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2章 她怎么回事
    戏子退下后,见一个穿着孔雀舞服的少女上台献舞,洛星迟才稍微打起精神道:“好看,这人是谁啊?”

    “祈曼国的公主。”

    “祈曼国!”对了,刚在在宴会上洛星迟没想起来祈曼国的人也来给元沧国的皇帝贺寿呢。“除了这个公主,还有谁来啊?他们坐哪里呢?”

    “右边,黑色金边锦袍的是祈曼国的太子夙奕寒,他旁边穿藏青色长袍的男子是星氏族长的儿子星朔之。”顾隐瑾低声跟洛星迟说着。

    “星朔之?”星氏一族的人,洛星迟伸头往那边望去。

    “是你的表兄。”

    洛星迟看去,只看得到那人的侧脸,模样到也算英俊。

    “没必要与他相认。”

    “嗯?”洛星迟对这个表兄没什么感情,倒是没有上去认亲的想法,但是她不明白顾隐瑾为什么这样说。

    “你爹娘已走多年,如若星氏一族有心不会让你一人在洛府受了这么多年苦。此时随祈曼国太子来元沧国贺寿也没想过找你,这样的亲人不认也罢。”其实更重要的是顾隐瑾还没查清当年是祈曼国的哪一方势力追杀洛怀道夫妇,所以不想洛星迟此时和祈曼国的人靠近。

    谁说不是呢,这么多年了,她和李妈相依为命,没人关心过她们过得好不好。之前之所以想带李妈回祈曼国,不过是因为元沧国这里也没什么好留恋的,而祈曼国是李妈的故乡,才想带李妈回祈曼国生活。根本没想过去祈曼国投靠星氏的想法。如今她有了顾隐瑾,也没再想过去祈曼国了。

    “没想过相认,不过好奇和我娘亲有关系的人罢了。”

    顾隐瑾点点头,抿了一口茶不再说话。

    台上的夙奕涵一曲舞毕谢幕,台下掌声不断,对夙奕涵更是赞不绝口。

    夙奕涵欣然接受这些赞赏,仰着头,高傲地走下台。

    下面是洛安芙上台献舞了。洛安芙见夙奕涵那目中无人的样子,不服气冷哼了一声,心想自己一定要跳得比她好。

    洛安芙一上台,坐在台下第一排正中央的皇帝平静道:“洛婕妤可得好好跳啊。”

    皇帝身旁的皇后也笑道:“可不能给元沧国丢脸。”

    两人简简单单两句话给洛安芙带来不少压力。

    琴音响起,洛安芙抛袖,跟着琴声婆娑起舞,舞姿妙曼、姿态迷人……

    然而不到一刻钟,洛安芙脚下一顿,觉得鞋里有数根针般的物件扎着她的脚底。她每动一下,那针就扎得越深。

    慌乱中,洛安芙碰上了皇帝的目光。

    显然,皇帝也察觉到洛安芙不对劲了,然而他眼里没有困惑或是担忧之色,有的只是怒气和逐渐变得阴沉的脸色。

    “她怎么回事?”洛星迟也发现洛安芙脚步慢了下来了。

    顾隐瑾依旧平静喝着茶。

    见洛安芙面露难色,洛星迟看向顾隐瑾。

    “大概是不舒服吧。”

    不舒服,明显是她的脚出了问题。洛星迟想到刚才看到宫女在找洛安芙的舞鞋,莫非是那时候出了问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