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三章 花容方
    顾隐瑾撇了她一眼道:“多。”

    洛星迟语塞,不是叫她多练字就是叫她多,这人怎么跟教导主任似的。“知道了,时候不早,我去睡了。”

    洛星迟伸个懒腰,打个哈欠,就要往罗汉床去。

    顾隐瑾抿着嘴,沉思了一会道:“你沐浴了?”

    洛星迟脚步顿住了。“哦……没有,忘了,这就洗。”

    顾隐瑾目光转向窗外,望着那一轮明月,他真没弄明白为什么会对这样的洛星迟动心。

    ***

    次日,一下课,洛星迟就跟着沈大夫的后脚跟出了玄医堂。

    “沈大夫!”

    沈大夫停下脚步,转过身来看着洛星迟。

    洛星迟走近两步道:“沈大夫,我想向您请教点事。”

    “哦,何事?”

    “前几日林府送了我一株孤曼瞳,我听闻孤曼瞳可制药,特意来请教沈大夫。”

    沈大夫捋了捋胡须笑道:“的确,孤曼瞳是可以制药,但是孤曼瞳的制药方法比较复杂。难得你想学,今日可有将孤曼瞳带上。”

    “有的。”

    “那跟我来吧。”

    洛星迟和沈大夫一起到了怡景阁,将孤曼瞳从匣子里取出来,放在桌上。

    沈大夫问洛星迟:“孤曼瞳没除去它的毒性之前它的香味能迷惑人心,在它开花时将避尘散撒到其根部可去其毒性,用来观赏或制药。你可知它的功效是什么?”

    既然它的毒性能迷惑人心,那制成药应该也和这方面有关系的。“是否也能干扰人的意识?或者能定神?”

    沈大夫含笑点头道:“其花朵制药是迷药,其叶制药为解药。用孤曼瞳花朵制的迷药,只有同一株孤曼瞳的叶制的药可以解。”

    “那岂不是等于只有下毒人有解药?”因为需要用到同一株孤曼瞳的叶子制的药才能解其毒,那等于是制迷药的人才有解药了。

    “是的。这种迷药药性极强,中毒者只能随施毒者操控。我希望你将药制成之后能将其用在正途上。”

    沈大夫之所以愿意教洛星迟是因为那日在林府他看到了洛星迟的表现,洛星迟有医者的仁心,并不会因为一个人的身份地位而轻视他的生命。而且经过这段时间的观察,他发现洛星迟入学没多久,悟性却很高,竟然也能赶得上其他学子的进度。若不是她天生无灵力,他真的有好好培养她的打算。

    “我懂的,沈大夫放心,我不会用来故意伤人的。”

    沈大夫这才点点头,伸手覆在那株孤曼瞳上,一团蓝光将孤曼瞳包住,为其延长保鲜期。片刻之后,沈大夫收回手,和洛星迟讲了一些需要注意的要点后,让她去找书。

    “你后头书架上,第二排第三格,上面有一本《奇花炼制录》,您将它拿过来。”

    洛星迟走过去找书,找到《奇花炼制录》的同时,她看到一本《花容方》,出于好奇,她随口问了一下:“沈大夫,这《花容方》是什么书啊?”

    “里面著的是女子驻颜之法,和养颜修颜的药物,你若有兴趣也可拿去瞧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