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8章 与山牙的交谈
    袁天奇怪的问道“你们还能被欺负了?”,袁天想不明白一个玄阶中期实力的炼体士,和一个不知道修为多高的炼体士,怎么会被人给欺负了,他们不去欺负别就不错了。

    山牙自嘲的说道“你不是侏儒,你不会明白的,长成我这个样子,出去之后老吸引人的注意力了,在加上我师父他还是个瘸子,那种被当成动物园里猴子看的感觉你知道吧,偶尔碰见一些不长眼的混蛋还要来欺负欺负我们,没别的目的,就是单纯的为了好玩儿。”

    袁天说道“这你能忍?”

    山牙说道“当然忍不了了,我师父跟我说在外面不要过多的惹是生非,很多时候忍忍也就过去了,所以一般只要对方不是太过分,我就懒得与他们计较了,可要是碰见那种特别混蛋的人,我师父他倒是不动手,他说他怕一个控制不好就把人给打死了,让我去揍他们,我每次都把他们打的连妈都认不出来,前脚还叫我孙子,后脚就都开始喊我爷爷了,这些人真是贱到骨头里了。”

    袁天想想那些人被眼前这个身高也就一米的侏儒暴揍的场景就想笑,估计他们挨揍的时候也是一脸的懵逼吧,他们想象不到这个小人怎么会有这么强大的战斗力,山牙身为玄阶中期实力的炼体士,他那小小的身体中蕴含着惊人的力量。

    袁天说道“你有个好师父啊。”

    山牙说道“谁说不是呢,唉,可惜我师父他就是去世的太早了,等不到我实力大成,带着他纵横四海无人敢惹的那一天。”

    袁天说道“那敢问你师父他年岁几何?”

    山牙仔细的想了想后说道“不知道,在我的记忆中他从来都没对我说过这个,只是我记得他说他小时候的事情的时候,好像听他说起清朝什么的,这么看来我师父他去世的时候怎么也有个一百多岁了吧。”

    袁天说道“那你师父他去世后,你这三年来是怎么过的,你还真耐得住寂寞啊。”

    山牙说道“其实也没啥可寂寞的,我师父他死前给我留下了不少的东西,我在守陵的时候顺便也就用来修炼了,权当是闭关三年,我在我师父他去世后不久实力就从黄阶巅峰突破到了玄阶初期,现在已经到了玄阶中期了,唉,可惜我师父他都不知道了啊。”

    袁天进入修炼界这么长时间了,山牙可是他碰见的第一个炼体士,说实话袁天现在很想问问他炼体士到底是怎么修炼的,因为虫族天赋的原因,袁天被别人以为自己是一个炼体士,可自家人知道自家事儿,袁天他根本就不是什么炼体士,很有可能根本就没有当炼体士的资格。

    毕竟炼体士和修真者一样,也是要看天赋的,不是谁想当就能当的了的,并且同时具有修真和炼体两个资格的人,真的是九牛一毛般的存在,袁天现在已经是个修真者了,他可不认为自己还能有个当炼体士的资格。

    袁天也非常庆幸炼体士要靠力量和速度以及防御力什么的才能确定其具体实力,光看外表是看不出什么来的,哪怕两个人实力相差的在悬殊,否则袁天哪天被别人一眼看穿他不是个炼体士就麻烦了。

    在隐藏实力这方面炼体士要比修真者有优势的多,炼体士只要不出手,那就很难知道他具体的实力,光看他的气息和外表,顶多判断出个大概来,不像是修真者那样,实力低的碰见实力高的,就能被人家一眼给看的里外通透。

    所以说不要小看身边的任何一个人,因为他们很有可能就是一个炼体士,比如说一个看起来娇滴滴的小女孩儿,有可能跳起来一拳就能把一个人给打飞了去,在比如说山牙,别人以为他就是一个侏儒,可他上去就能把一群人给揍的哭爹喊娘的。

    袁天最终忍住了想要问山牙炼体士是怎么修炼的这一问题,因为袁天只是好奇而已,他压根儿就没想当什么炼体士,先不说袁天他有没有成为炼体士的资格,就算是有那袁天也不会去当什么真正的炼体士的。

    因为张老说的对,人的精力是有限的,袁天现在只是修真就忙的不可开交的,这还是袁天有个不用睡觉的挂,要是在加个炼体士的修炼,那袁天恐怕真的是什么都练不好了,所以袁天现在很佩服那些真的可以真体双修,还都能将实力练到不错的人,那些人的天赋和毅力,真的是要超出旁人太多太多了,袁天觉得自己有虫族天赋就足够了,没必要非要把自己在弄成个炼体士。

    袁天说道“那现在三年的守陵之期已经快要到了,你出山后有什么打算吗?”

    山牙说道“没个啥打算,走一步看一步呗,我师父他走的时候虽然也给我留下了一些东西,但那些东西经过我这三年来的修炼,也都差不多快用完了,我师父的陪葬品是绝对不能动的,谁动我就找谁拼命,现在我就是个穷光蛋了,等我出去了后再慢慢的混吧,我虽然是个永远也长不大的侏儒,但我可还是一个玄阶中期的炼体士,我还就不信我能混的有多惨。”

    袁天觉得自己该说正事儿了,他对山牙说道“我倒是有件活儿你能干,就是比较危险,搞不好会丧命的那种,不知你愿不愿意干啊?”

    山牙说道“什么活儿?说来听听。”

    然后袁天就把张家的那些事情跟他简单的说了说,当然,有些比较隐秘的地方,袁天没有向他透露出一个字,比如张炀撤离的部分。

    山牙听完后说道“你的意思是让我帮那个张家的族长清除掉叛乱,稳定住他在族中的地位是吗?”

    袁天说道“是的。”

    山牙又说道“那这活儿好干不?”

    袁天说道“我不想骗你,这活儿不好干,弄不好有可能会丧命,我是实在是没办法了才硬着头皮上的,不然我可不愿意淌这趟浑水。

    不过啊,这危险与收获可是成正比的,张家的族长现在情况很危机,所以聘请咱们出手相助的价码可是不低,要是咱们能助他赢了,那好处肯定还会有的,他家本来就已经势微了,在打上这么一场就更完了,咱们这些人最后他肯定都想要留在他族中,那时候肯定会给出更好的条件的,弄好了就能大赚一笔,不过弄不好也就完蛋了,这活儿到底干不干你可要考虑清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