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7章 严防死守
    袁天说道“我还是去看看防水和排水的设备去吧,别雨下大了后真出了什么问题。”

    张老说道“好,我去通知他们做好准备。”

    之后小雨又时下时停的下了一阵子,然后特大暴雨的警报就来了,袁天还有其他人的手机上都收到了这样的信息,此时灵石矿这里,在袁天和张老的指挥下已经做好了应对这个特大暴雨的准备。

    袁天做好自己目前所能做的一切后,坐在椅子上看着窗外乌云密布的天空,思考着自己是不是还有什么遗漏的地方,因为他总感觉自己好像漏了些什么东西没有想到。

    过了一会儿后,袁天突然站了起来,他想起来自己到底是遗漏了什么了,水容!那个地阶初期实力的水属性修真者,也是青峦宗的左护法,青峦宗右护法青山的妻子。

    水容自从被袁天所俘虏后就一直关押在地牢里,这种人袁天当然是不可能放的,否则就是大大的给自己找不痛快,而且她的价值很高,袁天有可能从她这里弄到不少的利益,青峦宗也想要赎回她,可是没有和袁天谈妥,青峦宗也觉得袁天暂时还不敢动水容,于是水容就还在地牢当中关押着。

    水容是个实力高强的水属性修真者,她的水遁功夫袁天以前也见过,再加上她待的地方又是地牢,虽然很安全,但是一但发生雨水倒灌的情况,袁天几乎可以肯定她会不顾一切的水遁逃离,哪怕她身上还有伤势未愈。

    要是真发生了雨水倒灌进地牢的情况,那外面肯定也是一片汪洋了,水容一但借水遁逃出了地牢,那想要在抓住她几乎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了,天知道她会混在哪里的水中。

    想到水容,袁天赶紧就去了地牢,地牢这里其实也有防水和排水的设备,但袁天又让他们紧急加高加固了防水设备,又增加了排水设备的数量,并且在一次确认所有的东西全都能够正常运行,没有任何损坏的地方。

    这时候张老也是急匆匆的赶了过来,看见袁天已经在做他准备做的事情后,松了一口气,脚步也放缓了下来,袁天也看见了张老,张老走过来说道“还是你们年轻人考虑的全面和周到啊,老头子我差点儿就忘了这里,要是真让她给跑了,那后果可不堪设想啊。”

    袁天说道“其实我也是刚刚才想到这里的,还好雨还没有下起来。”

    等外面的事情都弄完后,袁天和张老还是不放心,都下了地牢准备好好的检查一下里面的情况,顺便去看看水容的情况,他们都已经很久没有理会过水容了。

    水容察觉到了有人来到了自己的面前,她微微睁开眼睛,发现来人是谁后,又闭上了眼睛,率先发问道“外面正在下雨吧?或者是说马上就要下雨了,对吗?”

    袁天说道“如果我说没有呢?”

    水容说道“那我不会相信。”

    袁天说道“你这问题问的没有意义,普通人在这里都能感觉的出来,实在是太潮了,更不用说你这个地阶实力的水属性修真者了。”

    水容说道“你们突然造访,是怕我会借着大雨逃跑吗?如果是这样的话你们大可不必,我现在身上还有伤没有好,又被捆成这个样子,还是再地牢里面,外面有层层的守卫,还有你这个妖孽活动在不远处,你们怕什么啊?”

    袁天说道“我们其实这是很重视你的表现,真的,虽然你们夫妻联手都败给了我,但我知道你和你丈夫青山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必须要小心些,否则万一要是真被你给跑了,那我们的麻烦可就大了,虽然你并不知道我现在发展成了什么样子。”

    水容只是笑了笑,并没有再多说些什么,袁天说道“好了,老实的待着吧,要不然我可保证不了你的安全,说真的,我现在越来越不需要用你作为对青峦宗的威慑了,就算是没有你,青峦宗现在照样也不敢贸然进攻我了。”

    然后袁天和张老就上去了,一路上袁天的眉头都紧锁着,张老看出了不妥,问道“怎么了?你还在担心什么吗?”

    袁天说道“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会出什么事情,我的第六感一向很准。”

    然后袁天对负责这里守卫的人说道“马上给我加派双倍的看守人员,就算是雨下的在大,也不许有人擅自离岗,另外再派人给我坐到水容的对面去,死死的给我盯着她,有什么事情立刻向我汇报。”

    那人说了声是后就下去准备了,然后袁天又打电话给尸蟞王说道“袁噬,你来地牢里,对,就是关押着水容的地牢,你就给我坐到水容的对面,给我死死的盯着她,千万不能让她给跑了,快!”

    虽然袁天嘴上跟水容说自己已经不需要她作为对青峦宗的威慑了,但要是真让她给跑回青峦宗的话,那青峦宗就等同于又多了一个地阶实力的人,这样以后要是打起来的话是会非常麻烦的。

    而且水容可以帮助袁天争取到更多的时间,袁天相信自己的发展速度肯定是要比青峦宗快的,能拖一会儿是一会儿,要是没了水容,青峦宗真的就是毫无顾忌了,真的有可能会不顾一切的打上门来。

    况且水容本身也是一笔巨大的财富,只要青峦宗出的价钱足够,给的利益让袁天宁愿冒着风险的放水容回去,袁天也是不介意放她回去。

    所以说可千万不能够让水容给逃跑了。

    张老说道“不至于吧?做好防水工作不就行了,用不着在把袁噬先生给招来吧?”

    袁天说道“总之我的感觉很不好,小心一些总是没有错的,况且不光是有水容自己逃跑的可能性,这种天气青峦宗趁机搞偷袭也不是没有可能,咱们的警戒和防御可千万不能因为这场雨而松懈下来啊。”

    张老说道“你说的也有道理,我这就去看看。”

    袁天和张老都没有看到,在黑暗之中,水容深深的吸了一口越来越潮湿的空气,表情也开始变得越来越疯狂和狰狞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