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愈颜水
    “李妈知道了。”

    洛星迟这才笑了:“嗯,李妈你赶紧回去吧,我差不多要忙了。”

    “好,小小姐,你照顾好自己啊。”

    “嗯。”

    李妈刚走,承渊殿的楼月匆忙往落央亭这边跑来。整个承渊殿,也就楼月会和洛星迟说两句话。

    楼月没见着洛安芙便问洛星迟:“咦,我听说安芙小姐在这的,这会怎么不见人呢?”

    洛星迟撇撇嘴道:“刚走,去修德堂了。”

    楼月捂着肚子,面露难色。“沈大夫吩咐我把这愈颜水交给安芙小姐的,我这会又……”楼月话未说完,肚子又是一阵绞痛,实在是忍不住了,把那一只白瓷瓶塞到洛星迟手里,“你先帮我拿着。”

    楼月说完便往茅房跑去,跑了几步后又不放心,扭过头来叮嘱她:“这愈颜水可是沈大夫亲制的,贵重得很,你可得仔细拿好了。”

    洛星迟看了看手里的白瓷瓶,这愈颜水就相当于现代的护肤品吧,听说沈大夫配制的愈颜水无声无味、养颜美容效果极好,专供宫里妃子或公主用的。想不到这洛安芙能有这么大面子弄得到这东西,应该花了不少钱吧。

    无声无味……洛星迟看了眼斜前方的假山水池,憨厚的脸上露出一抹狡黠的笑容。

    立于假山后只露出半个身子的白衣男子在洛星迟看过来之时,身子往假山里又走进一步,此时假山完全挡住他的身影。

    洛星迟把带来的水壶里仅剩的水一口气喝完,打开那白瓷瓶,置于鼻下嗅了嗅,果然是无声无味,小心翼翼将愈颜水倒进水壶里,又跑到那假山水池边,把白瓷瓶装满。

    一切搞定后,她眼睛左右扫视了一遍,心道没人,脑海里又冒出了鬼主意。“阿弥陀佛……呸!”没错,洛星迟往那白瓷瓶里吐口水。

    假山后的顾隐瑾一袭雪衣,玄纹云袖,衣袍微翻,袍内露出金色镂空如意纹镶边,姿容盖世,极其俊美。方才洛安芙主仆说起他时,顾隐瑾冷清的神色未有一丝松动,此时听到洛星迟淬唾沫之声,如墨画般的俊眉终于蹙了起来。

    洛星迟浑然不觉,得意地摇了摇那瓶子,想象洛安芙每日将这“愈颜水”涂抹于脸上的情景乐得不得了。

    “星迟快,把愈颜水给我,我得赶在上课前将它拿给安芙小姐。”解决完三急的楼月回来了。

    洛星迟将那瓶子交到楼月手里,满意地伸了个懒腰,便往玄医堂走去了。

    她为什么要来承渊殿做杂工,一是为了挣钱,二是为了学医。想要在这里生存下去,总要有一技傍身啊,所以她特意要求负责玄医堂的杂事就是为了方便学医。当然,她并不是光明正大坐在课堂里听课,而是躲在窗外偷听。

    这个奇怪的地方,只要有灵力,即使是个仆人他不修灵术也能得到人的尊重,没灵力的,就算是皇亲国戚也会被瞧不起。这幅身子好歹也是洛府的嫡女,却落得个做杂工,上个课都得偷听的地步,真是可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