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6章 变得陌生
    方才,从窗户那角度看去。洛星迟看到的是苏染跑过来冲进顾隐瑾的怀里,以他的身手不可能躲不过的,但是他并没有躲开。后面他们的一举一动,洛星迟都无心去研究了,只知道顾隐瑾让人送了把伞给苏染,这苏染在他心目中的地位难道是不同的?

    此刻洛星迟终于明白什么叫一旦你爱上那个人,就让他有了伤害你的能力。若是换做以前,她断不会变得如此脆弱敏感。可是此时她根本就控制不住自己不去悲伤,不去胡思乱想。

    而鹿青将顾隐瑾叫走,却又让她想起了另一桩心事。昨日在书房,鹿青对顾隐瑾说的话,那顾隐瑾肯定是有什么事瞒着她的……

    洛星迟越想越是心寒,突然觉得顾隐瑾变得陌生了一般。

    她翻过身来,盯着门口。想到事情总是要搞清楚的,老是自己乱想也不是办法,等顾隐瑾回来一定要问一下他。

    可是等到掌灯时分,宵雨端了晚膳过来,洛星迟才懒懒从塌上起来,见只有一副碗筷便问道:“你们公子呢?”

    “公子有事出去了,见你在休息,便让奴婢跟你说他可能要过几天才回来。”

    洛星迟的心慢慢往下沉,直到李妈提醒她饭菜快凉了,她才拿起碗筷进食。

    ***

    这雪夹着雨的天气持续了三天,顾隐瑾这三天没有回来,洛星迟一直待在院子里,越待心情越低落,便去药田采药了。

    李妈给她撑着伞,问道:“小小姐,为何不等天晴了再来?这天气怪冷的。”

    “这雪心莲现在采最好了,而且待在屋里也没事,出来走走透透气。”

    洛星迟采了一小篮雪心莲,提在手上往听雪院走,远远看到秦氏带着贴身丫鬟走来,这时候避开已经来不及了,她也就迎上去,唤了声:“婆婆。”

    “明天阿瑾和小染都回来,要准备……”本来眉开眼笑跟洗秋说着话的秦氏听到洛星迟唤她,脸立马就沉了下来。

    洛星迟也不想跟她寒暄什么,打算离去,却听到她问话了。

    “前几日送去的杏仁酥,阿瑾可喜欢?”

    洛星迟不明白秦氏说的是什么,便回道:“我不知晓婆婆送了杏仁酥过去,并未问阿瑾。”

    秦氏竖起眉来道:“小染说了在院门口就给了你!”

    苏染?这个名字又惹起了她的不快,她道:“我并没有碰到她。”

    “你这是什么态度?”秦氏指着她的鼻子道,“小染说你不让她进院门,她只好把杏仁酥给了你。我还不信,看你这目中无人的样,八成是真的了。小染都与我说了,你还不承认!”

    洛星迟不喜欢被人指着鼻子,若不是看秦氏年纪大,她都想打掉指着她鼻子的手。

    “我说没有就是没有,我也没必要骗你这些。再说又不是什么贵重东西,只是要拿杏仁酥给阿瑾,为何一定要苏染亲自给,我拿不也是一样吗?所以就算是真的我不让她苏染进院门,苏染将杏仁酥交于我,有什么不妥吗?”洛星迟往左边移开一步,不让秦氏指着自己,中气十足地反问秦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