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不就是榴莲吗
    洛星迟摸了下自己的脸颊,擦了偷偷掉包得来的愈颜水,脸蛋果然光滑了不少,肤色似乎也好多了。这愈颜水果真不是盖的,若她能学到配制愈颜水的方法就好了,这可是能赚大钱的玩意。

    在玄医堂偷听也有段时间了,学会了不少药理和制药方法,但医灵术她就学不到了。虽然那些口诀她只要听上一遍就能记得,但无灵力,哪怕她背完所有灵术口诀也是白搭。

    星迟还在现代的时候就挺想当个医生的,不为救死扶伤,只为自己病了痛了的时候能治好自己,不用因为生病时没钱治病又不明白自己身体到底怎么回事而担心受怕而已。虽然这个想法不够高尚,但一个凡事只能靠自己的孤儿有这种想法也是很正常的。

    在这个地方,没有医灵术,只懂制药和用药的本事估计只能当个卖药郎吧,可好歹也离医生这个职业近一步了,卖药郎就卖药郎吧。

    洛星迟轻笑一声安慰自己,此时李妈端着晚饭进来了。

    两碗大米饭、一盘蒜油炒番薯叶、一小碟酸萝卜,这顿饭对她们来说算是丰盛的了。

    李妈把筷子递给洛星迟说道:“这几天洛府上下忙得跟打战似的。”

    话说这两天洛府的人都没来找洛星迟麻烦呢,让她过了两天逍遥自在的日子。

    “他们在忙乎什么呢?”

    “明日府里举行个赏花大会,请了不少大官来呢,府内上下都在为赏花大会忙碌着。”

    洛星迟心道,难怪今晚回来路过后花园遇到洛奇枝、洛安芙姐妹俩在弹琴练舞,是打算赏花会上露一手啊。

    (洛奇枝是洛星迟堂姐,洛安芙是洛星迟堂妹。)

    “听说那个顾少将军也来。”

    顾少将军?就是那个顾隐瑾么?莫非这门亲事说成了?洛星迟撇撇嘴,反正不关自己的事,明日她还要早起去做杂工呢。

    李妈继续念叨:“也不知道是不是那个洛安芙和顾少将军的亲事说成了,所以弄个赏花大会庆祝下。”

    “不理别人的事了,吃饭吧,吃完早些歇息。”

    “诶。”

    第二日,启明星未消时分,洛星迟踏出挽星院。见洛府内添了不少奇花异石,碧树环绕、繁花缤纷,亭榭挂满锦笼彩灯,流光溢彩,地上皆铺红色锦缎,一派雍容华丽的景象。当然,除了她这个破落的院子。

    洛星迟耸耸肩,从后门出,往承渊殿走去。

    今日承渊殿有不少学生告假,尤其是女学生,几乎没人来上课。所以快到午时时分,承渊殿的管事便准许洛星迟回去了。

    洛星迟拿着笤帚往柴房走,突然眼前飞过一物件,险些砸到洛星迟。她还没看清是什么,就听到柔兰和楼月捂着鼻子对一老仆喊道:“快把这东西拿去丢了。”

    洛星迟闻到一股异味,定眼一瞧,这玩意,不就是榴莲吗!“这、是……”

    柔兰和楼月这才发现洛星迟的存在,可见方才柔兰拂飞这榴莲的时候根本没看到洛星迟。

    柔兰是殿里为数不多会灵术的仆人,自然高傲些,此时见到洛星迟,脸上浮出一抹嫌弃之色,并未出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