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 大婚之日(下)
    洛星迟轻哼一声上了花轿,一路锣鼓声、花炮声、震耳欲聋。

    行至大将军府,身旁有人提醒顾隐瑾踢轿门牵新娘子出来。

    踢轿门,顾隐瑾是照做了,但要牵洛星迟出来时,他素来平静的眉目微拧起来。

    片刻之后,他还是伸出修长、节骨分明的手撩开轿帘举至洛星迟眼前。

    洛星迟抿紧了嘴角,手搭上去,微凉的手温让她蹙眉,外头冷吗?他的手竟有些凉?

    洛星迟之前吃了宿香草,有股清淡香味绕身,其味清雅,似有似无,久闻而不腻,但是需要离她很近方才闻得到。

    此时两人牵着手,并肩走,距离更近了些。顾隐瑾不喜与人接触,牵着她的手后便闻到这股香味,微拧的眉头舒展开来。

    洛星迟蒙着盖头任由人牵着,将该走的流程走了一遍后便被送进新房。一个人坐在新房内百般无聊,把盖头扯下,自己从桌上找些吃的果腹。

    料想顾隐瑾没那么快回来,她坐在塌上歇息,不一会就见周公去了。

    “吱呀……”门开了。

    洛星迟听到声音惊醒了,没有睁开眼睛,但此时进门的应该是顾隐瑾了。

    “公子,不好了!”一个家丁冒冒失失跑到门口,被顾隐瑾瞪了一眼后,立马消声。越过顾隐瑾,他看到洛星迟眯着眼,样子像是睡着了。

    洛星迟原本想睁开眼的,突然冒出个人来,她索性装睡了。

    “何事?”

    “那个……”家丁停顿了一下才继续道,“公主喝醉了,在大堂闹着不肯走,要您过去。”

    房内陷入安静,片刻之后又想起脚步声,顾隐瑾走了。

    直到脚步声走远,洛星迟才睁开眼睛。

    她想起今天出洛府的时候听到的人群中的议论声。大概是两个女的在说顾隐瑾和公主是青梅竹马,顾隐瑾是宠极了公主,原以为顾隐瑾会娶公主,谁知道最后是娶了她。

    洛星迟很不解。那顾隐瑾是皇上身边的红人,为何皇上不将自己的女儿嫁给他呢?又想到顾隐瑾说的不是非她不可,而是非娶不可。莫非他是有什么苦衷迫不得已才娶自己的?

    当然,皇家之事本来就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大概因为各种利益关系害得顾隐瑾和公主这对苦命鸳鸯不能成双吧。所以顾隐瑾被迫娶了她,公主在他大婚之日伤心过度喝个酩酊大醉,就是不肯离开大将军府,顾隐瑾闻言匆忙赶去安慰公主了……

    洛星迟自己脑补出一部苦情戏,未了还同情了一下下顾隐瑾和公主。

    如果真是如此,那她就不用太担心受怕了。

    估计那顾隐瑾今夜是不会回来了。洛星迟把门关好,摘下凤冠,把脸上的胭脂水粉洗去,就钻进那锦被里去。

    新婚之夜独守空房,锦被那柔软舒适的触感却让洛星迟满足地呼出一口长气。活了两辈子,第一次睡到这么舒服的床,这大床最好永远属于她一人的……

    ***

    卯时,因为生物钟的关系,洛星迟醒了,睡眼朦胧之际见帐幔外有一个黑影。

    “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