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3章 痴情之人
    苏染发现指望不上夙奕涵,自己也坐不住了,这天下午就来到大将军府。

    秦氏见到她来也是开心,两人聊了好一阵,见丫鬟洗秋端着一盘杏仁酥进来。

    秦氏自然知道苏染来的目的,说道:“这杏仁酥不错,洗秋你端一盘去给公子。”

    苏染闻言忙道:“要不我端过去吧。”

    这就正合秦氏意了,秦氏笑道:“那就你去吧。”

    苏染高兴地端着那盘杏仁酥来到听雪院。走进院内就听到右边的亭子里有人在讲话,她停下脚步,往右边望去,看到两个人在亭子里下棋。

    “我们还要在这待多久?”唐默问坐在他对面的冷峻。如果这个时候上路,到了古求国,古求国也差不多解禁了。

    冷峻拿起一颗棋子放在棋盘上,慢慢说道:“明天吧,明天就出发。”

    唐默笑道:“这几天你都没说要出发,我还以为你想过完这个年再去呢。洛星迟那边你指导完了?”

    “嗯,她悟性不错,学得够快。”

    “奇怪,你怎么会收洛星迟为徒?”

    “为了让她给顾隐瑾治病。”

    “……为什么你不自己给他治?”

    “太麻烦。”

    “我听你说过治疗顾隐瑾的寒疾需要一年的时间,他的寒疾真的那么麻烦?不是说和我中的毒所用的是同种药引吗?”

    “你那毒对比顾隐瑾身上的毒来说只是小儿科,若是你中了顾隐瑾那种毒,估计你现在都没命跟我说话了。”

    “那还真是麻烦,治疗起来肯定费劲。”

    “其实也有简单的疗法,只是顾隐瑾不肯。”

    “有简单的疗法他还不肯?”唐默放下一颗棋子,表示完全不解。“这又是为何?”

    冷峻轻轻笑了一下说道:“因为简单的疗法需要用到星迟的水沧玉,所以不肯。”

    “这玉对洛星迟很重要?”

    “听说是她娘亲留给她的。”

    “那洛星迟也不肯把这玉拿给顾隐瑾治病吗?”

    “她根本不知道这事,顾隐瑾不让说。”

    “哦……这顾隐瑾也是痴情之人,就因为这样,甘愿再受一年的苦。”

    苏染死死地抓着那个盘子,咬到下唇渗出血来,那血腥味在她口腔没散开,她才下意识松开下唇。

    听他们这样说,顾隐瑾身上的寒疾是可以医治的,但是顾隐瑾为了不用洛星迟娘亲送给她的那块玉而选择了另一种痛苦的疗法。

    这让苏染又嫉又恨。嫉妒顾隐瑾对洛星迟的好,也恨洛星迟得到顾隐瑾的好。此时她恨不得让洛星迟立马在这世上消失。

    苏染心生一计,看了看这下棋的两个人明显没有发现她的到来,她索性又走出听雪院,将那盘杏仁酥丢在草丛中,又往秦氏那边走去。

    没多久顾隐瑾回到大将军府。

    洛星迟听宵雨说顾隐瑾回来就直接去了书房。

    书房和内室是相同的,洛星迟便从内室进入书房。

    “公子,少夫人爹娘的事查出来了。”

    “如何?”

    “那是祈曼国的星氏,为了星画的那块水沧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