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拿命在赌
    洛安芙已经被丫鬟扶起来。

    而旁边的人听到洛星迟称柳氏为婶婶,都纷纷议论起来。

    “莫非她就是洛怀道的女儿?”

    “唤柳氏婶婶应该就是了,据说她天生无灵力。”

    “可惜了,洛怀道的灵术在临渊城可都是数一数二的啊。”

    “她娘亲是祈曼国的大美人,那灵术也是排得上名的。也不知为何,两人却生了个无灵力的女儿。”

    ……

    这些议论声听在柳氏耳朵里更是让她火冒三丈。洛星迟的娘亲星画在世时可是样样都把她比下去,即便的人走了,她也听不得别人夸星画。

    那柳氏憋了一肚子火,正欲拿洛星迟出气,手指翻了个诀。

    “咳咳!”洛怀远在不远处不轻不重咳了两声。

    这两声咳嗽让柳氏回过神来,此时府内人多,做过了就不好看了,她只好压下怒火。反正这舞是跳不成了,柳氏给翠芯和清芯打了个眼色。

    翠芯和清芯忙把洛安芙扶回房。

    洛星迟也不敢在这待着了,连忙起身跑回挽星院。

    亥时,热闹了一天的洛府终于安静了下来。

    洛星迟拿出那黑罐子跟李妈道:“李妈,我今天在承渊殿里拿来了一样很好吃的水果。”

    盖子一揭,榴莲特有的味道就弥漫整个院子。

    “哎呦,小小姐,这东西都馊啦!”

    “李妈,你这就不懂了,这东西闻着臭,吃着可香了。不信你瞧。”洛星迟咬了一大口榴莲肉。

    李妈将信将疑,正想伸手去接洛星迟递来的榴莲,就听到外头有脚步声。继而察觉到一股强劲的火灵气往屋里冲进来,李妈起身挡在洛星迟身前。

    “噗……”

    一股灵气正正打中李妈胸口,李妈当场吐出一口血。

    “好你个洛星迟,原来是你将那臭东西弄到我身上的。”

    门被强力推开,柳氏带着洛奇枝、洛安芙和几个家奴走进来,皮笑肉不笑地看着洛星迟。

    本来是因为今日洛安芙被洛星迟绊倒出了糗来找洛星迟算账,谁知走进这院子就闻到那股异味,才知道原来洛安芙纱衣上的东西是洛星迟弄上去的。

    “李妈,你没事吧?”洛星迟将李妈扶起来。

    不想洛星迟担心,李妈本想宽慰她,一张嘴却又是呕出一口血。

    “李妈!”

    在现代她是个孤儿,从未体会过亲情。穿越到这里,虽然洛星迟的父母双亡,但好歹有李妈在身边,尽心尽力照顾她,让她感受到亲情的温暖,在她心里早就认了李妈是她的亲人。见到李妈受了重伤,洛星迟又气又急,早已没有了一贯的憨厚模样,厉声道:“我说过要李妈平安无事我才会嫁进太师府,你们是忘了还是洛安芙想自己嫁进去?”

    洛安芙嗤笑:“你以为这事你能做得了主?”

    “只怕也不是全由你们做主!如果太师府的人知道你们的计谋……”洛星迟眼睛眯了起来。

    的确如果她跑出去跟太师府的人说出他们的计谋,司太师可能会从中阻拦,但就怕她们在这里直接将她和李妈二人灭口了。但是洛星迟实在是太气了,气得说出这简直是拿命在赌的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