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八章 撒娇
    这酒虽可口,后劲却很大。洛星迟蹙着眉,嘟着嘴,翻了翻身,睡得实在不踏实,估计是头疼,难受得直哼哼。

    顾隐瑾看了一会,挥袖将灯熄灭,想回内室。

    就在灯熄灭的那一刻,黑暗中响起了呕吐声“呕……”

    手背的凉意和一股酸臭味让顾隐瑾脸色变得铁青。

    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的洛星迟死死地抓着顾隐瑾的衣袖,又开始翻江倒海地呕了起来。

    顾隐瑾控制住心里头涌起的恶心感和想要将她一掌拍死的冲动,退出一步。紧抓着他衣袖的洛星迟身子也跟着一半离开了那罗汉床,怕是他再退洛星迟就要掉下去了。

    顾隐瑾强忍着那股不适感,一手抓住洛星迟的胳膊将她往床里挪,随后抓住衣袖用力下一扯,锦缎应声而裂。

    正想抽身离去,那洛星迟却将那截广袖丢掉,一把抱住顾隐瑾的腰身,“呕……”

    顾隐瑾的脸色终于由铁青变为惨白!

    洛星迟却浑然不知,嘤嘤哭道:“好难受……好难受啊,呜呜……”

    不知为何,顾隐瑾心头一紧,想要推开她的手终究还是停了下来。

    一股酸臭味扑鼻而来,顾隐瑾实在是受不了,索性将外袍解开,洛星迟却像八爪鱼似的紧紧抓着他不放,最后费了好大劲才把外袍脱下。

    顾隐瑾完全没有意识到他对洛星迟的忍耐度超乎他的想象,而且极有耐心,若此时换成他人,怕早已死于他掌下。

    “头痛痛……”

    顾隐瑾将外袍脱下,洛星迟依旧往他怀里钻,抱住他撒起娇来,手脚也不老实,总是乱动。

    对面如八爪鱼般缠着他的洛星迟,顾隐瑾生平第一次涌起无奈感,可这股无奈慢慢变成了尴尬。

    洛星迟东摸西摸,最后的结果就是导致顾隐瑾呼吸粗重,惨白的脸色也变成了红色。

    顾隐瑾不明白为何会对如此脏兮兮的洛星迟起了反应,这完全超出他的控制。

    “呜……摸摸……头痛……”洛星迟抓住顾隐瑾的手搭在自己头上。

    顾隐瑾拼命按住那股冲动,调整了下呼吸,最后还是轻轻揉了揉洛星迟的头发,等她不吵闹了,才将手拿开。

    可是手一拿开洛星迟就开始哭闹,他不加思索地拍了拍她的背,略拙笨地安抚着他。

    等他意识到自己做出这动作之后也是懵了一下,可今晚已经对洛星迟做了太多出乎他自己意料之事,也不在乎多这一次了。

    ……

    天色露出鱼肚白,洛星迟慢慢转醒。

    “哎呀,头好疼……疼疼疼疼!”宿醉的后遗症,头疼欲裂。

    本来想爬起来的洛星迟索性又躺回去做挺尸状。

    慢慢回想自己昨晚是怎么回到大将军府的,还没想出个所以然来,手里摸到一样跟被子不同触感的布料。她拉到眼前看了看,这衣服有些熟悉!慢慢将衣服展开,举在自己眼前,看着这沾着污秽的玄色外袍,大脑停顿了一会,随后一个鲤鱼打挺整个人从床上弹跳起来。

    “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