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0章 梁诗婉苏醒
    袁天说道“随你怎么说吧,你们青峦宗人的口舌之力我可是见多了,以后你会看到现实是怎样的,不管你嘴上怎样说,那也是改变不了现实的。”

    云瑞文哼了一声后说道“袁天,你说我们青峦宗去找梁家的麻烦了?梁家到底干了什么?”

    现在云瑞文被关在这里,对外界一无所知,所以他很想要了解一下现在外面都发生了些什么事情。

    袁天冷笑道“这事儿告诉你也不是不可以,我听说之前有些外面的人去找过梁家,想要联系上梁家一起对付你们青峦宗,梁家的人没有同意,可是你们青峦宗不干了,非要除掉梁家以绝后患,梁家只好求助到我身上了,我跟梁家可是有些交情的于是就去了,后来我打败了你们青峦宗的大长老,解了梁家的围,现在梁家已经倒向我了,决定和我一起对付你们青峦宗。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当初逼迫梁家和你们青峦宗签订那些吸血合同的负责人,好像就是你吧?你猜梁家的人看见你之后,会怎样对待你呢?”

    云瑞文的脸色变了变,但他抓住最重要的地方问道“你是说有外面的势力要联合梁家对付我们?”

    袁天说道“没错,而且我听说他们已经动手了,你们青峦宗的大长老这段时间可是忙的很啊,刚刚解决了那些外部势力的入侵,就又跑去找梁家的麻烦。”

    云瑞文一些急切的问道“那……那些外部势力有没有找过你啊?”

    袁天笑了笑说道“你猜啊?”

    然后袁天就拖着那人走了,他也懒得在跟云瑞文继续废话下去了,而云瑞文现在却是不怎么淡定了,他知道袁天的实力有多强,也知道以前就有外部势力想要插手进来了,只是碍于青峦宗的实力不敢所动而已,现在青峦宗与袁天斗的伤了元气,那些外部势力还真的就很可能蠢蠢欲动了。

    这些事情云瑞文他以前就考虑过,他很清楚要是那些外部势力如果在联合上袁天的话,那青峦宗会面临的麻烦有多大了。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外部势力来找过袁天,不过袁天估计那些人肯定是不会放过自己的,他们可能还在观望。

    而只要那些人想要跟袁天进行合作的话,双方也都谈的来的话,那袁天倒是也不介意和他们合作一番。

    袁天将那家伙丢进一个牢房,吩咐守卫看好他,不要让他死了之后就离开了。

    当一轮明月高悬于天际之时,袁天结束了例行的巡查,他会到房间里打开系统页面看了看尸蟞王进化完毕的时间,发现只要在等上个几天后,七阶尸蟞王就可以进化完毕了,这让袁天感觉压力轻了不少,就这几天的时间青峦宗应该也翻不起什么大浪了。

    这时,敲门声响了起来,袁天说道“请进。”

    然后莫笙就推门走了进来,莫笙抱歉的说道“这么晚了还打扰你可真是不好意思啊。”

    袁天说道“没事儿,这时候离我睡觉还早着呢,阿姨您有什么事情就说吧。”

    莫笙说道“是诗婉她醒了,不过她现在的神智还有点儿不太清楚,她非要见见你,你看这大半夜的还要麻烦你,可真是……”

    袁天说道“神智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儿?”

    莫笙说道“已经找炼药师看过了,他说是因为身体遭受到重大伤害,在加上惊吓过度而产生的,说是不碍事儿,过两天自己就好了,只要以后好好的调养一下身体和精神,应该就没有什么大碍了。”

    袁天说道“好吧,我去看看她。”

    莫笙说道“那真是太谢谢你了。”

    然后袁天就跟着莫笙去了梁诗婉那里,梁子平就在她对面的房间,因为梁诗婉身上一直都有寒意的存在,别人一靠近她就会感觉到冷,这个莫笙还能忍受,梁子平平时也受的了,但现在梁子平身受重伤,不能再让她妹妹影响他了,所以他就远离梁诗婉了。

    此时梁诗婉已经醒过来了,正歪着头在碎碎念,也听不清她到底在说什么,梁子平还处于昏迷状态当中。

    袁天推门走进去,梁诗婉扭头一看是袁天来了,就想要从床上爬起来,因为动作太大而牵动了她的伤处,她疼的轻哼了一声后就又倒了下去,袁天几乎是瞬间闪到她的身旁,扶住她的身体将她给慢慢的放了下去。

    袁天说道“受了这么重的伤就不要乱动了,乖乖的躺好,用不了多久你就康复了。”

    梁诗婉轻轻的嗯了一声,然后她就一直抓着袁天的衣服,眼神怪异的看着袁天,袁天被她抓着衣服也直不起身来,就这么一直弯腰看着她,袁天感觉梁诗婉现在的神智好像确实不太清醒。

    梁诗婉渐渐的流出了眼泪,那些眼泪刚一流出她的眼睛就结成了冰,这些由眼泪结成的冰居然是球形的,而且非常的浑圆,它们滚落到地上后竟然一点儿事情也没有,连一点儿冰屑都没有摔掉,就好像是玻璃球那样。

    袁天没有在意这些,她知道梁诗婉是个冰属性的修真者,在她现在这种神智错乱的情况下,不由自主的将自己的眼泪变成冰也很正常,不过袁天感觉此时她身上的寒意更重了,居然连自己都感觉有点儿发冷了。

    而且袁天居然看见她床头柜上那个盛满了水的玻璃花瓶里的水,也都开始慢慢的结冰了,袁天现在可没有感觉到她在使用真气,也就是说这都是她身上那些固有的寒意造成的了。

    袁天很奇怪她身上的寒意怎么突然就加强了这么多?袁天朝那个玻璃花瓶扇过了一丝火属性真气,化开了里面的冰,并且阻止它继续结冰,又运转了一下自身的真气,这才让那寒冷的感觉消失了。

    袁天说道“你说你怎么哭了啊?”

    梁诗婉哽咽的说道“袁……袁天,你说我是不是特别没用啊?”

    袁天说道“怎么会?!我觉得你可是你们家的大功臣了,要是没有你的话,事情发展成什么样子那可真不好说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