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9章 再击在破
    袁天考虑了一会儿后,决定不在瞒着梁诗婉他们了,反正自己是炼体士的事情,也已经告诉过不少的人了,不差梁诗婉和他哥哥这两个,当然了,对炼体实力的必要隐瞒还是要有的。

    袁天对梁子平说道“实不相瞒,我现在的修真实力已经达到了黄阶中期,而且我还有另一个身份,我其实也是一名炼体士,炼体的实力已经达到了玄阶中期,那墙上和树上的洞,就是我用一颗钢珠打出来的。”

    梁子平闻言愣了一下后说道“袁天兄弟,你没跟我开玩笑吧?你今年最多也就是个二十三四岁的样子,你要是说你有黄阶中期的修真实力这很正常,同时也有个黄阶的炼体实力我也就信了,可你竟然说你的炼体实力达到了玄阶中期,同时还在修真,这我可就不敢相信了。”

    梁诗婉也是一脸疑惑的对袁天说道“袁天,你没跟我们开玩笑吧?你真的有玄阶中期的炼体实力?我爷爷他都六十多岁了才是一个玄阶后期的修真者,你这马上就要赶超我爷爷了啊。”

    梁子平说道“我虽然不是炼体士,但我对你们炼体士还是了解一些的,你们炼体士光靠看外表是判断不出其准确的实力的,得让你们露两手,靠所表现出来的力量和速度才能准确的判断你们的实力,所以你不如给我们露一手看看,就用钢珠在打这面墙,我看看你能不能将它一击打破。”

    然后梁子平又扭头对站在一旁的顾凡说道“你是这里的负责人吧,我看你的身上也有真气散发出来,不过我还看不出你的实力,想必你也是个修真者吧,实力也应该在我之上,既然咱们都是修炼界里面的人,那就都不用藏着掖着了,话我就直说了,我让袁天他在试上一回可以吗?”

    顾凡说道“只要袁天他没有意见,那我们这里没问题。”

    然后梁子平一指那面墙对袁天说道“袁天兄弟,你要是能用一颗钢珠就把这面墙给打破了,那想必你绝对有玄阶中期的炼体实力,我以后就叫你哥,你要是打不破我也不会把你怎么样,毕竟你是我妹妹她为数不多的朋友,咱们就当交个朋友,怎么样,敢不敢试试?”

    梁诗婉这时说道“哥,你就别为难袁天了,反正刚才也没把你怎么样嘛。”

    梁子平苦笑道“我没有为难袁天兄弟的意思啊,我就是单纯的不相信他能有玄阶中期炼体士的实力,就算是袁天真的是在骗咱们,那我也就当是朋友之间开玩笑罢了,我又能把袁天他怎么样?”

    梁子平根本就不相信袁天能有这个实力,虽然他也不知道墙上的那个大洞是怎么搞出来的,但他固执的认为袁天肯定是在说谎,要是袁天是某个大家族或是大门派的尊贵子弟,梁子平说不定也就信了,毕竟人家那样的人从小就是天材地宝的往里灌,天赋也都是上上之选。

    可在他看来袁天就是穷小子一个,一身的行头加起来也超不过三百块,听他妹妹梁诗婉说袁天在修炼的时候还要跑到学校的图书馆里去蹭真气,梁子平怎么都不相信袁天会有玄阶中期的炼体实力。

    其实这里面也有梁子平自傲心的作祟,梁子平的家里虽然不是什么修真家族,也不是什么门派,但从小过的也算是上流社会的生活,修真实力也是同辈人中高端的存在,今天冷不定的就听说到一个比他还要小上几岁的人,就有玄阶中期的实力,不亲眼看见他怎么可能会服气。

    不光是梁子平不相信,就连梁诗婉都不怎么相信袁天的话,虽然墙上的洞找不到合理的解释,但相比起来,袁天是个玄阶中期实力的炼体士,显然是更加的不可信。

    袁天看梁子平这么咄咄逼人的架势,今天不给他们露一手还真不好脱身,就说道“好,既然你想要看,那我就在给你们做一遍。”

    然后袁天对墙边的山牙说道“山牙兄弟,可否在给我一颗钢珠?”

    梁子平和梁诗婉朝袁天说话的方向看去,发现一个小孩子正站在墙的旁边,他们翻过墙的时候没有注意到,在仔细一看,发现那哪是什么小孩子,原来是一个侏儒。

    梁子平对袁天说道“他是谁?你的朋友吗?”

    袁天说道“没错,他是我的朋友,叫做山牙,也是个玄阶中期实力的炼体士。”

    梁子平笑了笑没有说话,他在心里已经对袁天说的话嗤之以鼻了,他不相信一个看面相和自己差不多大的侏儒能有如此高强的实力,就那个侏儒那小胳膊小腿的,能打的动谁?这个比袁天有玄阶中期实力还要可笑的多,梁子平现在认为袁天就是一个满嘴跑火车的人,他想看看一会儿看袁天的谎言被拆穿后,该怎么收场。

    山牙神色复杂的看着袁天,从兜里掏出了一颗钢珠扔给了袁天,袁天接住后对梁子平说道“还是那颗树,还是那面墙,看好了啊,对了,你那头没人了吧?别在伤到人了。”

    梁子平说道“没人了,开始吧,让我开开眼界,看看这玄阶中期实力的炼体士力量能有多大。”

    袁天掂了掂手中的钢珠,还是用尽全力的甩了出去,在袁天甩手后的瞬间,那颗树的树干上就爆出了一团木屑,然后那堵墙上也炸出了大片的灰尘,当灰尘散尽后,一个比刚才还要大的洞便出现在了那面墙上,然后那颗被袁天用钢珠打了两次的树,也轰然倒地了。

    梁子平和梁诗婉呆滞的看着这一切,过了一会儿后,梁子平跑到了那堵墙跟前,仔细的查看起了那个洞,然后有些结巴的对袁天说道“袁天……你,你难道真的是玄阶中期实力的炼体士?”

    袁天说道“我早就说过我是了,只是你们都不相信而已,刚才的那个洞,也是这么打出来的。”

    梁子平说道“袁天……哦,不是,是天哥,我服了,我是真服了,刚才的话说的有点儿那啥,你别往心里去,谁能想到你这个年纪就已经有玄阶中期炼体士的实力了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