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8章 不一样的青山
    过了一会儿后,木伏就又回去了,陪着袁天和袁噬在那里尬聊,就算是连尬聊都找不到话题了,三人在那里大眼瞪小眼木伏也要一直坐在那里,他其实是怕袁天他们搞事情,所以一定要亲自盯着他们才能放心。

    后来正当气氛尴尬之际的时候,从大殿外跑来一个人,伏在木伏耳边小声说道“宗主,右护法他要见您。”

    木伏说道“他要见我干什么?不见不见,我有事正忙着呢。”

    那人说道“宗主,右护法都来这里了。”

    木伏听后猛然一惊,说道“他怎么来这里了?我不是已经派人看好他了吗?那些人都是吃干饭的么,连一个他都看不住。”

    那人说道“宗主,这小的就不知道了,不过我看右护法他挺平静的,也不怎么激动,应该没什么事。”

    木伏说道“你先出去吧,我完了马上过去看一眼。”

    那人说道“是。”,然后就退下了。

    木伏看向了袁天他们,还没来得及说什么,袁天就抢先说道“木伏宗主,您老人家要是有什么事情的话就去吧,您放心,我们只是留下来吃顿便饭而已,没有您那么龌龊的心思的。”

    木伏冷笑了一下后就走了,木伏走出殿外,果然看见了青山,以及他身后一些正战战兢兢的仆人,木伏当场就对那些仆人怒道“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我让你们看住他,你们就把他给我看到这里来了?!”

    青山缓缓的说道“宗主,这不怪他们,是我逼他们的,起初就是我揍他们,他们都不让我离开那里,后来我就以自残相逼,他们这才让我出来的,我也逼他们不许把这件事情提前告诉您,这不能怪他们。”

    青山一边说一边还将自己的袖子翻了上去,两道一看就是刚刚割破的伤口就呈现在了木伏的眼前,这伤口不小,而且也不浅,一看就知道这不是装装意思而已,是真下手了。

    青山身后的那些战战兢兢的仆人里的一个头人说道“宗主,宗主,我们是真不敢啊,右护法他用刀子砍我们,我们都不怕,可……可他砍自己这我们实在是担待不起啊,右护法都要往自己的脖子上比划了,我们真是扛不住了,请您饶了我们吧。”

    当时青山威逼利诱他们不成,就往自己胳膊上砍了两道,他们当时就给吓跪了,青山要是因为这个出了什么事儿,他们可就别想活了,可他们实在是不敢违抗木伏的命令,依旧是支支吾吾的阻拦。

    当青山把刀往脖子上一架的时候,他们集体都快要吓晕过去了,要是青山这一刀真下去了,别说是他们了,他们的一家老小那可就一个都别想活了,看青山当时的那个样子,是真敢下这一刀,他们是被吓破了胆了,只能是什么都依了青山,违抗木伏的命令不一定会死,但青山这一刀要是下去了,他们全家可就死定了。

    木伏烦躁的冲他们挥挥手说道“快滚!快滚!”

    他们都知道这是木伏懒得与他们计较这件事情了,纷纷谢恩走开了。

    然后木伏给青山放下袖子说道“青山,你糊涂啊,你何苦这么糟践自己。”

    青山冷静的说道“宗主,水容的事情您和袁天谈的怎么样了?您可是答应过我的啊。”

    木伏含糊的说道“快了,快了,你在等等。”

    青山叹了口气说道“宗主,我也不是傻子,您就跟我说实话吧。”

    木伏也是叹了口气说道“这……算了,这种事情也瞒不下去,我确实是跟袁天说了水容的事情,但袁天就是咬死了不放,我也没有办法,后来我花大价钱把云瑞文给弄回来了。”

    木伏见青山摇了摇头,赶忙说道“青山,青山你听我说,我早就认了你这么个兄弟了,往日里我是怎么对待你们的你扪心自问,那可是一点儿都没的说,我不是不救水容,水容是我的弟妹,也是我青峦宗的左护法,还是个地阶强者,于情于理我都肯定是要救。

    可……可袁天就是咬死了不放,我真的没有办法,袁天带来的一个人足足有地阶中期的实力,我也强逼不得,你让我怎么办?”

    青山不可置信的说道“地阶中期?这怎么可能?!”

    木伏说道“你听见之前的动静了吗?”

    见青山点了点头,木伏就继续说道“那就是我与大长老,和袁天和他带来的那个叫袁噬的地阶中期实力的强者打出来的动静,对了,那个袁噬也是个炼体士。”

    青山说道“最后是谁赢了?”

    木伏说道“总的算下来,是我和大长老输了,袁天跟我打了个平手,大长老根本就不是那个袁噬的对手,前期还能撑一下,后来就是被人家给打的抱头鼠窜了,大长老是真的尽力了,但我感觉那个袁噬并没有出全力。

    而我虽然没有出全力,可我估计袁天也是如此,他的一些我们知道的底牌根本就没有用,比如说那个威力强大的闪电风暴,其它我们不知道的底牌那就更不可知了,以前我还有信心能胜过袁天,可现在我感觉我就是赢了那也是惨胜。

    关键是还有个袁噬在一旁虎视眈眈,我现在是真的处处受制了,我真的没有办法,希望你理解一下,水容我是肯定会救的,但现在不行。”

    青山长叹一声,说道“宗主,你的难处我理解,我和袁天已经打过很多交道了,他本来就不好对付,现在又来了一个实力更强的,那就更麻烦了,我现在就想求您一件事情。”

    青山说道“看这个意思袁天他们一会儿应该会留下来吃饭吧,让我也去好吗?”

    木伏沉默着没有说话。

    青山又说道“我知道您在担心什么,您看我什么都没有带,就是一个人干干脆脆来的,我现在已经冷静下来了,我不会再去找袁天拼命了,您也知道我跟水容的感情,您既然谈不下来,那不妨就让我去试试吧,我保证不会捣乱的,我求您就让我去吧,看在我和水容为青峦宗出生入死,赴汤蹈火的份儿上,好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