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0章 恢复理智
    过了一会儿后,袁天给他们治疗完毕了,他们体内残留的毒素全部清除干净了,而这时张老和梁书鸣也都察觉出了一丝不对的地方。

    袁天说道“现在二老还感觉对阴云很有好感吗?”

    张老迟疑了一下后说道“很奇怪啊,不像是刚才那样有好感了。”

    梁书鸣说道“确实,现在感觉阴云这人也就是这样吧,普普通通的,谈不上好感也没什么坏影响。”

    袁天说道“看来你们终于进入了贤者模式了啊,咳,说正经的,阴云给咱们下毒了,她的体香就是那毒药,看样子应该是会对男人起作用,让男人不由自主的对她产生好感,然后她就可以靠这个给自己牟取利益了,张老您的实力最弱,所以当时您的反应也就最明显了。”

    张老和梁书鸣怎么说也是一大把的年纪了,到了这个份儿上,他们要是还不清楚这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儿,那他们这一大把的年纪可真是都白活了,他们稍微一想就想清楚了阴云为什么要这么干了。

    同时对阴云给自己下毒的事情也没什么怀疑了,前后两种感觉的诧异很大,这很明显就是有问题,要说阴云没有给他们下毒,那他们倒是会怀疑呢。

    张老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有些尴尬的说道“这……我当时的反应真的很大吗?”

    袁天和梁书鸣都点了点头,梁书鸣说道“属你的反应的大啊,感觉你早就认识人家似得。”

    张老讪笑着说道“这就没办法了,毕竟我不但岁数大了,实力也没有了,中招也是在所难免的,看来以后这种事情我还是少参合的为妙。”

    袁天说道“没事,只要以后有我在身边,您就不用担心会有这种情况发生。”

    张老说道“袁天,那你是怎么知道这阴云给咱们下了毒呢?我和老梁可是一点儿都没有察觉到啊。”

    袁天说道“我虽然不会使毒,但这辨毒的功夫不是我自夸,天底下没有我发现不了的毒物,只要有人想要对我下毒,不管是用多么隐秘的方法,用多么罕见的毒物,也没有我发现不了的。”

    张老感叹道“这回多亏了你了啊,要不然可就中了这阴云的奸计了,你最后是怎么处理的这件事情?”

    袁天说道“我和袁噬与阴云她们之间发生了一些小小的冲突,她们玩起暗杀来都是高手,可和我们正面对战起来,她们可差的远呢,她们被我们打伤了,不过伤不是很重,最多也就是一些皮外伤罢了,算是小小的一点儿惩戒吧。

    现在咱们正和青峦宗处于敌对关系,这‘影门’虽是不如青峦宗,但也有些实力,而且‘影门’最擅长暗杀,要是他们化整为零的处处袭扰咱们,咱们会很麻烦的,现在这种情况不易在树大敌,所以我就让她们走了。

    以后她们若是老实的话,我也就暂时懒得咱去理会她们了,反正以后的日子长的很呢,我有的是时间陪她们玩儿,可她们若是在对咱们有所动作的话,那我现在也就不需要再忍了,惹上她们麻烦是麻烦了一些,可也不是完全对付不了。”

    张老说道“你的处理没毛病,现在咱们确实不易在树大敌,这阴云可真是不简单啊,神不知鬼不觉的就给我们下了药。”

    袁天说道“她的体香就是这毒药真不知道她是吃了什么东西才把她自己的体香弄成这个样子,估计她靠这个做事的时间不短了啊,一般人还真的是很难察觉出来呢,若是有人不知道这事情,跟她相处的时间长了的话,估计会被她给迷的神魂颠倒吧,才往下说不定就是任由摆布了,这种毒药可真是十足的软刀子,在让人快乐的时候,不知不觉的要了人的命。”

    张老说道“阴云身后的那两个蒙着面纱的女子又是什么人?”

    袁天说道“阴云说她们俩是她收养的义女,叫做阴雨和阴雪,她们俩一出生就是连体婴儿,后来阴云收养了她们后又一起训练她们,倒了现在她们俩都是玄阶巅峰实力的炼体士了,互相配合的娴熟无比,犹如一个人一样。

    她们俩跟袁噬过了几招,我看按照这个样子的话,寻常的地阶初期实力的人恐怕都不是她们俩的对手,她们一但联手真的很难对付。

    我看这‘影门’不简单啊,绝对不会只是阴云这一个地阶实力的人那么简单,弄不好跟青峦宗一样还藏了那么一两个地阶实力的人呢。

    张老,日后你就多费心去打探一下这‘影门’的情况吧,还有一定不能放松防御,不要以为青峦宗暂时拿咱们没办法了就可以高枕无忧了,这‘影门’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现在正是关键时刻,万一要是被‘影门’给偷袭了,青峦宗在趁机来犯,那可真是前功尽弃啊。”

    张老说道“这件事情就交给我和老梁吧。”

    梁书鸣这时说道“老张,我问你个事儿啊,你跟这阴云难道以前认识?”

    张老说道“不认识啊,我们以前一面都没有见过,怎么了?”

    梁书鸣说道“那我怎么发现这阴云之前在谈话的时候经常看你啊,刚才她走的时候还回头看了你一样,还用一种很奇怪的表情在看你。”

    张老疑惑的说道“有吗?”

    梁书鸣很确定的说道“有。”

    袁天仔细的回想了一下后,发现好像还真是这样,就说道“张老,还真有,您跟这阴云别真是认识吧?或者是您忘了,但阴云还记得您?”

    梁书鸣笑道“别是这张老头年轻的时候惹下的风流债吧,我看这阴云的岁数可不怎么小,倒是也有可能跟这张老头有一腿。”

    张老笑骂道“去去去,我根本就不认识这阴云,一点儿印象都没有,再说我什么时候惹过这风流债了?

    你这老不死的还有资格说我,你年轻的时候惹下的风流债还少吗?你也就是年过六十以后才消停了那么一点儿,别逼我在袁天的面前揭你老底啊。”

    梁书鸣说道“行行行,算我怕了你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