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1章 郁闷的袁天
    张老点点头后说道“好,我马上打电话叫人给你送过来。”

    张老打完电话后回来说道“袁天,现在时候已经到了中午了,留下来一起吃顿饭吧,东西想要送过来也要等一会儿,咱们先吃饭吧。”

    袁天没有拒绝,张老考虑到袁天也有个炼体士的身分,食量应该不会小,所以准备的饭菜很丰盛,但袁天却没什么心情去吃,任谁第一次突然摊上了这么一档子事情都不会好过的,张老看出了袁天的状态,所以也就没有劝食,两人都没有说话,筷子也都没怎么动,气氛就这么一直尴尬着。

    最后还是袁天先挑起了话头,他说道“对了张老,您给我的那一百块儿上品灵石,到底有多大?是怎么个块儿法?”

    张老说道“我给你的那一百块儿上品灵石,都是修炼界里的通用货币。”

    袁天不解的说道“这通用货币是什么意思?您能给详细的说一下吗?”

    张老说道“在修炼界里面灵石灵玉其实也算是一种通用货币了,因为修真者很需要他,炼体士虽然对灵石不是那么需求,但他们提升实力所需的一些东西有很多都在修真者手里,而修真者往往都是用灵石灵玉来作为交换对象,久而久之的灵石和灵玉就成了修炼界里面的通用货币了。

    几家超然势力联合起来对灵石和灵玉做出了规格上的要求,现在修炼界里面的灵石灵玉通用货币,统一都是八厘米长,四厘米宽,三厘米厚称之为一块儿。

    并且低一级的与高一级的兑换比例为十比一,也就是说,十块儿下品灵石,才能兑换到一块儿中品灵石。

    有些大宗交易用真的灵石灵玉来交换很麻烦,所以一些类似于古代银票的东西也就应运而生,拿着灵石或是灵玉票在指定的地方就可以取出等值的灵石或灵玉来,你也可以用灵石灵玉来换票,跟去银行存钱类似,但在这里你需要付给他们一定的保管费,可以用钱或是灵石灵玉什么的来付,这种行当被那几家超然势力所掌控着,信誉什么的到目前为止都很好,所以说大家对这种方式都比较认可。

    而且还出现了借贷和放贷这种东西,只不过是把钱变成了灵石灵玉而已,可以说这些东西跟现代金融很像,只不过主角不是钱,而是灵石灵玉什么的。”

    袁天说道“这挺神奇的,想不到在修炼界里面也有自己的通用货币。”

    张老说道“对了,还有一些只对咱们修炼界人士开放的交易市场或是拍卖行什么的,有空的话,我可以带你去转悠转悠,看看能不能碰见你需要的什么东西。”

    话题被扯到这上面后,袁天的注意力被分散了一些,筷子也开始渐渐的动了起来,尴尬的气氛也慢慢的消失了。

    在袁天和张老交谈的过程中,袁天的报酬已经被送过来了,过了一会儿后,袁天起身告辞,张老命人开车将袁天送回家去。

    张老把袁天送到门外,在临走前,张老对袁天说道“袁天,我一直以来都有一个疑问,不知道你能告诉我吗?”

    袁天说道“您说说看。”

    张老说道“袁天,你实力的增长速度很快,不管是你的修真实力还是你的炼体实力,其增长速度都要超过普通人很多,我不想知道你是用什么方法让自己的实力增长的这么快的,我只想知道在你的身后是不是有什么势力?

    如果你真的只是一个普通的,什么都不懂,刚进入修炼界的散修的话,你的实力怎么可能增长的这么快,如果你的背后真的有什么势力的话,那能否请他们来帮忙,我会想办法弄到让他们满意的报酬的。”

    袁天朝张老笑了笑说道“张老,您就当我是个什么都不懂的散修吧,不要了解那么多了。”

    张老愣了一下后说道“好,我明白了,以后我绝不会在问了。”

    袁天是有势力,可这势力没办法见光,冷不丁的弄一堆实力强劲的虫子过来,任谁都会对袁天的底细开始感兴趣,那袁天不但平添了许多麻烦,他最大的秘密也有可能暴露。

    要是这些虫子能见光的话,袁天也不至于为这件事情发愁了,跟张老要上足够的钱,在联系上足够多的昆虫养殖场,弄上大量的进化点,然后批量的生产高等级昆虫,大长老那帮人还真不够看,可惜事不与愿为。

    袁天他没去店里,让司机直接把自己送回了家,袁天回到家后,屋子里面空无一人,袁心和楚慧欣还在店里忙着,袁天先把那些报酬都放进了储存空间里,然后把自己扔到床上后,就开始了发呆,他现在心乱如麻,什么事情都没心思干。

    这是袁天长这么大以来第一次碰见这么大的麻烦,他已经想到了自己的修炼之旅一定会困难重重,但他没想到上来就是这种要命的局面,上次的黑衣人是要自己的命,这次的张家局面不但可能要了自己的命,甚至连自己的家人也会受到牵连。

    袁天想到此处,心中烦闷异常,坐起身来朝着空气猛挥了一拳,骂骂咧咧的说道“他娘的,你说这都是些什么破事儿啊!当初做件善事,现在反而把自己弄到了这种险局里来,我当初干嘛要多管闲事,张老啊张老,你可真是坑死我了。”

    袁天说到此处又朝他的床猛击了一拳,那木头床板那能承受的住这种攻击,直接断裂开来,床塌了,袁天也摔到了地上,袁天又抬腿踹断了一条床腿,心中的郁闷这才消散了一些。

    稍稍冷静下来的袁天,看着凌乱的床,叹了口气,慢悠悠的说道“以后在我愤怒的时候,还是不要做任何的事,不要下任何的决定了。”

    然后袁天找来了工具和材料,叮叮当当的开始修补自己的床。

    整整一个下午,袁天都躺在床上,什么都没有干,晚上袁心和楚慧欣回来,发现袁天躺在床上,楚慧欣就对袁天关心的说道“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

    楚慧欣还用手摸了摸袁天的额头,要看看他有没有发烧,袁天拉住楚慧欣的手,对她强颜欢笑道“没什么,走,我请你们到外面搓一顿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