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四章 吃错药?
    顾隐瑾却不以为然,淡然道:“身份尊贵你就任由人欺负着吗,直管反击就是,出了事我替你挡着。”

    洛星迟控制不住自己心头一热,双眼冒出星星一脸崇拜看着顾隐瑾,太酷了。刚想说点什么,肚子却先叫起来了。

    “饿了?”

    洛星迟不好意思地搔搔后脑勺,点了点头:“饿了,饿得很吃下一头牛了。”

    “回去吧。”

    “好。”

    洛星迟跟着顾隐瑾回竹屋,十米开外就闻到一股烧鸡的香味,眼睛一亮,拧起裙摆小跑进了院子。

    “羡棋,你偷吃什么?”

    羡棋一脸无辜道:“那里有偷吃,两只鸡都是完整的,等着你们来呢。”

    “嗯,够意思,好了吗,可以吃了吗?”

    “可以了……”羡棋一说完,手中一直鸡就被洛星迟抢走了。“你小心点,烫啊!”

    “哇塞,好香啊。”洛星迟咬了几口,一本满足地道。

    羡棋摇摇头,将另一只烧鸡伸到顾隐瑾面前,顾隐瑾摇摇头,往屋里走去。

    洛星迟咬了几大口下肚,缓过气来,看到顾隐瑾双手空空往里面走,很好心地掰出一只鸡腿,跑过去举到顾隐瑾嘴边。

    羡棋正想告诉她,顾隐瑾不吃。可顾隐瑾低头看了一下那只鸡腿,又看了一下洛星迟,竟伸手接过那只鸡腿,往里面走去了。

    羡棋无语,同样是他烤的鸡,凭啥吃洛星迟给的,不吃他给的?

    洛星迟坐在顾隐瑾身边,大口大口撕咬着那只烤鸡,和她身边优雅吃着鸡腿的顾隐瑾比起来,她简直是土匪的吃相。

    “你怎么拿着整只鸡腿吃都能吃得这么斯文优雅?”

    “嘴里有东西的时候不要说话。”

    洛星迟伸长脖子将嘴里的鸡肉吞下去继续道:“你不觉得吃这种烤鸡就应该大口大口撕咬吗?这样才够爽,显得更加好吃。”

    顾隐瑾没有理会她的理论,倒了一杯茶推到她面前。“别噎着。”

    洛星迟不说话了,拿起茶杯喝了一大口,又开始埋头啃起鸡肉来,不过速度明显放慢了。

    正欲进门的羡棋看到这一幕下巴都快掉到地上了,这顾隐瑾是怎么回事,吃错药?尽管他内心不断感叹真是活久了什么事都能见到,但还是很识趣得转身走了,不去打扰里头的两个人。

    洛星迟竟然将整只鸡都吃完了,等鹿青送午膳来的时候,她已经一滴水都吃不进去了。“不行了,肚子涨得更快要生了似的,我不吃了。”挺起小肚子往里屋走去。

    顾隐瑾在她身后道:“别那么快躺下,对身体不好。”

    “哦。”洛星迟头也不回地走进去了。

    鹿青无声地扯扯嘴角,他已经习惯了自家公子的反常了,可是洛星迟这个享受着顾隐瑾的体贴的人却好像没察觉到异样。

    洛星迟的确没有躺下,但却坐在椅子上睡着了。顾隐瑾又当起了搬运工,将洛星迟抱到床上去。

    洛星迟一个午觉醒来,发现自己人在床上,竹屋里却一个人都没有,还以为是自己睡迷糊了自己爬上床去的呢。耸耸肩,毫不在意地拿出药材和工具,开始制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