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顾隐瑾可爱我啦
    洛星迟被那道黑影吓得尖叫出声,她昨晚睡之前明明是将门锁好的,怎么此时室内会有人?

    室内昏暗,她也瞧不清楚是谁,被吓到了,这一吓想象力就丰富了。不会是哪家千金嫉妒她嫁给顾隐瑾,派杀手来了结她的吧?

    “你是谁?别乱来啊,我可是少将军的夫人,识相点就快点滚!”咦,如果真如她所想是派来杀她的,那这话不就暴露身份了吗?洛星迟懊恼。

    “……”

    “顾隐瑾可爱我啦,你要是敢动我一根手指头,他一定会将你挫骨扬灰的。”事到如今只好继续恐吓了。

    “……”

    “告诉你,顾隐瑾可是很厉害的。”这人好像真的被她唬住了。

    “这点我倒是承认。”

    呃,这冷清的声音有点熟悉!

    只见那人甩一下袖,陶灯被点亮,昏暗的室内顿时通明。

    妈呀,他就是顾隐瑾!洛星迟想到刚才自己说顾隐瑾很爱她,瞬间羞红了脸,但还是嘴硬道:“我去,你不声不响站在那里想吓死鬼啊,进来也不敲下门。”

    “我进这厢房还需要扣门?”

    好吧,让他敲门的确有点那个了。“那你好歹吱一声啊。我……明明有落锁,你是怎么进来的?”

    吱一声?用词奇怪,但顾隐瑾听得懂她说什么。

    他昨夜才离开半个时辰,将公主劝回宫便回来了,却发现门已被锁上。他的内室连着隔壁书房,中间有道门互通,自然是从隔壁的书房进来的。洛星迟在内室塌上睡着了,他便睡在中房的罗汉床。

    这罗汉床睡得不舒适,他一大早就起来了,正欲进内室更衣便听到洛星迟的叫唤了。

    “我怎么进自己的厢房需要向你禀报吗?”

    听他语气变得严肃,洛星迟立马嬉笑道:“没有,不用,我就是刚才给吓糊涂了,请见谅,见谅哈。”

    “不见谅你方才就死了。”

    哇塞,这么凶干嘛?她好歹是个女孩子,这样凶她,她不要面子的啊!

    果然如传闻说的顾隐瑾冷酷无情,却独宠公主。想起他和公主,洛星迟又觉得他们可怜,无论能力有多强,身份有多高贵都无法主宰自己的婚姻啊。

    洛星迟已经信了自己脑补的那一套将军与公主的苦情戏,此时觉得他们有点可怜,就不计较顾隐瑾凶她了。当然,最主要的还是如果真计较了她也没好果子吃。

    沉默了半柱香时间,天亮渐亮,气氛逐渐变尴尬之际,丫鬟来了。

    今早洛星迟和顾隐瑾要去给公婆敬茶,所以丫鬟宵雨很早就将早膳端来了。

    宵雨放下早膳,欲服侍洛星迟更衣。“少夫人,让奴婢侍候您更衣。”

    洛星迟实在不习惯别人服侍更衣,婉拒了。“不用,我习惯了自己来。”

    宵雨也不坚持,退下了。

    洛星迟觉得奇怪,她怎么不服侍顾隐瑾更衣就走了呢?

    殊不知,顾隐瑾不喜与人有肌肤接触,向来也是自己更衣。

    用罢早膳,顾隐瑾便带着洛星迟到凌波院。

    见到公婆的第一面,洛星迟便察觉到这个婆婆不喜欢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