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9章 水容的抉择
    袁天放下望远镜说道“我以前在老家的时候见过山洪,知道它的厉害,多大的石头都能带下来,山体的陡峭,在加上水流的冲击速度,使石头的速度很快,撞击力量相当的大。”

    张老说道“本来应该也扛的住,可是没想到堤坝旁边的山给崩了一块儿,从堤坝旁边的山崖上脱落了下来,大量的石头直接砸到坝上了,把坝砸塌了一小块儿,还砸出了几条裂缝,然后再水流的冲击下,溃口就越来越大了。

    这么大的雨和这么强劲的水流,咱们又没有什么实力高强的土属性或是水属性的修真者,也没有什么大型的设备,一时间根本就堵不上,而且在洪水的冲击下,这个溃口会越来越大的。”

    袁天说道“距离这里不远的地方就是灵石矿的矿坑,要是让山洪倒灌进矿坑里的话,以后可就有的麻烦了。”

    张老说道“是啊,堤坝这里的水太大了,根本拦不住,我已经把所有的土属性和水属性的修真者都派到矿坑那里去防御了,目前还能拦的住那些水,但是如果堤坝进一步溃决的话,那么洪水倒灌进矿坑应该是不可避免的了。”

    袁天的目光在雨幕中四处搜寻了一下,寻找着解决的办法,最终他的眼睛停在了那道已经崩塌了一块儿的山崖上,袁天幽幽的说道“如果我把那道山崖给彻底打塌的话,能不能挡住那些冲下来的山洪。”

    张老看了看后说道“应该可以,不过最好在距离堤坝比较远的地方打,否则很容易再次波及到堤坝,以后再建设起来会很麻烦的,只是距离堤坝越远的地方,山体相对来说就越厚一些,我去吧袁噬先生也叫来吧,你们两个一起出手,应该不难办到。”

    袁天说道“不必了,袁噬还在看着水容呢,那里也不能离人,我一个人就足够了,也就是多打几下的事情,用不着在把他给叫过来。”

    然后袁天从储存空间当中拿出了那把六品长枪,直接就朝那道山崖跃了过去,几次跳跃后,袁天在踏上山崖顶部的那一瞬间,他的双腿爆发出了最为强大的力量,将袁天整个人给推向了高空,袁天将枪头冲下,像陨石撞击地球般的猛然朝地面坠下。

    半截枪身入地,表面上看似乎并没有发生什么,但这道山崖的内部却是已经出现了很多大小不一的裂缝,枪头正对着的下方,更是被强大的劲气给几乎冲出了一口井,那些土石都变成像沙子一样的东西,一动就都成了粉末。

    袁天抽出长枪,抡圆了朝地面狠狠的砸了过去,这一次张老这里都能感觉到明显的震动,而且袁天还打出了一圈儿冲击波,这圈儿冲击波再雨中看起来十分的明显。

    然后这道山崖的表面上就出现了很多明显的裂缝,这些裂缝几乎都是从内部蔓延出来的,体积相当大的一块儿山体,已经到了几乎快要碎裂的局面。

    袁天再一次的将长枪狠狠的抡到了山体之上,此时山体再也承受不住这样的力量,纷纷碎裂开来,朝堤坝的前方塌陷了下去,袁天的反应速度相当之快,没花多少功夫就从那里脱身了,当他回到张老所在的那座瞭望塔后,山体的塌陷还没有全部完成。

    袁天就和张老一起欣赏着这个壮丽的景象,那些碎裂塌陷下去的山体都很碎,它们像是一大堆被人所推开的方糖似得,纷纷冲入了颜色跟咖啡一样深的山洪之中,激起的大浪比以往哪一次的都要汹涌。

    很快山体的塌陷就完成了,袁天的行为还造成了一定的山体滑坡,于是就堵的更死了,不会在有什么山洪冲入灵石矿中了,也用不着在担心堤坝扛不住的问题了,那些塌陷下来的山体在堤坝的前方形成了一道更大的堤坝,已经将山洪给牢牢堵在了外面。

    那里现在已经形成了一个堰塞湖,当水位上涨到一定的程度后,那些水就会随着山体上被袁天打出来的那个缺口,流到别的地方去,危机暂时是解除了,等雨停后,在开一条引流道将剩下的水全部排走就是了。

    张老看见事情终于解决了,长舒了一口气说道“还好有你,要不然这山洪今天可是挡不住了。”

    袁天说道“既然这件事情已经解决了,那我就在去看看水容那里了,有什么事情马上通知我就好。”

    张老说道“嗯,你去吧,这里有我。”

    就在袁天做这些事情的同时,水容那里也有了动作,水容看袁天急匆匆的离开了,似乎在纠结着什么事情,尸蟞王发现了她的状态,开始更加认真的盯着她。

    水容确实是在纠结着,她在纠结到底要不要强行逃跑,现在袁天走了,阻止她逃跑的最大障碍已经消失了,可是逃跑的时机却还不够成熟,没有明水,只有身后那堵越来越潮湿的墙壁。

    她是可以强行依靠这堵越来越潮湿的墙壁进行水遁,但那会对她的身体造成不小的伤害,特别还是在她身上还有伤势未愈的情况下,而且这种伤害有可能是不可逆的,没办法,水太少了,强行依靠这个水遁势必是要付出很大的代价的。

    而且之后还有可能会面临围捕,这样一来,如果逃跑不成功,那甚至连生命都会受到威胁。

    她不想断送了自己未来的修炼生涯,也不想拿自己的性命去赌,但她同样不想继续在这个地方待下去了,她不想再给自己的丈夫和青峦宗添麻烦了,她恨透了袁天,想要赶紧逃出这里,养好伤势,在同自己的丈夫前来报仇,将袁天剥皮抽筋,挫骨扬灰!

    她很清楚留给自己的时间不多,只要袁天一回来那就全完了,像这样的雨在短时间内碰见第二次的概率是可以忽略不计的,如果没有这场雨的话,那自己是绝对逃不出去的,自己必须要马上做出决定来,究竟是舍命一搏,还是继续被关在这里,等待着青峦宗和自己丈夫的救援或是赎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