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0章 偷袭
    今夜很平静,袁天宁愿他们赶紧过来,大家真刀真枪的打上一场就完了,如今人家在暗,我在明,这么拖着也不是个事儿。

    第二天早上,梁棋接了个电话后,就开始急匆匆的收拾东西准备出门了,梁诗婉对他说道“爸,你要出门吗?”

    梁棋说道“嗯,我公司里出了一些十分紧急的情况,我必须要赶紧去处理一下。”

    袁天说道“用我陪你去吗?我怕万一有人会在路上或者公司里对你不利,我跟你一起去,互相也好有个照应,这里交给绿先生就行了,他应付的过来。”

    梁棋考虑了一会儿后说道“也好,那就麻烦袁天先生陪我走一趟了,家里就拜托给绿先生了,如果有什么事情还请你马上通知我,我们会立马赶回来的。”

    小绿说道“交给我就好了。”

    然后梁棋和袁天便出门了,梁棋亲自开的车,梁棋的车也是一辆配置很高的防弹车,但这一路上袁天和梁棋的神经都绷的很紧,他们害怕有人会在路上突然发动袭击,毕竟这里是郊区的山路,人迹罕至,突然冒出一伙人来对车发动攻击,或是突然冒出几颗火箭弹来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等车开到市区后,他们紧绷的神经稍稍放松了一点儿,现在到处都是人,那些人想要动手的话,也得掂量掂量造成的影响,世俗界和修炼界虽然是互不干扰的,但要是修炼界里面人做的太过分,严重影响到了世俗界,那国家也会出手的。

    后来到了梁棋的公司,车刚刚停下,就有一个保安殷勤的跑了过来,这里的保安没有不认识他们老板的车的,梁棋和袁天打开车门走了下来,跑来的那个保安有些傻眼了,他从来没见过梁棋自己开车来的,而且还是带着一个年轻人来的,而且看梁棋对那个年轻人的态度,似乎还颇为的客气,他在想难道那个年轻人有什么大背景不成?

    袁天跟着梁棋走进了他的公司,梁棋顺便也给袁天简单的介绍了一下他的公司,一路上还有不少的人跟梁棋打招呼,他们也都注意到了袁天,他们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老板会对一个看起来很年轻的人这么客气。

    梁棋带着袁天走进了一间会议室里,此时这里已经坐了不少的人,梁棋亲自给袁天搬了一张椅子,袁天说了声谢谢后就坐了下来,就坐在梁棋的身边,会议室里的人被梁棋的举动弄得不明所以的。

    梁棋看了一眼会议室里的人说道“既然大家已经到齐了,那咱们就赶紧开始吧。”

    这时,有个人说道“梁总,请问这位年轻人是谁啊?他凭什么坐在这里?”

    梁棋没有没有理会他,反而对袁天小声说道“他是我公司里的一个股东,仗着家里有些钱,平日里处处跟我作对,不要跟他一般见识。”

    那人继续说道“梁总,今天是股东会议,请问这位年轻人到底是谁啊?据我所知,好像咱们公司并没有一个这样的股东吧?还是说这位年轻人买了咱们公司的股票啊,哈哈。”

    袁天淡淡的说道“我嘛,可以说是梁棋先生的保镖,你们有什么事情就快说吧,不用管我。”

    那人笑道“哦,原来是个保镖啊?可你这个保镖的面子也太大了点儿吧,做保镖就要有做保镖的觉悟。”

    然后他指了指自己的身后说道“要像这样知道吗?”

    在他的身后站着一个身高足足有两米高的巨汉,此人块头巨大,身上穿的黑色西装被肌肉撑得鼓鼓的,还带着一副墨镜,看起来挺唬人的。

    然后那人又对郭棋说道“我说郭总啊,你找保镖好歹也要找个块头大一点儿的嘛,你看看他,长的倒是还算壮实,但中看不中用,恐怕连我保安的一拳头都抗不下来吧。

    大家也都多多少少的知道一些修炼界里面的事情,我也就不藏着掖着了,我就直说了啊,我的这个保镖,就是一名炼体士,实力不怎么高,只有黄阶中期,但寻常之人根本不是他的对手,来多少就得被打回去多少,说真的,我找了不少的门路,花了不少的钱才请到他的,如果你们谁也想找个修炼者做保镖找我来就行了,我给你们介绍。”

    他此话一出,袁天没忍住笑了出来,梁棋也跟着笑了出来,袁天看在这里坐着的人都挺有涵养的,就他一个人一股子土豪气息,看他刚才的话语,袁天还以为他的保镖有多大的能耐呢。

    梁棋小声对袁天说道“他不知道我家的事情,我们公司也没人知道,他们都当我只是个普通人呢。”

    那个人面色不悦的说道“梁总,你在笑什么呢?这有什么好笑的?我说的难道不是事实嘛,有本事你让你的保镖跟我的保镖打一架啊。”

    梁棋脸色沉了下来,冷冷的说道“这是股东大会,不是给你撒泼闹腾的地方,你有什么事情咱们私下里说,不要给我在这里浪费时间。”

    那人继续说道“我就是说你的保镖凭什么坐到这里来,梁总你看你急什么啊。”

    梁棋说道“我身为咱们公司最大的股东,难道还没有这点儿权利了吗?我愿意让谁坐在这里谁就能坐在这里,你要是不想开会的话就赶紧给我出去。”

    那个不屑的笑了笑没在说话了,梁棋冷冷的瞪了他一眼后,开始了这次的股东会议,接下来的会议果然印证了梁棋刚才的话,那个人真的是处处都要跟梁棋作对,有的没的都要扯,目的就是为了制造麻烦。

    梁棋的时间比较紧张,没有与他过多的计较这些,能忍的也就都忍了。

    此时,在对面一栋楼的楼顶上,一个男人将手中的狙击步枪上好了枪膛,他旁边的一个人对他说道“老大,能行吗?”

    那人说道“应该没问题,梁棋现在没有外放护体罡气,他又不是个炼体士,光凭他的**力量肯定挡不住我的子弹,就是有东西挡着打不着他的头,不过打心脏也一样,准备好,打完咱们就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