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0章 铁血手段
    袁天说道“是比较熟悉,怎么了?”

    山牙说道“我这现在也不方便动弹,你帮我跟她道个谢吧,她的实力真的很不错,之前要不是她救了我好几次,我甚至都可能会没命。”

    袁天说道“成,完了我去跟她说一声。”

    然后袁天又跟山牙聊了一会儿,用治疗功能帮他稍稍恢复了一下身体,袁天也不敢给他恢复的太好,小绿本就伤的不重可以给它完全恢复了,山牙可就不行了,他伤的不轻,给他恢复的太好让人给看出来可就麻烦了,之后袁天就离开了山牙这里。

    袁天刚回房后没多久,就有人敲响了门,袁天打开门一看,发现是张炀回来了,张炀进屋就给了袁天一个熊抱,张炀激动的说道“我还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呢!”

    袁天说道“我说过我们能赢,我是不会骗你的,何况我可是还等着你回来请我吃烤肉呢。”

    张炀说道“对,走,我请你去大吃一顿去,不过你不是受了些伤么,你的身体能这么大吃大喝吗?”

    袁天轻轻给了他一巴掌说道“知道我受伤了刚才还抱那么狠!”

    张炀挠着头说道“我这不是激动么。”

    袁天说道“我这些都是皮外伤,能吃的下东西,刚打了一场硬仗,不大吃一顿怎么行?”

    后来张炀就和袁天去大吃了一顿,还叫上了那些还能动的人,算是提前小小的庆祝了一下,安全问题是不需要担心的,现在没有比云水山庄更加安全的地方了。

    之后张老将张家的所有高层人员,以及新加入张家的一些高实力人员,全部都集合在一起,商量了该如何处理张坚,以及他麾下的一干人员,袁天自然也受到了邀请。

    袁天对张坚当然是恨之入骨了,因为针对他的两次袭击,都跟张坚逃不了干系,而且他被拖进张家事情中,张坚也要付很大的责任,袁天的意见也正如山牙所说的那样,张家的人都很给面子,基本上都同意了。

    三天后……

    在一个会场里面,张家所有人员,也包括那些新加入张家的人员,他们都聚在了一起,袁天、小绿、山牙都在,梁书鸣也被邀请来了,他们在这里宣判那些叛乱者们最后的命运。

    袁天和小绿,还有梁书鸣,同张家的核心人员坐在最前面,第一个被拖上来的就是张坚,因为张坚的四肢都被袁天给打断了,对他这种人自然也不会给他什么优待,自然是被人拖上来后,给扔到了地上。

    张坚挣扎着起身坐在地上,双目血红的盯着张老说道“张炎,想不到我原本的必胜之局,会发展成现在这个样子,你可真是好算计啊!”

    张老说道“你知道你输在那里了吗?你太狂妄了,而且你也太轻视现在世俗界的东西了,如果没有那些爆炸和那两门狙击炮,我想我也赢不了你,而且你派来的那两队雇佣兵根本就是一群乌合之众。”

    张坚说道“不光是这些,还有袁天,想不到倒下的那第一块儿多米诺骨牌是在你这里,如果没有你,张炎那家伙根本就赢不了我,我这么多年的筹划,尽败你手,我不甘心!不甘心啊!早知如此,当初我就应该不计一切代价的去杀了你!”

    袁天说道“你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张坚,如果不是你要我死,我想我可能也不会参与到这件事情里来,这一切不都是你自己咎由自取的吗?”

    张老说道“张坚,你知道你的命运是什么吗?”

    张坚说道“呵呵,我知道谁都有可能活,只有我死定了,就像如果我成功了你也必死无疑一样,我告诉你张炎,你我都是聪明人,有些事情我也就直说了,现在在族中还残留了相当一部分我的人,我死之后,你就准备处理那些烂摊子吧,说不定什么时候你就会下来陪我了。”

    张炎站起来说道“既然你清楚你自己的命运,我也就不在多说什么了。”

    然后张老面对众人说道“张坚,原张家大长老,企图武力夺取族长之位,给我族带来了极大的损失,根据族规,处以死刑,当场执行!”

    张坚彻底陷入疯魔,咆哮道“张炎!你迟早也会下来陪我的,你不得好死,张家全都不得好死!”

    然后张坚的声音戛然而止,一道极强的劲气洞穿了他的大脑。

    然后剩下的那些参与了这次事情,和战败后被俘以及投降的人员,也都被押了上来,张老在程序性的宣布了他们的罪名后淡淡的说道“全部处死。”

    这时,张坚的孙女张蕴哭喊道“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我也没有直接参战啊,族长您就饶了我吧,我以后为奴为婢的报答您,这都是我爷爷他逼我的,我也不想做这种事情的,张炀,张炀你帮我求求情好吗?咱俩小时候可是玩的最好的了。”

    张炀犹豫了一下小声说道“爷爷,您看要不……要不就饶……她一命吧,毕竟她也没有直接参战,废了她的修为,毁了她的根基,关她一辈子如何?”

    张老也是小声的说道“她虽然没有直接参战,但她绝对不可留,就像当初张坚满世界找你一样,如果让张坚找到了你,你就死定了,你觉得到那时她会给你求情吗?”

    张炀愣了愣说道“应该……不会吧。”

    张老说道“孩子,听爷爷一句话,爷爷活了有一百年,这种事情经历过不止这一次了,像她这种人是绝对不能留的,张家现在也需要狠狠地清洗一次了,爷爷老了,马上就要传位于你父亲,到时候你就是我张家的少族长了,现在你去进行最后宣判吧。”

    张炀握紧了拳头,起身说道“罪无可赦,全部处死!”

    他们都被拖了下去,没人理会张蕴最后的哭嚎,在场的人都知道她要是能活下来才真是见鬼了呢。

    然后张老说道“这些叛徒的亲属们,凡是参与或间接参与了刺杀我与袁天,以及武力起事的人,全部处死,其他人废修为,毁根基,打为奴隶,如有一人再有异动,则全部处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