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2章 剑拔弩张
    那个白人见状顿时十分嚣张的笑了起来,他对袁天说道“踩到地雷了吧,我告诉你,这颗地雷的威力足以把一个人给炸成碎片,就算你的实力高强,恐怕也难逃一死吧。”

    袁天说道“你们是雇佣兵吗?”

    那个白人说道“是又怎么样?我们的总部在国外,你们的人难道还能追到国外去不成?”

    袁天说道“你们能拿着这些东西,看来张坚那家伙也是费了不少的力气啊,可惜你们都是废物,现在就剩你一个人了,那三个蠢货已经都被我给杀了。”

    那个白人咬了咬牙说道“可你现在在我的手上,你说我的那些队友是蠢货,你比他们更蠢!”

    袁天笑道“看来张坚他没跟你们说实话啊,你们被张坚给忽悠了,他没有告诉你们,我们这些人究竟有什么实力,相信我,从一开始张坚就是拿你们当一次性用品使用的,不论你们的任务成功与否,你们都难逃一死的。”

    那个白人说道“那就看看咱俩谁先死啊!”

    袁天说道“好啊。”

    然后袁天抬脚就走了过去,在袁天抬起脚的瞬间,那颗地雷便爆炸了,炸起来的泥土和火焰还有烟雾把袁天给包了进去,不得不说这颗地雷的劲道还是挺大的,袁天刚才走的时候都被炸的都有点儿不稳了,可也就仅此而已了。

    当袁天从爆炸的火光和烟雾中走出来的时候,那个白人脸上的笑容渐渐地凝固了,他上上下下的打量了袁天几遍,发现袁天身上竟然连一点儿伤都没受,不由得惊叫道“这怎么可能!?”

    袁天说道“我都说了你是被张坚给骗了,唉,雇佣兵,有命拿钱没命花。”

    那个白人举枪就打,袁天连避都懒得避,直接冲上去送他见了阎王,不对,他应该是去见上帝。

    袁天解决了这四个人后,用藏在衣领下的通讯仪跟张老说道“那四个人已经全部解决掉了。”

    张老说道“我刚才听见不少的爆炸声,你没事吧?”

    袁天说道“没事,他们的那些东西连我的特制衣服都没有打穿,更别提伤到我了,我马上回去。”

    袁天将那个白人身上的武器搜刮干净后,就迅速返回了,袁天回到张老那里后,先把自己身上的那些烟尘洗了洗,然后又套上了那身西装,张老他们在一间会议室内,袁天走进去说道“有什么其它事情发生吗?”

    张老说道“除了你解决掉的那组人外,第三、第四、第六组也一起清除掉了四个人,有两人受伤,一轻一重。”

    张熠晨说道“父亲,是谁负责防卫那些地区的?在咱们的地盘上还能让敌人渗透进来,这是他们严重的失职,必须要严肃处理那些人。”

    张老摆摆手说道“现在大战将至,还不是说这些的时候,而且,咱们内部一定有大长老的人,就像他那里也有咱们的人一样,这次的事情如果咱们赢了,我一定要发动一次大清洗,哪怕损失族中力量也在所不惜,我绝对绝对不能让类似的事情在发生了。”

    张老看了看时间后说道“好了,现在时间也差不多了,咱们出去吧。”

    然后张老一行人便进入了这次的主场地,此时已经来了不少的人了,这些人隐隐的分成了两派,左右站定,这在场的人全都是张家的族人,没有一个外人,外人们基本上都知道张家今天会发生什么,所以都很识趣的没有来。

    张老缓缓的走到前面的席位,他边走边感受着张坚那方人马的实力,然后脸色难看的对袁天和梁书鸣说道“张坚的那方人马中,实力高强的人可不少啊,光是玄阶后期实力之人就有好几个,这才是他的全部力量吗?”

    梁书鸣说道“有些气息连我都感觉到恐怖,张老头,咱们这次的麻烦可是大了啊。”

    张老说道“我现在总算是知道他凭什么敢跟我摆开架势的干上一仗了,不过,难道我就没有什么底牌了吗?呵呵,这次就算是个死,我也要拔下张坚的一层皮来。”

    张老一行人最后都在最前面的席位就坐了,在另一边,张坚还朝张老笑嘻嘻的打了打招呼,在场的人也都没有那种剑拔弩张之意,反而都是在乐乐呵呵的交流着什么,好像今天真的只是要给族长过寿一样。

    只是他们眼神中的警惕和寒意暴露了他们真实的想法,各式各样的兵刃更是违和,谁参加寿宴还会带着兵刃来?虚伪之意一览无遗。

    这时,一个长得十分漂亮妖艳的女孩子走到了台上,场地里面顿时安静了下来,双方人中的寒意越来越盛,不少人手中的兵刃已经出鞘。

    张老对袁天说道“台上的那个女孩叫做张蕴,她是张坚的长孙女,实力是玄阶初期,我记得以前我不是送给你女朋友一块儿由下品灵玉制成的玉饰么,当时那块儿玉饰本来是准备送给她的,可是自从有人来刺杀我之后,双方便以彻底撕破脸了,我记得我当时送给她一个发卡,就是大街上五块钱一把的那种。”

    袁天笑道“张老你还真是会玩儿啊。”

    张蕴开始在台上讲起了废话,现在没有人关心她说那些废话,双方人马只需要张老或是张坚一声令下,就会大打出手。

    张蕴的废话说完了,双方依然很克制,张蕴说道“到场的各位朋友长辈还真是不少,只是我们族长的孙子张炀怎么没有来啊?我私下里与张炀还是好友,我看看我用手机跟他视频他会不会理我吧,呵呵。”

    然后张蕴就拿出了一个手机,开始联系张炀。

    在某地,张炀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张炀一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了,他现在很想看看现场是个什么情况,就对他身边的人说道“我要是看了,他们会不会通过网络锁定我的位置?”

    那个人说道“您最好还是不要看了,但如果非看不可的话,他们基本上是不可能通过网络锁定您的位置的,族长把这些事情都已经给您处理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