自己都没什么信心,他们三个进山的目的,与其说是打猎,到不如说是来野炊,男孩子一般不都喜欢这个么,袁天他们自然也不例外。

    能有一只兔子的收获已经让他们感到意外了,他们都已经做好了空手而归的打算,当然了,要是真能捉到野猪什么的,那自然是极好的。

    袁天和李元见赵金辉带着大狗,到处跑来跑去,累的满头大汗,却依旧毫无进展,于是李元不耐烦的说道“我说金辉,你到底行不行啊?你不是说你跟你爸学过这些的吗?我怎么感觉你根本就找不到野猪啊。”

    李元强词夺理道“这……这个,我学的都是老一套的东西,野猪它……它也是会学习的嘛,我会的东西可能现在对它已经不起作用了,这是可以理解的。”

    此话一出,袁天和李元纷纷对他报以白眼儿和鄙视,明明就是自己不行,还把锅推到野猪身上。

    正当赵金辉正要继续说什么的时候,袁天十分眼尖的发现了赵金辉脖子上的一只水蛭。

    于是出言提醒道“金辉,你脖子上有一只水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