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9章 怒火冲天
    木伏说道“袁天他用了多长时间击败了你们。”

    云瑞文说道“很短,前前后后加起来也不过十分种的样子,而且我感觉袁天好像根本就没有全力出手,如果他全力出手的话,我们可能落败的会更快。”

    木伏说道“你们几个受伤情况怎么样?”

    云瑞文说道“我受伤最轻,您也都看到了,剩下的那三个人里面那个炼体士受伤最重,其他两个人受的伤虽然不如炼体士那么重,但也好不到哪里去。”

    木伏说道“那袁天受伤的情况又如何?”

    云瑞文迟疑了一下说道“袁天他……他几乎就没有受伤。”

    木伏突然笑了,木伏的笑声让云瑞文不禁出了一身的冷汗,木伏笑着说道“二长老,你们四个人让袁天一个人给碾压了,那你觉得他真的有地阶初期的实力吗?你要跟我说实话。”

    云瑞文正色道“宗主,我这辈子实力最高的时候也就是现在这玄阶巅峰实力了,我没有地阶实力,百分之百的包票我也不敢保证,但通过跟袁天战斗的情况来看,我觉得袁天他就算不是地阶实力的炼体士,那他也必然拥有能够将自己实力提升至地阶初期的手段,否则我们不可能败的那样彻底。

    我的实力您也知道,不是我自夸,同阶中我还是比较难遇到对手的,那三个人说实话也全都是好手,但我们败的是那样彻底,所以我不相信这世间真有实力强横到这般的玄阶巅峰,那袁天的实力很有可能真的达到了地阶初期。”

    木伏说道“可现在的问题是之前见袁天的时候,他还只是个玄阶后期实力的炼体士,现在他就有了地阶初期的实力,这种修炼的速度老夫活了一百多年了,还从未见过,当然也不排除他之前就隐瞒了自己的实力。”

    云瑞文说道“袁天现在不过是二十出头的年纪,就有了如此的修为,我也是闻所未闻,确实是比较难以让人相信,但事实就是这样。”

    木伏说道“二长老,你是我青峦宗的老人了,我个人相信你说的都是真的,但这件事情事关重大,我身为青峦宗的宗主不可轻信,我要对全宗负责,所以我必须查证事情的真伪,一个地阶初期实力的炼体士能够造成的影响有多大,你应该可以想象的到,一个不好就能让我们青峦宗损失惨重,所以还请你多担待一些。”

    云瑞文说道“宗主您这是说的哪里话,为了咱们青峦宗我可以付出所有,这么一点点的怀疑又算的了什么,您不比考虑我,想怎么干就干吧。”

    木伏说道“袁天啊袁天,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还是来这里买了些垃圾就走了,没想到如今在一次听到了你的消息,你就给我送上了这么一份大礼,你还真是让老夫震惊啊!”

    云瑞文说道“宗主,那袁天还说张家地阶下品功法的事情就不用想了,他会出手保护的,谁也不要想着夺走,张炎他也是这个意思,看来那袁天和张炎是要跟咱们顽抗到底了。”

    木伏说道“这个袁天可真行,我与他无冤无仇,上来就要坏我的好事。”

    云瑞文说道“那袁天在我们走的时候还管我们要了赔偿张家大殿的损失费。”

    木伏说道“那你给了吗?”

    云瑞文尴尬的说道“给了,当时的情况也容不得我不给了,我估计我要是不给的话,袁天还能继续跟我们打下去,打到我们给了为止。”

    木伏说道“还真是够嚣张的啊!”

    云瑞文说道“宗主,那袁天在我们走的时候还跟我说我们迟早都会在相见的。”

    木伏说道“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他还敢主动找上来不成?如此的有恃无恐,他的背后估计是有什么靠山吧。”

    云瑞文说道“这个属下就不知了,宗主,您看有招降袁天的可能吗?”

    木伏说道“此事我已经有了计较,你先出去吧。”

    云瑞文说道“是。”

    然后就低头退了出去,待云瑞文出去后,木伏那张还算是正常的脸开始变得无比阴沉起来,木伏自言自语的说道“袁天,你可是个十分危险的不确定因素啊,上来就坏了我的好事,老夫现在真不知道该不该立刻就痛下杀手!”

    木伏现在很生气,一卷地阶下品的功法可是很宝贵的,虽然他们青峦宗也有,但在多一种总是很好的,可现在让袁天给搅黄了,很有可能再也得不到了,就算是得到了那恐怕付出的代价也是很大的,本来是十拿九稳的事情,结果因为袁天的出现全给搅黄了,到嘴的鸭子都给飞了。

    木伏的怒火从双目中喷涌而出,与此同时这间房间里面的所有植物都开始迅速的枯萎死亡了,这种状态也迅速的蔓延到了屋外,屋外的一些花草树木都开始迅速的枯萎死亡了。

    清翠的草木,五颜六色的花朵,通通变成了枯黄色,干枯的树叶开始大片大片的掉落,与那些枯黄的花朵混在了一起,难以分辨,就这短短不过几秒钟的功夫,这里便从春意盎然变成了一片枯黄,犹如深冬。

    屋外的侍卫们站的更直了,脸上的神情也更加的严肃冷峻了,他们很少见到这样的场景,但他们都知道这种场景意味着什么,每一次这样,都是出了大事而导致宗主怒火冲天,宗主的每一次怒火冲天,都会有人要倒霉,而他们现在距离宗主最近了,倒霉的也最有可能会是他们,他们现在都在心中暗暗祈祷这祸水可千万不要冲到自己的身上。

    木槿正准备推开门的手也僵在了门前,她也知道这种场景意味着什么,她知道这是她爷爷真的生气了,木槿头上带着一朵木槿花,她是木属性的修真者,修为还不低,让这样一朵小花时刻保持最艳丽的状态对她来说是在容易不过的事情了,可现在这朵花也一并枯萎了去。

    木槿知道她爷爷现在是真的非常生气,否则也不会如此表现了,她在犹豫还要不要进去打听消息了。

    2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