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七章 郁五爷
    今天沈大夫让洛星迟多练字,她多少受了点刺激,想想自己那鬼画符的字,也有些受不了。一回厢房,洛星迟就拿出笔墨纸砚开始练字了。

    顾隐瑾往书房走去,未几鹿青也进了书房。

    “公子!”

    “查出来了?”

    “今日林府的毒是无痕门的郁玥、郁五爷所致。”

    “无痕门?不是未曾涉足过京城么?”

    “是的,而且林府和无痕门似乎也没什么恩怨,但郁玥却对全府下了剧毒,若今日大夫晚到半个时辰,怕林府就要被灭门了。”

    “除了下毒,林府可有损失什么?”

    “十年开一次花的孤曼瞳。”

    “孤曼瞳?”

    孤曼瞳十年开一次花,极美极艳,其香味带有剧毒,会让靠近它的人产生幻觉,不知不觉中死于它散发的香气中,因此平时料理孤曼瞳的人必须随身携带避尘散才行。如果花开时将避尘散洒在孤曼瞳的根上,则能永远去除它的毒性。

    “平时孤曼瞳由谁照料?”

    “好像是林府二公子林奕轩。”

    “林奕轩没死?”如果接近孤曼瞳需要带避尘散,那郁玥应该去找过林奕轩。

    “没有,听说被救回来了。另外……少夫人今日也去了林府。”鹿青看了顾隐瑾一眼补充道,“今日沈大夫带学生去百草坊坐诊,有人去百草坊通报,所以玄医堂的人也都去林府帮忙。”

    今晚洛星迟是自己一人回府的,想到这里顾隐瑾蹙起眉。“宵雨没跟着她?”

    “承渊殿有规矩,先生带学生外出是不允许学生带随从的。”

    “派一个影卫保护她,只要她出了大将军府就需要跟着她。”

    那这洛星迟岂不是在外有影卫,在大将军府内有宵雨,听雪院内有顾隐瑾!这样重重保护,公子是不是对这个洛星迟太上心了?但鹿青也没说出来,而且点头应是,退下去安排了。

    顾隐瑾从书房出来,走进中房,见洛星迟趴案上奋笔疾书。

    顾隐瑾走两步,往她妈方向看一眼。再走两步步,再看一眼。又进了两步,已经越过了洛星迟。可终究想着她那张鬼画符,转了身来到洛星迟跟前。

    此时洛星迟正好抬头,看到顾隐瑾站在案前懵了一下。

    而顾隐瑾不自觉来到洛星迟这里也是懵了一下。

    两人无言相看片刻,顾隐瑾伸出节骨分明的手拿过洛星迟手中地毛笔,写了一个“洛”字。“笔拿稳,一撇一捺好好写。”

    “我知道,这不是控制不住我自己嘛,一拿笔手就抖。”洛星迟手上沾满墨水,略无奈道,“我已经很努力练了。”

    顾隐瑾并不是个多管闲事之人,换做别人不管写成怎样都不会多说一个字,看到洛星迟画鬼符他竟忍不住想纠正了,想想觉得多余,放下笔道:“出大将军府要让宵雨跟着,最近临渊城怕不太平。”

    “哦,你知道吗,今天那个林府出了大事。”洛星迟一脸夸张地道。

    顾隐瑾没应她,她继续说道:“全府被人下毒,我还看到那个下毒的嫌疑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