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2章 消失的袁天
    袁天的蚂蚁之力和甲虫之甲全部升级到七级后,他的实力再次有了很大的提升,他跟周元说的那些话所言不虚,他现在确实有击败木伏的信心。

    原来就能跟木伏打个平手,现在死亡虫之电和蚂蚁之力以及甲虫之甲等三个虫族天赋都升到了七级后,近战和远程攻击的手段都提升了很多,没有理由会败于木伏的手下。

    袁天迎着清晨的微光,迅速的离开了周家,依旧是没有任何人发现他的踪迹。

    袁天走后,周元依旧沉浸在袁天刚才对他说的那些话里,他身旁的周继腾感叹道“这才是真正的天才啊!想想我以前可真是太可笑了,爷爷,我恩公他刚才对您说什么了?这么怎么神神秘秘的?”

    周元依旧在消化袁天刚才说的那些话,没有注意到周继腾,周继腾疑惑的又说道“爷爷!您这是怎么了?”

    周元反应过来后说道“哦,没什么。”

    不过之后周元又觉得这件事情应该跟他说说,于是就又说道“刚才袁天先生跟我说,他现在的实力已经不是地阶初期了,他前些天刚刚突破到了地阶中期。”

    周继腾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心情复杂了好一会儿后才说道“我……我现在跟人家比起来更像是个垃圾了。”

    周元叹了口气说道“你就是你,不要跟别人比,否则你迟早会被气死的,而且,袁天先生他还说自己的实力绝对会是地阶中期中的霸主,就算是越级跟地阶后期甚至是地阶巅峰打起来,也不一定会输。”

    周继腾无语了好一阵儿后说道“我怎么……怎么就……就相信了他说的话呢?”

    周元也是说道“我也信了,可能袁天先生做出的奇迹太多了吧。”

    周继腾说道“爷爷,要是我身上的伤最后没能完全康复,那您还会帮助他对付青峦宗吗?”

    周元说道“怎么说呢,可能……可还会吧,当然了,这个主要得看形势,不过反正我是不可能去帮青峦宗的,这是底线,所以无论如何咱们周家至少都会是个中立的局面。

    要是你的身体真的被治疗好的话,那我自然是敢赌上一切的陪袁天疯上一把的,只要你好了,我们这些人真的无所谓的,再说了,要是你好了我却是出尔反尔了,那肯定是和袁天结下大仇的,那种事情我是不会去做的,我也根本就不是那样的人。

    好了,不说这些了,我去找人在好好的看看你的身体,这一次无论如何,这个恩情,我周元都承下了。”

    过了一阵子后,经过专业人士的确定,周继腾的身体确实是恢复了一部分,虽然恢复的不是很多,但确实是在恢复了,而不是以前那样的毫无动静。

    周元得知这个消息后心中的最后一丝顾虑也终于落了地,无比欣慰的笑了起来,笑着笑着他却是突然想起来一件事情,脸上的笑容也渐渐的消失了,他想起来袁天究竟是怎样避开所有的岗哨来到他的办公室中的?

    这个问题可马虎不得,这次是袁天,而且袁天没有敌意,下一次可就指不定是什么人了,所以木伏赶紧对昨天晚上的所有岗哨都进行了检查,当然他也没有明着问,只是旁敲侧击的问了一些问题,结果却是一无所获。

    之后不甘心的周元,又将整个周家的所有公开的和秘密的监控全都命人检查了一遍,结果仍然是一无所获,所有的监控都显示昨天晚上和今天清晨时分相安无事,什么异常的东西都没有出现过,可是袁天却是活生生的出现在了周元的面前。

    周元和周继腾都不信这个邪了,他们周家的防御虽然不敢称之为顶尖的,但做的却也是相当好了,可一个大活人来了,之后又走了,他们不相信一丝一毫的痕迹都流不下来。

    所以他们祖孙俩亲自查看了监控,重点查今天清晨袁天离开时的监控,没有,结果却仍然是什么都没有,袁天就像是从来都没有来过周家一样,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最终他们全都放弃了,只能用可能这就是地阶强者的本事来安慰自己了。

    不过周元对于周家的防御体系决定要来一次大清理,宁可错杀,不可放过,当然也不是真要杀人,他只是准备把那些以前有过劣迹,并且新调查出来有问题,或者只是怀疑有问题的人员全部撤换下去,监控系统也要更新,增加清晰度,并且增加监控的数量。

    袁天回到灵石矿的时候,还赶上了早餐的尾巴,本来他也没想要吃的,可是碰见张老以及梁书鸣还有郭金他们正在吃早餐,袁天索性也就跟他们一起坐下吃了些。

    张老说道“袁天,周家的事情怎么样了?”

    梁书鸣和郭金现在也是这里的重要人物,所以有些事情他们也是知道的,用不着避什么嫌。

    袁天说道“搞定了,周家的家主周元承诺,如果半个月后周继腾的身体完全康复了,那他就会命令周家加入咱们,听从我的命令,与咱们共同对付青峦宗。”

    张老有些诧异的说道“这么快?”

    郭金说道“周家的天才周继腾的身体不是被废了么,袁天又掌握着那么神奇的手段,周元不答应才是怪了呢,我当初也是这样,只要能让我恢复,就是以后都给你卖命又能如何?你们这些一直健康的人不会理解这个的,我可是深有体会啊。”

    张老这时苦笑道“说真的,我能理解,而且可能比你理解的更加深刻,你好歹还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儿,可我呢?想当初我也是地阶实力的人啊,莫名其妙的实力就开始下降了,到现在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袁天早就给我看过了,没用,连袁天都搞不定,估计我到死也就是这样了。”

    他们这才想起来张老以前也有过辉煌的时候,确实,要说苦没人能苦的过张老,别人就算是被打的才废,好歹也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儿,对症治疗的话还是有希望能够康复的,可张老呢?天知道他这是怎么回事儿,根本就是毫无希望可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