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 晕倒
    宿香草,一种珍贵的香草。花朵细小雪白聚成伞形,叶子为红色呈圆形,叶面有白色云纹,一旦离开土壤就成干花状。

    洛星迟在玄医堂听先生说过,宿香草在一般情况下是没有香味的,但服用过宿香草的人便永远有清香绕身。

    这木匣子的确是宿香草,但不知为何此时会散发出如此浓郁的香味。洛星迟正想去拿那宿香草,听到外头两个丫鬟说话。

    “你可有闻到一股香味?”

    另外一个女声道:“似乎从这破院子里传出来的。”

    “进去瞧瞧?”

    洛星迟心惊,急忙把木匣子盖上,然而并没有将香味盖上,它还是一直往外渗出。

    院外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洛星迟一咬牙,打开盖子,将木匣子的宿香草往自己嘴里倒。

    宿香草都过了喉咙时,洛星迟感觉到一颗珍珠大小的东西顺着宿香草一起进了肚子。不过随着宿香草被吞下,那股香味倒是散去了。

    那两丫鬟已经走进院子。

    “嗯?香味好像没了。”

    “怕是从别处传来的吧,这院子多年无人居住,哪来的香味。”

    “咦,这门怎么是开的?风吹的?还是里面有人?”

    方才进来时洛星迟忘了关上门了,正担心她们两人要走进来,突觉丹田处爆发出一股热流迅速流向全身。这股热流来得又急又猛,不断冲击她的经脉,痛得她发不出声音,只觉得眼前一黑,整个人就失去了意识。

    “砰!”

    “什么东西?”黄衣裳的丫鬟问道。

    “唧唧……”一只老鼠从房里跑出来。

    “哎呀,是老鼠,好恶心。”红衣裳的丫鬟咧嘴道。

    “这里都快成老鼠院了,快走吧。”

    两人便匆匆离去。

    木匣子里又渗出一缕水蓝色光芒,渐渐汇成人形,借着月光能看清这人穿着一袭白衣,一头乌丝柔顺地垂于腰间。见他端详了陷入晕迷的洛星迟一会,身形一虚,又汇成一团水蓝光芒飞入洛星迟胸前那块水芸玉里。房内再一次陷入黑暗。

    洛星迟这一晕竟就晕了一个时辰方才醒来,醒来也没发现身体有什么不妥,猜想是一口气吞了太多宿香草导致的,也没多想,拍拍身上的灰层,摸黑回了挽星院。

    第二天清晨,洛星迟在睡梦中隐约听到一些噪音,她翻了两下身,睡得实在不踏实,只好起来了。

    她坐在床上凝神听了一会,听到府内家丁和丫鬟议论着今日圣旨就要到了。

    打从那日得知这消息,那柳氏高兴得嘴巴都快裂到耳根了,四处宣传那顾少将军看中了洛安芙,请皇上给他们赐婚。

    洛星迟觉得那柳氏有些脑残,皇上还没下圣旨呢,她就唯恐天下人不知到处宣传,也不怕让那太师府的人知道了来闹,也不怕有什么变卦。

    但她突然又意识到一个问题:怎么自己的听力突然变得这么好,听得到这院外的声音。

    直到这天晚上吃罢饭,她更加确定自己的听力真的比以前灵敏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