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六章 杀了他
    洛星迟和羡棋急忙过去将顾隐瑾扶到床上。同时,外头传来马蹄声,鹿青带着冷峻赶来。他们连忙让开,让位给鬼医冷峻。

    直到冷峻给顾隐瑾施完医灵术,用完药,顾隐瑾的痛苦还是未减半分。

    洛星迟在旁白开着顾隐瑾苍白且痛苦的脸色,心不由得揪起来,也是着急得很。“大夫,他很难受,能让他不这么痛苦吗?”

    冷峻抬眼看了洛星迟眼,颇为正经地点点头说道:“能。”

    洛星迟满怀期待地看着冷峻。

    可惜冷峻薄唇慢慢吐着三个字:“杀了他。”

    洛星迟傻眼了,心道这个什么鬼医,稀奇古怪的,这都什么时候了,还开玩笑。

    然而冷峻并没有和洛星迟开玩笑,顾隐瑾寒疾一发作,所承受的痛苦,比死了还要难受,所以减轻他的痛苦,最快速、最有效的就是干脆杀了他。当然,他鬼医不轻易出手,既然出手了,就连阎王爷也不能在他手底下抢人。

    洛星迟看到顾隐瑾右手心里有茶杯的碎渣片,估计是他刚才把茶杯捏碎了沾在手心里的。她过去,想清理他手心里的碎渣片,却被顾隐瑾一把搂住。

    洛星迟被顾隐瑾这么一拉,额头撞到床沿疼得直咧嘴,后又察觉到身后有三个人盯着他们呢,脸色涨红,挣扎着想要起来。动了两下头发微乱,衣服里的那块水沧玉也漏出来了。

    羡棋跟鹿青和冷峻道:“我们出去吧。”

    冷峻看了洛星迟一眼,跟着他们走出里屋。羡棋还自认很贴心地将门关上。

    洛星迟一脸无语,无奈自己力气被顾隐瑾大,怎么都挣脱不开,只好又一次充当顾隐瑾的暖水袋了。

    她一遍又一遍地抓着袖子给顾隐瑾擦脸上的冷汗,隐约闻到他身上传来的药香味,和那日在听雪院内,顾隐瑾抱着她的时候味道是一样的。她猜想也许那时候冷峻就已经开始为顾隐瑾治病了吧。

    ……

    子夜时分,顾隐瑾才恢复正常。

    这次洛星迟没有睡去,对上顾隐瑾深邃的眼眸觉得挺尴尬的,假装略生气地拍开顾隐瑾的手,爬起来道:“又把我当暖水袋抱了,哼!”

    见顾隐瑾起身,她又想起他的手还受伤着,拿来一瓶止血生肌膏。“给你的,擦在手上。”

    顾隐瑾望着自己手里多出来的一瓶绿色膏药沉默不语。

    洛星迟想道,他右手受伤了,不方便自己上药,再说那些碎渣皮还要取出来呢,便道:“还是我帮你弄吧,”

    便找来一根银针将他手里的碎渣片一一取出,将那药摸在他手心里。

    手心里传来一阵凉意,顾隐瑾的内心却如蚁啃般痒痒的,热乎乎的。

    窗外月光照射在洛星迟脸上,给她蒙上一层柔色。垂于脸旁的一缕发丝随着她的动作摆动。顾隐瑾伸出手,替她将那缕不听话的发丝别至耳后。

    洛星迟错愕,抬起头对上顾隐瑾那幽深的眼眸,里头只映出自己的小脸。

    顾隐瑾看着洛星迟,却并未将手伸回,而是抚上她的脸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