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萌妻十八岁 第六百二十六章 毫无睡意
    “那个,小伙子,你是谁?是潇彤的男盆友 吧?”

    颜潇彤的妈妈身体靠着桌子,一手扶住墙壁,一手拿着锅铲。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颜潇彤却在一旁烧水。

    这个问题?怎么回答?

    突然之间,查萧玉觉得他不知道如何回答了,他没有了开玩笑的心情。

    瞬间,他一下子就明白了,颜潇彤为什么需要当看护,需要帮别人做保姆。

    他再也没有疑问了,他完全可以体谅颜潇彤的生活方式。

    查潇玉的心,居然有一丝疼痛感。

    突然之间,他好像保护眼前这个女人。

    “阿姨,好眼力,我就是您的女婿——”

    “不是!妈,他不是的,就是一个半生不熟的人,他是和老板的朋友,送我回家的。”

    颜潇彤把今天发生的事情说得轻描淡写。

    她就这样告诉母亲?

    查萧玉苦笑了一下,想解释来着,但是,颜潇彤端了一杯水过来,说道:“喝水吗?我家里没有纯净水,只有自来水烧开的水,爱喝不喝!”

    “喝!”查萧玉接过她手里的水杯,趁机在颜潇彤的手上摸了一把。

    颜潇彤瞪了他一眼,不太高兴似的,说了一句:“跟我来一下。”

    查萧玉乖乖地跟了过去。

    颜潇彤来到了房间,猛然回头,抓住了查萧玉的肩膀,认真地说道:“不要把我的事情,告诉我妈,她有心脏病,不希望她着急,也不要告诉她,我没有学费了,她一直希望我能完成大学,找一份好的工作,赶紧买房成家。”

    看着如此认真的颜潇彤,查萧玉再也不能调皮和开玩笑。

    他沉默了。

    良久——

    点点头,而后,又开始开玩笑了,说道:“颜潇彤,所有的事情都可以答应你,只有一个问题不行,就是,我是你的男盆友!”

    “你本来就不是!在一个病人面前撒谎吗?”颜潇彤说完,才意识到自己说的好像是自己,她“哼”了一声,甩开查萧玉,走出房间。

    查萧玉嘴角上扬,又变得笑嘻嘻的,跟了出来。

    这时,颜潇彤的妈妈已经把菜热好了。

    三人一起吃着菜,菜很简单,味道也一般,只是,查萧玉觉得很有意思。

    晚饭之后,颜潇彤的妈妈犯困了,去了房间里,睡觉了。

    剩下颜潇彤和查萧玉在客厅里收拾桌子。

    颜潇彤打了一个呵欠,对查萧玉说道:“今天不用回去了,已经很晚了,我们这儿离你的酒店有点遥远,路上也不安全,这帮家伙,车子进不了我们这个地方,一定在大街上等你!”

    想了那一帮无间道,查萧玉有一种后怕,这要是被他们打了,那还不得死翘翘吗?

    查萧玉怕了,点点头,回答道:“好的,我不回去了。但是睡哪里?和你睡同一个房间吗?”

    “对!同一个房间。”

    颜潇彤就这样回了一句。然后走向客厅的一个破旧的柜子面前,打开,搬出一床被子和一个枕头,走向客厅的一边,往一个掉了皮的沙发上一扔。

    “查萧玉,你睡这里!”

    不是,睡这种地方?

    查萧玉第一次发现阿姆斯特丹人的待客之道呢。

    他一脸的疑惑之际,颜潇彤抱着另外一床被子,走向了客厅的一个角落里,那里就是两个凳子,上面搁着一块木板。

    颜潇彤将被子扑了上去,迅速地躺上去,搭起脚,拿出手机,拨弄着。

    她就这样自娱自乐?怡然自得?

    颜潇彤有时候居然还笑了起来。

    这样的环境,她还笑得出来。

    查萧玉摇摇头,苦笑了一下,躺了上去,躺在沙发上,真的困了,闭上了眼睛。

    一会儿,不知不觉中,查萧玉已经睡着了。

    颜潇彤看了看, 赶紧把灯灭了。将手机放在一旁,闭上了眼睛。

    慢慢地,颜潇彤也睡着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查萧玉有一些内急,拿着手机,起床,去了一趟卫生间,再回到客厅时,眼睛无意识地瞟了一下颜潇彤睡觉的额地方。

    这个女人,居然还踢被子呢。

    查萧玉想了一想,还是走了过去,伸手,将她的被子往上拉,这个女人,喜欢趴着睡觉吗?

    就在这时,颜潇彤“嗯”了一声,紧接着翻身,天啦!眼前的一幕,让手机光线之下的查萧玉闭上了眼睛。

    深呼吸了一下,他慢慢地睁开眼睛,将被子拉上去,可是,颜潇彤的腿,又踢了一下。

    被子又下去了,她的白皙的胸脯裸袒露在查萧玉的眼前。

    天啦!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完美的胸部,挺拔,圆润,峰尖绯红……

    看到这时,查萧玉屏住了呼吸。

    他能够听见自己的心跳加速,这深更半夜,孤男寡女,共处一室,面对诱惑,怎么能控制得了?

    他慢慢地低头,他的唇,凑了上去——

    不能!不能这样的!这不是流氓吗?

    查萧玉控制住了自己的行为,他的脸长得通红,停住了,他的唇,停在了颜潇彤的双峰的上方,不到一厘米处。

    “嗯——”

    就在这时,颜潇彤的身体伸了一个懒腰,身子往上挺了一下。

    这一下不得了,她的峰尖塞进了他的嘴里。

    查萧玉愣住了,赶紧张嘴,松开,往后退,几乎是浴火浑身,他努力克制自己,双手撑住了床铺。

    他想。不能乘人之危!

    “嗯——给我——”

    这时,颜潇彤发出了梦呓。

    什么给她?

    让他给她吗?

    如果是这样,他非常愿意。

    还是不行!

    查萧玉犹豫了,他还是不想这样对她,他在乎她了。

    查萧玉一狠心,转身。

    这时,颜潇彤伸手,抱住了他的腰部。

    查萧玉一个踉跄,往后一倒,倒进了她的身体之上,他翻身,想爬起来,可是颜潇彤环住了他的脖子,嘴唇,凑了过来,火辣辣地吻住了他的唇。

    颜潇彤很热情,她的吻,有力而热切,时而挑逗,时而欲拒还迎。

    查萧玉喜欢得不得了。

    他终于写下了防备,放下了担忧和种种,奋力迎合她的热吻。情到深处,查萧玉的身体有了异样的反应,他是男人,热血男儿,怎么能只是接吻而已?查萧玉紧紧压住了她,进了她的森林深处,兴奋地,无休无止地探寻秘密。

    “流氓!”

    这时,颜潇听彻底清醒了,她一把将查萧玉推开,赶紧裹紧了被子。

    坐起,瞪着查萧玉,骂道:“你干什么呀?怎么可以这样对我?把我当成什么了?”

    颜潇彤居然有几分委屈一样。

    查萧玉急了,解释道:“不是这样的,潇彤,本来,我只是帮你盖被子,谁知道你的那个自己塞进了我的嘴里,然后,我——”

    查萧玉说到这里,立马打住了。

    不能说这个,更会讲不清楚的。

    完了之后,颜潇彤不依不饶,问长问短,查萧玉没辙,只好把整个过程一五一十地说了。

    结果是颜潇彤不相信,一点也相信她会那么主动?

    任查萧玉如何发誓,解释,不是他侵犯她,而是她勾引他,颜潇彤打死不信。

    她可能是真的在睡梦中。

    查萧玉也就算了。

    “好吧, 我错了,我不该欺负你,不该吻你,不该和你上床,不该——”

    查潇玉几乎想说好几个不该。

    颜潇彤球儿打了一个呵欠,往床上倒了下去,一下子的功夫,打起了呼噜。

    不是——

    查萧玉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这样的情况也有吧?

    她忘得这么快?

    刚才不是明明在生气的吗?她刚才明明火辣辣地更主动呢。

    查萧玉俯身,弯腰,将他的被子拉了上去。

    回到了自己睡觉的地方。

    查萧玉躺在床上,毫无睡意。

    他的脑子里,全部是颜潇彤的一切,她的嘴唇,她的前面的坚挺的双峰——

    想到这里,查萧玉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

    想什么东西?再这样下去,真的会成为流氓的。

    查萧努力克制住自己的*,努力让自己睡着。

    终于,房间里的两个人,终于打起了呼噜。

    直到天亮,还在有着节奏的打折呼噜。

    “潇彤!潇彤——”

    这时,一声声凄美的喊叫从房间里传了出来。

    颜潇彤和查萧玉同时惊醒。

    两人滚下“床”,往房间里跑去。

    一开门,发现颜潇彤的妈妈跌在地上,痛得脸色苍白。

    “不好!赶紧送医院!”

    查萧玉一眼看出来了,阿姨摔跤了,腿伤加剧了。

    腿痛这种病,很危险的,动不动就会有生命危险。

    查萧玉赶紧 抱起阿姨,往外面走去。

    可是,他的举动,被阿姨阻止了。

    “别自作主张了!放我下来,把我放在床上就好了。”

    颜潇彤的妈妈语气并不是很好。

    她也不说理由,颜潇彤也沉默了。

    查萧玉一下子句明白了。

    他背着颜潇彤的妈妈继续往前走。

    一边走,一边说道:“阿姨,我是潇彤的男盆友,还不能帮您付医药费吗?再怎么说,我也是公司的一个总裁助理,这点钱有的。”

    “那,我以后还你钱!”颜潇彤大声说了一句,和查潇玉一起,走了出来,拐了还几个弯,终于来到了柏油路,伸手,拦了一辆车,一起扶着颜潇彤的妈妈坐上了车,前往医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