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章 幼稚鬼
    洛星迟起床将弄脏的被子和衣服换掉,洗漱收拾好自己后,端起那碗解酒汤,凑到嘴边的时候停了下来。

    不对!她始终不敢相信昨夜自己吐了顾隐瑾之后不但没有当场被他打到脑残或者半身不遂什么的,而且他还吩咐人给自己送解酒汤!

    洛星迟盯着手上冒着热烟的解酒汤,一脸狐疑。不会是觉得打她嫌脏手,干脆送碗加了料的解酒汤把她解决了吧。

    越想越觉得有可能,洛星迟吓得连忙将碗放下,搜出一支银针探进那解酒汤里。

    “没毒!”洛星迟将目光转向那早膳,“莫非是在早餐里动手脚?”

    银针又将那早膳样样试了个遍。

    “都没毒!没道理啊……”

    “你在作甚?”

    “啊……”洛星迟被突然出现的顾隐瑾吓到再次尖叫起来,银针掉在桌上。

    “在试毒?”

    “呵呵……”洛星迟尴尬地笑了笑,“没有,正无聊呢,就随便戳戳。”

    “怎么不往自己脑袋戳戳,看能不能把自己戳清醒点。”

    呃!洛星迟扁扁嘴,暗道平时要么闷不吭声,一吭声就扎心。算了,看在他长得帅而且自己昨晚也过分了,她不计较。

    “若想杀你,你活不过昨晚。”

    好吧,她知道自己昨晚吐他身上是过分了,但是她喝醉了不受自己控制啊,真的为这事杀她也有点过了吧。

    “我这不是喝醉了嘛,不是故意……呃,吐……”见顾隐瑾皱起眉,洛星迟转口道,“而且我们是合作伙伴啊,怎么能随便就杀呢!”

    顾隐瑾在昨夜做出一系列自己都想像不到的事之后也是这样跟自己讲的。因为留着洛星迟还有用,所以他才忍住没杀她,做出那些自己无法解释的行为。

    另外还有一点也是他无法解释的,但是他刻意忽略了。

    既然知道这些东西没被下毒,洛星迟便放心地端起那碗解酒汤喝了起来。

    顾隐瑾在她连喝了两大口之后悠悠道:“药田里种有一种毒药,无色无味,用银针试不出来的。”

    “噗……”一道小水柱从洛星迟的小嘴里喷出,“咳咳……你不是说没下毒吗?”

    “何时说?”

    “你说如果你想杀我的话我活不过昨晚!”

    “所以这句话里有说我没下毒?”

    洛星迟哭丧着脸:“所以你下毒了!”

    顾隐瑾无视洛星迟一脸担忧和焦虑,依旧不紧不慢道:“我有说下毒了吗?”

    洛星迟愤怒道:“下了无色无味的毒。”

    “我不过说有一种毒无色无味用银针试不出其毒性,可有说下毒了?”

    “你……”洛星迟气得指着顾隐瑾。

    和愤怒的洛星迟相反,顾隐瑾心情大好,甚至连他都没发觉此时自己的嘴角微微上扬。

    好吧,他既没说他没下毒,也没说他下毒了,但是他的话故意领导她去胡思乱想的!

    愤怒的洛星迟将手收回来,心里骂道幼稚鬼。见顾隐瑾要去拿那桂花糕,赌气将那一小蝶桂花糕抢过来自己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