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六章 寒疾
    秦氏听了萧云幻的话倒是很赞同:“我觉得公主说得对,若不是因为是皇上赐婚,这样的女人,我可不会让她进大将军府。”

    秦氏又看了看萧云幻,惋惜道:“可以我没那个福分,以前皇后你总拿阿瑾和公主开玩笑,现如今也只能是玩笑了。”

    皇后依旧笑道:“幻儿还少,还等得。若隐瑾不要了现在的夫人,休了,娶了幻儿,怕幻儿也是肯的。”

    “母后,你又笑话儿臣。”萧云幻害羞得剁了两下脚。

    “如若真能如此那就好咯,我肯定做梦都笑出声来。”

    ……

    因为离得有点距离,有大树挡着,她们三人也看不到洛星迟,洛星迟就坐在那大圆石上,背靠着树干静静地听她们三人讲话。

    一身玄衣的顾隐瑾忽然无声无息地出现在洛星迟面前。

    洛星迟见到顾隐瑾傻傻地冲着他无声笑起来,随后一只食指抵在唇间,示意顾隐瑾不要出声,又伸出小手去扯他的袍摆。

    有了刚才的经验,顾隐瑾不再俯身迁就她了。

    洛星迟也不恼,挣扎着站起来,发现顾隐瑾太高了,够不着他的耳朵,又爬上那大圆石,站在上面正好与顾隐瑾同高了。

    她附到顾隐瑾耳边道:“她们在说你哦!”

    一丝香气夹着酒味闯入顾隐瑾鼻间,然而他并没有因为洛星迟的靠近而感到反感。

    洛星迟却又开始揪着他的衣服往下拉,顾隐瑾不想让在谈话的人发现他们的存在,直接给洛星迟使了个禁言术。

    洛星迟张张嘴说不出话来,又乖乖下去坐在那大圆石上,扯顾隐瑾的袍摆想让他一起坐下来。

    可顾隐瑾不理她啊,依旧站得笔直,她也只好放弃了,落寞地收回小手。

    皇后依旧在和秦氏说笑,可渐渐秦氏就笑不出来了,反而越听越惊心。

    秦氏听了皇后和公主的话好似透着一股希望顾隐瑾休了洛星迟再娶萧云幻的意思,但实在分不清她们两人是真心还是假意。

    既然猜不透,又不敢明问,自然心烦气躁,且想到此番来意,总是这么闲聊讲不到点着上她也是心急。

    “以后的事谁都说不清。”皇后见秦氏开始心不在焉,知道差不多了,这才慢慢转问道,“近来隐瑾的身子可好?”

    “还是老样子,那寒疾实在顽固,时间到了就发作,靠着那御医的药也只能顶一阵。”

    “我正想着你怎么不进宫问我要火符石,还以为隐瑾的寒疾好了呢。”

    秦氏苦笑,顾隐瑾的寒疾从十岁开始就犯上了,每月十五月圆时总要发作一次,寻遍天下名医都没将他治好。可皇后的火符石却能在顾隐瑾发病时缓解他的病情。因此几乎每到月圆的前几日她都会进宫问皇后要火符石。

    可顾隐瑾大婚那日萧云幻公主赖在大将军府不肯走,虽然被顾隐瑾劝回去了,回宫后也是大发雷霆。这萧云幻是皇后的心头肉,公主不高兴了,皇后自然不开心。她怕以后皇后不肯给火符石,加上顾隐瑾让她别再进宫拿火符石,所以就没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