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6章 开仓布粥
    黄阳河脖子伸得老长,一脸期待地看着洛星迟。

    洛星迟表面上看上去还挺淡定,实则手心已经微微出汗,就在她把手收回来的时候,那黄少崇醒了!

    黄少崇猛地睁开眼睛,眼里尽是恐慌,整个人拼命往床榻的里处躲去。

    “走开、都走开……娘啊……救命啊,鬼啊……”

    看这模样,洛星迟都要以为他是撞邪了。

    “啊,冷,好冷……冷死我了……啊……”

    本来还喊着见鬼的黄少崇这会又瑟瑟发抖地喊冷了。

    丫鬟们早已经习惯,很快抱了几张被褥过来给他披上。

    洛星迟见状眉头皱得更深,看样子这黄少崇的病真的很棘手,搞不好她真的会坏了冷峻的名声。

    洛星迟深呼吸一下,又走近黄少崇,伸手去探他的脉搏。这一探,可惊着了洛星迟。

    原本毫无异样的脉搏已经变了,变得和顾隐瑾寒疾发作时的脉搏很相似。

    洛星迟又见黄少崇浑身冒冷汗,身体不断渗出冷气……这种种症状都和顾隐瑾发作的时候很像。

    如此相似的脉搏,莫非他也是中了寒疾?可是他的症状明显比顾隐瑾轻了很多。

    “好热……热死老子了……啊,拿开……这些东西拿开……”

    黄少崇身上的寒气已经全消,取而代之的是火热!而他的脉搏也变了……这是热症的一种现象,这种症状她在冷峻的医书里面见过。

    “哎呀……热死我了……让我死……”

    黄少崇开始打滚了。

    黄少崇这两种脉搏若是分开来,她都有点头绪,可是这两种脉搏同时出现在一个人身上,那她就弄不清了。

    怎么会有人即中了寒疾又染上热症呢?

    想得入神的洛星迟对上黄阳河着急中透着怀疑的眼神,心想不管怎样得先把黄阳河糊弄过去。

    洛星迟轻咳了一下,冷笑道:“看来令公子平时做了不少损阴德的事啊。”她听顾隐瑾说过,这黄少崇经常为非作歹,这样讲定没差错。

    黄阳河闻言,脸上的横肉抖了两抖。自己儿子是什么德行他最清楚,这样被洛星迟讲出来这脸还真有些扛不住。“我平日里忙,疏于管教,也不知道这家伙背着我做了什么事。”

    洛星迟又是冷笑。

    黄阳河假装没看到,问她:“按顾夫人这样讲,莫非犬子真的是撞邪了?”

    “鬼神之事不好说,但是平日里亏心事做多了,心病是有的。”

    黄阳河脸色一阵一阵变红,想不到这洛星迟这么不给面子,但也拿她无法,只好厚着脸皮问:“那这心病应该怎么医治?”

    “心病还须心药医。太守大人大可多做些善事,并在令公子前面讲多几次做了什么善事,对他的心病应该大有益处。不过……”

    “不过什么?”

    “除了心病,他身体上的病也是棘手。”

    “那可怎么办啊?”

    “太守大人明日先做点善事吧,在令公子面前讲几次,先减轻他的心病再说。不如明天就开仓布粥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