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8章 毫发无损
    随着袁天不断的接近,越来越多的人确定了袁天竟然真的在这样的爆炸中全身而退了,他那矫健的身子不可能是一个身受重伤的人能做的出来的,而且居然还能护住梁诗婉,这不得不说是一个奇迹。

    张老先是站了起来,难以置信的确定了那确实是袁天之后,又重重的坐了回去,捋着胡须笑道“我就说么,你又给我表演了一次奇迹。”

    郭金愣了好一会儿后才说道“这……这都没事,我的天啊!”

    袁天回到了灵石矿,刚刚放下梁诗婉,莫笙冲过来一把就抱住了她,后面梁书鸣和尸蟞王以及更多的人也都赶了过来,张老和郭金他们此时也正往这里赶着。

    虽然袁天看起来是没什么事情,但目前谁也不敢真正肯定,因为还有一个梦魇一直萦绕在他们的心头。

    回光返照!

    有些重伤或是重病的人在生命的最后时刻,确实表现的像没事儿人一样,但持续的时间不长,用不了多长时间人就会迅速的濒临死亡。

    不过袁天绝对不会是回光返照的,他在最后时刻进入了储存空间,避开了爆炸的威力,储存空间是完全独立于外界的,别说是水容自爆了,就算是核弹炸了,袁天也根本不会受到爆炸的任何影响。

    而且袁天并没有受到什么太重的伤,根本就没掉多少的生命值,水容没和他打几下就炸了,梁诗婉也是,她除了有些受到惊吓外,几乎什么伤都没有受。

    莫笙抱着梁诗婉哭了一会儿后,突然开始仔细的查看起了梁诗婉的身体,梁诗婉此时也在感觉自己的身体哪里疼,因为在她看来,自己就算是被保护的在好,那肯定也会受伤的,那种程度的爆炸就算是被保护,也是没办法完全避免受伤的。

    不过梁诗婉并没有感觉到什么疼痛,但她的心里却又慌了起来,她知道身体没有什么疼痛的感觉一般是两种情况,一种是真的没有事情,另一种就是事情大发了。

    因为人体在遭受到重大打击的时候,身体处于自我保护,大脑会暂时切断疼痛的感觉,梁诗婉显然是更倾向于后者,她不相信自己真的一点儿伤都没受。

    梁诗婉看了一眼袁天后紧张的说道“袁天,你没事情吧?”

    袁天说道“我没事,你也没事,不用担心的,你真的一点儿伤都没有受。”

    梁书鸣和尸蟞王他们也都赶过来了,梁书鸣先是看了看他孙女之后,对袁天说道“袁天,你……你的身体怎么样?”

    袁天说道“我真的没事,现在雨还是这么大,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咱们先回去吧。”

    然后袁天他们直接去了就近的梁家,梁家的一部分房子虽然被爆炸给波及到了,所有的玻璃窗也都被震碎了,但剩下的房子还是很稳固的,进去避避雨也没什么,修复一下继续住人没问题。

    现在灵石矿的建筑风格都是这样,外表谈不上是漂亮美观,但结构强度都很好,要不然恐怕今天被水容自爆给震塌的房子还要多。

    袁天他们来到梁家后没过多久,张老和郭金他们就都陆陆续续的来了,小绿、黑寡妇它们也都到了,虽然袁天极力解释自己和梁诗婉都肯定没有事情,但众人还是围着他们俩检查了半天,在确定袁天和梁诗婉确实是没有任何的事情后,才算是放过了他们俩。

    张老惊叹道“袁天,你身上的那点儿伤还是之前跟水容打出来的,你居然真的在那场爆炸中没受伤,这……那场爆炸威力有多大我们都看见了,这简直是太让人难以置信了。”

    梁书鸣说道“这还不算是什么,最重要的是你怎么能将诗婉她保护的那么好,她真的一点儿伤都没有受啊!我真是想不明白这一点,就算是你把她给完全包了起来,她也不可能一点儿伤都不受,她跟水容的实力差距太大了,震也会震出内伤来的啊,这真是太神奇了。

    还得多谢你啊,要不是你的话,诗婉她可就死定了,诗婉这丫头真该好好的管教一下了,什么热闹都敢凑,你说你给我们添了多大的乱子?!莫笙你也是,为什么不看好她?”

    莫笙结结巴巴的说道“我……这不是子平身上还有些伤没好利索嘛,诗婉她身上的伤都好了,我就主要顾子平了,一不留神就让她……她给跑出去了,等我追出去的时候她已经在水容手里了,我以后一定注意,一定注意,袁天,阿姨真是谢谢你了。”

    梁诗婉也说道“这不怪我妈的,是我自己太任性了,我……我这不是担心爷爷你和袁天么,我就想看一眼是什么情况后就走,没想到……没想到直接就被抓了。”

    袁天说道“好了,这件事情谁都不怪,主要是今天这天气实在是太邪性了,我长这么大,今天的雨可以说是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了,而且谁也没有想到,水容那家伙竟然能靠潮湿的墙壁就进行水遁逃出来。

    还有要是我能够一直守在那里的话,水容也逃不出来,不过当时我去处理堤坝的事情了,就是让水容抓住这个机会她才给跑出来了,所幸咱们这次没有人员阵亡,这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张老说道“袁天,你又救了大家一次,要不是你的话,水容在这里一但自爆,真是不知道会死多少人,我真的很好奇你究竟是怎么在那种情况下,还能够做到全身而退的,诗婉她更是被你保护的近乎于完美。”

    梁诗婉也是说道“是啊是啊,我当时好像有一阵感觉非常的舒服,我都以为我那时候已经死了,已经去天堂了呢,后来就开始往下掉了,从爆炸里掉出来我竟然一点儿难受的感觉都没有,身上一点儿伤都没受,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啊?”

    袁天笑着说道“我嘛,总得有点儿手段,我要是真能让水容给我一下就搞死了,那我还凭什么和整个青峦宗对抗呢?至于你你说的那种很舒服的感觉,我只能说是幻觉了,在那种情况下,你什么幻觉都有可能会出现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