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六章 危险(一)
    洛星迟眼睛瞪得圆圆的:“没罪没罪,你方才说什么?顾隐瑾拿了五十两银子给我用?”

    “是!”

    “呵……”洛星迟有种瞬间暴富的感觉,“那我们就在这儿吃吧,顺便再点过几个菜。”说完率先走进缘月楼。

    进了二楼雅间,洛星迟豪气地对小二说:“你们这有什么招牌菜都给我端上来。”

    “好咧!”

    “诶……等等、等等!”洛星迟到底是勤俭惯了,这招牌菜都点了不得花好多钱啊,三个人吃不了那么多,想想没必要啊。“我们就三个人,上五道菜就行了,一定要有那个荷叶熏鸭啊!”

    “得咧,这就给您安排去!”小二怕洛星迟又要少几道菜似的,急步走出雅间。

    很快伙计就端来了荷叶熏鸭、酱骨架、酱牛肉、酸醋鱼、地三鲜。

    缘月楼不亏是临渊城最有名的酒楼,每道菜都是色香味俱全。尤其那荷叶熏鸭,皮脂厚润,肉质鲜嫩,吃得洛星迟一本满足,打了几个饱嗝。

    看来嫁给顾隐瑾也是个挺不错的选择,不但能吃饱穿暖,还能去承渊殿学医,而且还给钱花。这些是她以前在洛府想都不敢想的事。

    喝了一壶香茶解腻,有些尿意。“我去方便一下,你们在这等会。”

    缘月楼的二楼均是雅间,由楼梯上去两边的雅间一样多,且布局一模一样。

    洛星迟去解了内急回来没留意,上了楼梯竟走错了边,去到原本她们雅间的对面一间雅间去了。就在她伸手欲推门的那一刻,听到里头传来说话声。

    “瑾哥哥竟然让她去承渊殿学医?”

    瑾哥哥、承渊殿、学医,这三个词让洛星迟不自觉蹙起眉,明知偷听不对,却神差鬼使地迈不开腿。

    阴阳怪气的男音道:“是,探子回报今早她就已经去了玄医堂。”

    “哼!”又是刚才那清脆的女音,“这洛府的女人果然都是不要脸的。那洛安芙在淑妃那和父皇纠缠不清,这洛星迟刚嫁给瑾哥哥,就让瑾哥哥把她安排进承渊殿。”

    父皇!莫非里头的人就是喜欢顾隐瑾的那个公主!竟然说洛安芙和皇上纠缠不清,那洛安芙什么时候勾搭上皇上啦?

    “看来那洛星迟也是个狐媚子,竟然让少将军帮她进承渊殿。”这是另一个声音了,洛星迟觉得说这话的是个宫女。

    “狐媚又如何,我既然能除得了一个,就能除得了两个。瑾哥哥只能是我的!”

    不好!洛星迟心中警钟大响,此地不能久留,转身就要跑,却撞到了端茶水过来的小二。

    “哐当!”茶盘茶具均落地,被撞到的小二叫道:“哎呦……”

    这雅间内说话的三个人发现外头有人,一身家丁打扮的王公公用灵力将门推开,看到坐在地上的洛星迟,灵力化成绳索将洛星迟拖进雅间,雅间的门也在洛星迟进去的那一刻又被关上。

    这缘月楼的人见惯了达官显贵,这雅间里面的人一看就知道非富即贵是不能惹的主,见这光景自然是不想惹事,立马跑个没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