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埋怨昨夜没洞房
    堂上坐着三人,分别是顾隐瑾的爷爷顾老将军,他爹娘顾岸顾将军和秦氏。

    顾老将军一脸慈祥地看着洛星迟,顾岸脸色平静不带喜怒,只有秦氏的脸黑如泼墨。

    洛星迟低头撇撇嘴,看来是个恶婆婆没跑了。

    秦氏打从知道皇上给顾隐瑾和洛星迟赐婚之后就没睡过一个清心觉。

    秦氏一生最骄傲的就是生出顾隐瑾这么出色的儿子,她心目中的理想儿媳妇自然不能差到哪里去。原本顾隐瑾和太保苏府小姐有婚约,不过那苏小姐命薄早逝,可秦氏也未曾担心过自己儿子的婚姻大事。

    公主萧云幻自幼爱慕顾隐瑾,每次秦氏进宫,皇后总是笑称公主心在顾隐瑾身上,可惜公主尚年幼,皇上舍不得,不然早让顾府将公主娶进门。秦氏总想着这云幻公主早晚是自己的儿媳妇。

    前阵子顾隐瑾和皇上游御花园,那皇上却突然要给顾隐瑾赐婚。

    秦氏也是打听清楚了,皇上以公主年幼为由将公主排除在外,有意将吏部尚书的千金赐给顾隐瑾,但言语中还是看顾隐瑾自己的意思,让他去赏花会看看中意哪家千金,回去和皇上说了,皇上便给他赐婚。若是没看中,这事就先搁着也无妨。

    虽然公主这边是没可能了,但秦氏料想顾隐瑾再去挑也不会挑差到哪里去的姑娘。可她千想万想,就是没想到自己儿子会选中一个毫无灵力的废物。

    洛星迟将茶盏举在秦氏前面有半柱香时间了,秦氏跟落枕似的歪着脖子看都不看她一眼,也不伸手去接。

    顾老将军原本笑出褶子的脸拉下来了,顾岸见状轻咳一声,秦氏这才不情不愿将那茶盏接过去。

    敬完茶,顾老将军乐呵呵地跟洛星迟道:“如果阿瑾欺负你,你跟爷爷说,爷爷教训他。”

    “谢谢爷爷。”洛星迟点一下头,乖巧地说道。

    “哼!”秦氏鼻孔出气。

    顾老将军不满地皱眉,顾岸便瞪了秦氏一眼,秦氏也不做声了。

    洛星迟算是看出来了,三人里就顾老将军对她好点。

    顾隐瑾淡淡道:“我带星迟回去歇息,她昨日累着了。”

    顾老将军瞬间嘴角都快裂到耳根了:“去吧、去吧。”

    洛星迟红着脸低着头跟着顾隐瑾走出凌波院。

    “你胡说八道什么呀,什么叫我昨日累着了?”

    方才顾老将军那个笑容有点意味深长了,分明是误会了顾隐瑾的意思。可是顾隐瑾这么个说法,在这个特殊时间里,无论是谁都会误会的。

    顾隐瑾一脸平静反问道:“昨日你不累?”

    大婚那么繁琐的仪式,一整天折腾下来当然累。“累是累,可不是那种累!”

    “哪种累?”

    不就是那种事嘛,她也不怕说出来。“你那样讲,他们以为昨夜我们洞房了呢。”

    “难道新婚之夜不该洞房么?”

    “可是我们明明就没有!”

    “你想有?”

    洛星迟炸起来了,因为他的话,也因为他的态度。从头到尾只有她一个人激动,可顾隐瑾却还是平静地像在说今天天气不错,这让她很不爽。“我有说我想吗!”

    “你方才的语气分明是埋怨昨夜没洞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