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5章 劝说
    木伏说道“大长老,你……你……”

    木允惨然一笑说道“被袁噬给干了一锤,不过没事,还要不了我的命。”

    然后木允给木伏递去一个眼色,木伏看了看周围的那些人,然后对他们说道“你们先出去吧。”

    待周围的那些人都离开后,木允一边儿往出咳着血沫子一边儿对木伏说道“宗主,走吧。”

    木伏说道“走?现在还能去哪里呢?再说袁天到底还是留了一手,他们有足足六个地阶,而不是五个,四个在这里,还有两个在其它地方战斗。

    而且袁天的实力太强了,别说是我了,就算是咱们俩一起上也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我本来以为他的实力已经增长了很多,那就是他的最强实力了,可没想到他一直都是在扮猪吃老虎,之前他一直都在隐藏着实力,之前咱们俩和他交手,他表现出来的实力至少也是地阶后期。

    我真的想不明白他的实力为什么会增长的这么快,难道他是返老还童的人不成?难道他年轻的皮囊下隐藏了一个老家伙的灵魂不成?有他在,我如何能走?

    他们的推进速度快的完全超出了咱们的想象,超出了咱们的反应,青山被杀引起的大战更是打乱了我全盘的计划,现在敌人已经几乎快要完成对咱们青峦宗的包围了,四个方向,四个地阶,无论是哪一个我都没有能够必胜的把握,我怎么走?走了又能去哪里呢?”

    木允说道“正是因为如此,您才更需要走,留下来只有死路一条,青山和水容没了,我也受了重伤,现在能够扛大梁的人就只剩下您了,青峦宗不能亡啊!

    您现在就走,带着咱们宗内的精英走,离开这个地方,天下之大,只要逃出这里了,哪里不能去?您虽然不是袁天的对手,可好歹也有地阶中期的实力,放在外面就算是不能称雄称霸,好歹也不会随便让人给欺负了,只要能够逃出去,东山再起也未可知。

    就算是您没有办法报仇了,那还有木槿,还有咱们宗内那些天赋高强的人,总有一天还能够在强大起来的,总有一天还能打回来报仇的啊!”

    过了一会儿后,木允见木伏依旧还是沉默着,不由得说道“宗主,失人存地,人地皆失;失地存人,人地皆存啊!”

    木伏终于说话了,他说道“现在就走,还为时过早吧……”

    木允听出了木伏说这话里面带着的勉强,木允说道“我们已经失去了很多的机会了,如果我们从刚刚开战就走的话,咱们的损失会小的多的多,东山再起的可能性也会大的多,不过事已至此再说什么也没有用了,不试一试谁也不会就这么一走了之的,谁也不舍得就把自己的家业这么拱手送人。

    可现在是最后的机会了,一但让袁天他们打进了我青峦宗内,那一切就真的再也无法挽回了,看现在的情况,明天早上,甚至是今天的半夜袁天就会将战场推进到青峦宗内来,到时候就是想走也走不了了,时间紧急,还是赶紧准备走的为好,咱们真的已经不可能守的住了。”

    木伏说道“我走了,留下他们在这里拼命,这……”

    木允说道“这没什么,宗主,我说这话不是我也想要走,咱们青峦宗必须要有人能够拖住并且吸引袁天的注意力,否则您们很难逃的出去,我留下。”

    木伏一听这话想要说些什么,可是木允却挥手说道“闭嘴,您先听我说完,虽然我身上现在有不轻的伤势,可是这没什么,我已经不打算再活下去了。

    我知道您那里有一种丹药,虽然我不知道它叫什么,但我却知道它可以在一定的时间内压制住我的伤势,让我的实力提升一个等级,达到地阶中期。

    虽然这种丹药应该很宝贵,但还是请您给我吧,我来帮您挡住袁天,地阶中期,应该也能够拖上一会儿了。”

    木伏说道“不错,我是有这种丹药,可是你可知道,这种丹药正常人吃下去,等药力消失之后,会有时间相当长的一段虚弱期,地阶初期实力的人过后能保持住玄阶后期就不错了。

    而且这种丹药对人身体的伤害很大,过后需要精心休养,否则很容易就会落下后遗症,这还是正常人,如果就以你这种重伤状态使用的话,到时候药力一过,就算是袁天没有把你怎么样,你也根本爬不起来了,恐怕以后也别在想修炼了。”

    木允无所谓的笑笑,然后说道“宗主,我之前已经说过了,我已经不打算再活下去了,爬不起来就爬不起来,不能修炼就不能修炼,反正我也不打算活了,顶多最后就是袁天把我凌迟处死罢了,我不在乎这些。

    自打我被袁噬所重伤之后,我便没打算再继续活着了,若不是暂且留着我这条命还有用,若不是我还要去拖着袁天,我在当时就跟他们死拼到底了。

    宗主,我听命于您一辈子了,今天您就听我一回吧,您走,把药留给我,我替您去死!”

    木伏动摇了,原本在他心中还存留的一点儿与青峦宗共存亡的决心,终于在木允的劝说下渐渐的消失了。

    木伏仿佛自言自语一般的说道“走,如何走?包围已经……”

    木允这时候笑了,笑的非常的肆无忌惮,木伏看出了那是对自己的嘲笑,他突然意识到木允可能知道什么。

    木允笑着说道“宗主,您的隐瞒我可以理解,可是到了现在您还要装,这可就让我有些看不起您了,如何走?咱们青峦宗有地道,虽然已经被袁天的人给摧毁了不少了,但可是还有一条绝密的地道存在。

    这条地道虽然不是很大,但却只有您一个人知道,我相信袁天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知道,也不会发现这条地道的,您靠它,在加上我去吸引袁天他们的注意力,应该是能够逃的出去的。”

    木伏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你……你是如何得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