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七章 抱大腿
    可这寒疾实在厉害,不用火符石太过难熬。顾隐瑾是她的儿子,她舍不得让他受苦,所以今日皇后千秋过来祝寿,顺便厚着脸皮来借火符石。

    秦氏苦笑:“我倒是希望这寒疾能彻底断根,只可惜……”

    洛星迟坚持不住了,眼皮子越来越重,最后终于合上了。且无意识地往身边的顾隐瑾靠去,红彤彤的脸蛋碰到冰凉的衣料,有些贪恋这舒服的触感,索性伸出手将这冰凉寒抱住。

    顾隐瑾没料到洛星迟就这么抱着自己的大腿睡着了!试了两次想走开,可她就是紧紧抓住不放手,干脆就由着她了。

    那头皇后和秦氏聊完,也将火符石借给了秦氏,便都离开此处。

    而这边睡着的洛星迟抱着顾隐瑾的大腿一动不动,直到宵雨找到他们这边来。

    宵雨见到顾隐瑾任由洛星迟抱着他,满脸惊讶。整大将军府都知道顾隐瑾不允许别人靠近他的身旁,哪怕是顾老将军、顾将军和秦夫人,顾隐瑾都未曾与他们亲近过,这会竟然任由洛星迟这样抱着他的大腿,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公子?”

    顾隐瑾点了洛星迟肩膀地穴道,洛星迟双手松开,无力地垂下。

    “送她回府。”

    “是。”

    ***

    大将军府,听雪院的厢房内。

    顾隐瑾食指祭出一缕蓝色灵气飞入洛星迟的天灵盖。

    睡着的洛星迟幽幽转醒,醉眼朦胧看着顾隐瑾。

    “你长得真好看,我从来没见过像你这么好看的人。”

    顾隐瑾居高临下看着她,并不说话。

    洛星迟不甚在意,继续唠叨道:“是真的,你比谁都好看……”

    “你是谁?”

    “我是星迟啊!不是洛星迟,而是星迟哦,你要叫我星迟。”

    “不是同一个人?”

    “是啊,是同一个人啊。”

    顾隐瑾更加困惑了:“为什么想去学制药?”

    他娶洛星迟之前派人去查过,以前她只是在承渊殿做杂工,并没有去偷听过玄医堂先生讲课。但自从洛星迟因为抵抗嫁给司易辰被柳氏推进水池内起来后,就开始变得爱去偷听课。

    其他倒是没什么太大的变化,就是洛星迟在洛府不再像以前那样逆来顺受,可反抗也不明显。

    所以说最大的区别还是在她学制药这里。

    听太多洛星迟的奇言怪语,还有她写那些奇怪的字,加起来总让顾隐瑾觉得她不简单。

    “为什么学制药啊,因为我想学医啊。你知道生病的时候没人关心,没人疼的时候多难过吗?而且因为没钱看病,又不知道自己生了什么病,担心受怕是多无助吗?我不想再这样了,不想……我是个孤儿,但是有李妈,我……我要努力变强,带李妈离开……”

    洛星迟呢喃着,又一次睡着了。

    他以为这诱心术能坚持到一炷香的时间,想不到这么快就失灵力了。

    没查到什么实质性的东西,但是洛星迟的动机依旧和第一次在承渊殿见到她时一样。食指一勾,那蓝色灵气又从洛星迟天灵盖出飞出。

    难道是他多虑了吗?顾隐瑾看着躺在罗汉床上的洛星迟,小嘴微撅,带着一丝委屈。

    也不知为何他竟伸手拉起旁边的被子给她盖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