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四章 我坦白,求你从宽
    管家来了,一个月没回大将军府的顾隐瑾竟然也回来了。

    秦氏一看到顾隐瑾,抽出帕子擦擦额头埋怨道:“阿瑾,你可算是回来了。这听雪院乱七八糟的,这洛星迟竟然说这里闯进来一个刺客,也不知道她们整了什么灵术,这水弄得我全身湿透。定是这洛星迟在外面惹了什么人,人家寻上门来了。”

    好吧,刺客是她胡乱说出来的,但没查清楚就扣到她头上不好吧。

    顾隐瑾看了一下那道破墙和秦氏,再扫了一眼不安的洛星迟,道:“近日江湖上的门派进了临渊城,专门对临渊城内的大户出手。朝花林府是第一家受到袭击,前两日尚书洛府也受到袭击。”说到这里,顾隐瑾看向管家。“吩咐下去,大将军府内加强防守。”

    秦氏听了顾隐瑾的话,才下十足十信了府内有刺客出没。连忙对管家道:“竟然真有如此胆大包天的人,快下去安排吧。”

    管家躬身道:“是!”转身走了。

    洛星迟见管家走了,心想是不录口供了吗。

    顾隐瑾对秦氏说道:“娘亲回去换身衣服吧,免得染上风寒。”

    既然真是府上来了刺客,秦氏也没什么话好说的,叹了口气,跟洗秋回去了。

    林府被人下毒洛星迟知道,可前两日洛府也被袭击这事,洛星迟还没听说过呢。

    洛星迟跟着顾隐瑾回到厢房内,小心翼翼地问顾隐瑾:“是什么门派啊?真的袭击了洛府吗?”

    顾隐瑾看着洛星迟不说话。

    面对顾隐瑾这双仿佛能看进人心底的眼睛,洛星迟被看得心虚,抿一下嘴道:“好吧,我坦白,求你从宽。那道墙是被我是出的卷龙涌打破的,你娘亲……也是我……”

    洛星迟越说声音越小,头也越开越低,最后索性不说话,咬紧下唇,低着头,一副小孩子犯错的模样。

    “什么时候学的卷龙涌?”

    “就今天!”洛星迟立刻抬起头来回答顾隐瑾,言语中透着一股骄傲。今天开始修炼就能有这成绩,很不错了。

    顾隐瑾平静地道:“卷龙涌是上层灵术,其真正的威力能卷起一整水池的水,每一滴水都可取人性命,势可敌千军。你这卷龙涌还太弱了。”

    洛星迟双眼睁得老大,她刚才还为自己能使出这卷龙涌感到沾沾自喜呢,李妈和宵雨也是说她学得很快,到了顾隐瑾这里就变成了太弱了!

    “我这不是刚学嘛,哪有一开始就能使出那么强的卷龙涌啊。你肯定也会卷龙涌咯,是不是?”

    “嗯。”

    “那你学了多久,第几次才能使出你刚才所说的,势可敌千军的卷龙涌?”哼,她要努力专研卷龙涌,势必学得比顾隐瑾快。

    “一盏茶的功夫,第二次。”

    洛星迟嘴巴张得下巴差点脱臼,半响后用手把下巴托起,不死心道:“你什么时候学的?”怎么说她也不过是个刚拥有灵力的人,基础差。就算他也是十五岁学的卷龙涌,那也是比她基础好很多的时候学的,做得比她好也正常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