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五章 这都是给逼的
    萧云幻正好看到洛星迟手里的孤曼瞳,脸色一沉,道:“这是什么?”萧云幻拾步上前,看清洛星迟手中之物,道:“孤曼瞳,进贡朝廷之物,为何在你手中?”

    洛星迟手中的动作一滞,心中不爽,实在不想回答她。

    沈大夫过来道:“此乃林府赠与我的学生。”

    朝花林府每年都需向朝廷进贡,孤曼瞳是每年进贡一株,往常父皇都是赠与母后,让母后处置,可自留,也可赠人。往年母后会将孤曼瞳送到她殿内。可今年父皇直接将孤曼瞳给了洛婕妤。母后肯定是不稀罕此物,但是父皇的态度却让母后不满。

    萧云幻见洛星迟也有一株心生不悦:“难道这十年开一次花的孤曼瞳变得如此低贱,什么人都能拥有。”

    这是顺带骂了洛星迟低贱了。

    沈大夫原先在皇宫内,对萧云幻的脾性算了解,恐生事端,忙道:“孤曼瞳难养,十年这么长时间,满保不出意外,林府每年都会多栽种几株以防万一。进贡给朝廷的自然选了最好的一株,能送人的也是挑剩的次品,比不得进贡的。”

    闻言,萧云幻的神情有所缓和,轻笑道:“既然是次品,留着何用,毁了便是。”

    萧云幻是不稀罕此物,但是她不喜洛星迟拥有她以前有过的东西。

    洛星迟见她给婢女打眼色,这是要来毁了她的花的节奏啊。“虽是次品,但少将军喜欢。我怕此花还残留毒性,就带来给沈大夫瞧瞧。”

    萧云幻听到是顾隐瑾喜欢,懵了一下,顷刻双目睁圆,厉声道:“瑾哥哥喜欢,你如此上心,是有何居心?”

    这下沈大夫蒙圈了,洛星迟是顾隐瑾的妻,对自己丈夫喜欢的东西上心有何不妥,这公主是站在什么角度质问洛星迟的居心?而且两人对顾隐瑾的称呼也是怪。

    洛星迟倒是吓一跳,这公主要是以为她想撬墙角不得就地把她了结了,她沉思了一下说道:“平日里没注意,也不知道少将军是否真的喜欢花草,但是他对这孤曼瞳却是上心的。昨个儿听少将军说可惜这花送不出去,让我今天拿来给沈大夫看看的,能否让它的花期延长些。”

    洛星迟发现自己睁眼说瞎话的本事越来越好了,这都是给逼的啊。

    萧云幻开始自行脑补了。瑾哥哥说可惜此花送不出去,是知道她今年没有孤曼瞳所以想送给她吗?大概是没有找到合适的借口才如此说吧。想到这里萧云幻脸色微红,内心甜蜜。“既然如此,拿回去好生照料着。”

    沈大夫听了她们的对话,处于云里雾里中。

    洛星迟话不多说,收拾好孤曼瞳和两本书,就往外走了。

    去到药房,先是避开人去到放愈颜水的地方,偷偷将愈颜水倒进自己随身携带的药瓶里,又出去将井水装进原先装愈颜水的瓶子,狠狠朝里面吐了两口口水才稍微解气。若可以她真想弄点东西进去毁了这个动不动就要她命的萧云幻的容了,就怕连累了沈大夫,只好作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