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8章 木槿的偷袭
    木槿的那些死忠护卫们很快就全都被干掉了,小绿押着木槿回去复命,此时四个方面的部队全都已经涌进了青峦宗内,到处都是战火,不过青峦宗也只是垂死挣扎罢了,面对蜂拥而至的敌人,他们的挣扎显得是那么的苍白无力,青峦宗已经无力回天了。

    可能因为是木槿的缘故吧,小绿他们遭到的袭击要比别人多一些,不过现在的青峦宗已经没有能够挡的住地阶强者的人了,小绿可以说是已经可以再现在的青峦宗内横行无阻了。

    大多数人根本就靠不到小绿那里,远远的就被其他人给灭了,有侥幸近身的,小绿也不过是随便动动手而已,他们根本就构不成任何的威胁,所以小绿押着木槿大摇大摆的朝袁天靠拢了过去。

    在半路上木槿突然对小绿说道“是你杀了我的父母吗?”

    小绿说道“在这场战斗当中我杀过的人很多,男女老幼全都有,所以我并不知道谁是你的父母,可能他们真的死在了我的手下吧。”

    木槿说道“不是可能,一定是你,你知道那些僵尸吧?在混战当中我见到它们都去围攻你了,那些僵尸里面就有我的父母。”

    小绿说道“那些僵尸已经全都被我干掉了,看样子你的父母似乎真的死在我的手里了,对此我深表遗憾,但也仅此而已,这是战争,不是小孩子过家家,不过我还是很好奇他们为什么会变成僵尸。”

    木槿说道“我不知道,不过也许对他们来说,现在的结局才是最好的。”

    小绿说道“其实已经变成僵尸的他们跟死了是没有任何区别的,你不必替死人烦恼。”

    木槿摇摇头说道“你不懂,你有父母吗?你又有兄弟姐妹吗?”

    小绿若有所思的说道“算是有吧,不过那都是很早很早以前的事情了,应该是我的母亲在怀孕后杀了我的父亲,她在生下我们后也应该死了,然后我的兄弟姐妹们现在只剩下了我一个,如果不是遇见了我的老板的话,我估计早就死了。”

    对于这一点来说小绿倒是没有说假话,它的本体是一只翠绿色的螳螂,在螳螂当中就是这个样子,母螳螂会吃掉公螳螂。

    木槿说道“唉,看来你也同样不幸,难道咱们修炼界当中的人都是这个样子的吗?”

    小绿说道“咱们修炼界里的人是不是都这么不幸我不知道,但如果你继续往出拿把小刀的话,你就会很不幸。”

    木槿重重的叹了口气,放下了自己的手,无力的垂了下去。

    小绿从她的兜里掏出了那把柳叶一般的小刀,用手用力的一捏,松开手后那些近似铁屑的东西就飘落了下去,小绿说道“本来我还以为你的心理素质不错,在这种情况下还敢跟我说这么多闲话,不过现在看来你的心理素质真的是太好了,之前是我小看你了,你在这种时候居然还敢想着要偷袭我。

    其实你就是在怎么转移我的注意力也没有用,因为你根本就伤不了我,咱们俩之间的实力差距实在是太大了,就算是我站在这里让你用拿把刀捅我,我都不会受到任何的伤害,往任何地方捅都是这样。”

    木槿冷冷的说道“呵,有种就让我来试试。”

    小绿说道“可以,但你捅我一刀,我就会以相同的力气往你身上相同的地方捅一刀,放心吧,我的力道会拿捏的非常准确的。”

    木槿不敢在说话了,因为她发现正押着自己的这个人现在已经明显的不快了,要是在折腾下去的话,木槿不敢想象他会对自己怎么样。

    木槿闭上了嘴,开始观察起来沿途看到的一切,她的心中不在想着该如何偷袭小绿,然后再逃离这里了,她知道这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心中没了所想的事情,腾出了地方,木槿想起青峦宗将亡,自己的爷爷估计也是凶多吉少,在加上沿途所看到的惨状,木槿终于是悲从心来,无声的流下了眼泪。

    小绿侧目看了她一眼,并没有在说什么。

    小绿他们最终来到了青峦宗中的一处高地上,在这里可以看到大部分的青峦宗,袁天就在这里,现在的战斗已经不需要袁天在参加了,他现在的任务就是站在这里观察着青峦宗,如果有什么地方遇见了一些麻烦的话,就引导闪电进行支援,其实到了现在与其说是战斗,倒不如说是在狩猎。

    小绿对袁天说道“主人,木槿已经带到。”

    袁天说道“好了,你去忙吧,帮他们赶紧解决战斗,在中午的时候我希望这里基本上能够平息下来。”

    小绿领命后就带着人下去了,此时这里就剩下袁天和木槿,以及十几个正在等候袁天命令的人。

    袁天挥手在一处地区降下了几道闪电后对木槿说道“大小姐,我们又见面了,我记得我在上次袭击青峦宗的时候就跟你说过我们马上就会再见的,现在你知道我所言不虚吧。

    我也说过我会以一种碾压青峦宗的态势解决这场战斗,这件事情也变成了现实,我还说过让你早点儿离开这里,但你没有听我的话。

    我上次的时候放过了你,同时也说过下一次就不会再放过你了,不过你很幸运,我答应了你爷爷留你一条性命,你的爷爷花钱买下了你这条命。”

    木槿说道“我爷爷呢?”

    袁天说道“他死了。”

    木伏突然笑了起来,流着眼泪的怪异笑容看起来有些疯狂,木槿还说道“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的。”

    然后木槿的脑后突然射出了一根细小的藤蔓,朝袁天的眼睛直刺了过去,袁天见状不为所动,在那根藤蔓达到距离袁天有一米远的地方后,突然被烧成了灰烬四散飞离。

    一道气浪吹过了木槿,木槿后退了两步,她的头发顿时散了开来,一小节柳树枝掉到了地上,袁天记得在很久以前的时候,木槿可是用这节柳树枝来偷袭过自己,时间过去了那么久,木槿还是木槿,柳树枝还是柳树枝,可是它却在也威胁不到袁天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