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3章 黑店
    袁天瞥着金戈笑道“这还不怕?”

    金戈说道“不怕……我这……我这只是有些惊讶罢了。”

    粗暴的敲门声还在继续着,并且还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袁天说道“既然不怕的话,那你去开门吧,就让他这么一直砸门砸下去也不是个事儿。”

    金戈看着门迟疑的说道“呃……这大半夜的这么敲门万一是坏人呢?”

    袁天哭笑不得的说道“喂喂喂,你好歹是个修真者,你怕什么坏人啊?!”

    金戈说道“万一外面的也是修真者呢?万一又是青峦宗的人找上来怎么办?”

    袁天说道“放心吧,外面的人就是普通人,我感觉的出来,再说就算是青峦宗的人又如何?木伏我都不怕,其他人又算的了什么?你要是怕了的话那就我去。”

    金戈说道“谁说我怕了的,我只是小心为上,我……我这就去。”

    袁天说道“千万不要勉强啊。”

    金戈说道“一点儿都不勉强,我不怕的,真的不怕。”

    于是袁天就坐在一把椅子上,看着金戈慢慢的朝门口走了过去,这家黑旅店的门上连个门镜也没有,所以金戈只能站在门口说道“谁啊?”

    外面有个人瓮声瓮气的说道“我还以为里面的人都死了呢,亮着灯敲了半天门也没个答应的,赶紧给老子开门!”

    另一个人也说道“就是,赶紧开门!”

    小文已经出去了,袁天看见外面有三个人,都是些普通人,有两个壮汉和一个瘦猴儿,一个手里拿着把甩棍儿,一个拿了个啤酒瓶,剩下那个拿了个凳子腿儿,胳膊上还纹身纹的花花绿绿的,一看他们这幅样子就知道他们肯定是些地痞流氓。

    看这架势估计他们是来敲诈勒索了,可能是之前看到袁天三人里面有一个小孩儿,一个伤号,就一个看起来还大些,壮些,于是就觉得他们好欺负吧,想要找个由头来弄些钱,或者干脆这家黑旅店还真就是个黑旅店,黑的白的黄的全敢干,其实袁天他们要是换成三个大男人他们也不敢来。

    其实他们没有想到这屋子里的人哪个他们都打不过,包括已经重伤的那个保镖,那个保镖要是真打起来放倒他们还是没什么问题的,金戈就算是单靠自身的力量,不用修真的实力,对付他们三个应该也没什么问题,修真者的身体素质也要比普通人好很多了,袁天那就更不用说了。

    金戈对袁天说道“学长,这……”

    袁天很想看看他们想要干什么,就对金戈说道“开门吧。”

    金戈爬到门缝上看了一下后说道“学长,我看他们可都是来者不善啊。”

    外面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快他们妈点儿!全死光啦?!”

    袁天无奈的说道“外面那都是普通人,你好歹是个修真者,怕个什么劲儿啊,我告诉你,就凭你这黄阶后期的实力,就算是不用修真的实力,光靠自身的身体素质也足够收拾他们的了,不用怕,开门,不行就揍他们,你自己动手,我不管。”

    金戈说道“啊!我自己动手啊?我还从来都没有真正打过人呢,以前最多都是切磋,有什么事情也是我的保镖们上的。”

    袁天说道“你这孩子还真是……你家还真是宠你啊,我不是你的保镖,你的保镖也都……也都那什么了,所以你现在只能靠自己了,你必须要学会靠自己,难的你做不来,咱们先从简单的开始,就从这三个瘪三开始,你别告诉我你连这种货色都打不过,要真是那样的话你以后也不用再修炼界里面混了。”

    金戈一想也是,自己好歹有黄阶后期的实力呢,干嘛要怕他们啊?就算是真惹出什么事情来,不是还有家里面么,所以金戈就说道“好,我亲自收拾他们。”

    袁天摆摆手说道“去吧,别有什么顾虑,万事有我。”

    金戈刚准备打开房门,房门一下子就被人砸开了,这门和门锁都年久失修的厉害,刚才被人大力敲了这么半天,这会儿终于是承受不住的被人给砸开了,金戈本能的往后跳了下一下。

    随着门被砸开,那三个人也进来了,金戈故作镇定的说道“你们又什么事情吗?”

    那个拿甩棍的壮汉将甩棍狠狠的往桌上敲了两下后说道“你还有脸我我们有什么事情?你说说你们刚才打电话有多吵,还让不让我们几个睡觉了,我们就住你们隔壁,你们吵的我们半天睡不着,现在也睡不着了,你就说这事情怎么办吧?”

    袁天一听就知道这三个家伙是来找茬的了,这房子的隔音是不好,他刚才也是打了半天电话,可说话的声音绝对不大,说这种事情袁天怎么可能嚷嚷的让满世界都听见,就算是他们听见了,那也绝对是听不清楚的,根本不可能吵到他们,在看他们三个样子,哪里有一点儿之前在睡觉的样子,一个个都精神的很呢。

    金戈他自己也清楚自己是不可能吵到他们的,他们只是来找茬儿而已,但金戈看袁天也没有说什么,于是金戈就说道“我们没有吵到你们吧?你们这是无理取闹!”

    这时候外面有一扇门打开了,有个人探出身来说道“都吵吵什么呢,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那个拿着啤酒瓶的人出去就把这啤酒瓶朝他扔了过去,嘴里骂道“滚你娘的蛋!”

    那人一下子就把房门又关上了,酒瓶砸在门上碎了一地,那人见这些人不好惹,也就没在敢多说什么。

    袁天看这么闹腾那老板娘也没有上来,就知道这三个人可能和那老板娘是一伙儿的了,这种闹腾就算是睡着了也得给吵醒了。

    那个拿甩棍儿的人说道“居然还敢说我们无理取闹?你们吵到人了还有理了啊!”

    这时金戈的火气也有些上来了,他堂堂的金家少爷何曾受过这种气,于是他就没好气的说道“那你们想怎么办啊?!”

    那人说道“我们兄弟几个都好说话,赔钱吧,赔了钱我们就走,你之后爱怎么吵就怎么吵,我们也不管了,你看怎么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