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7章 这里只有你
    “但是……她们都那样说……”洛星迟越说越小声。

    “你是信她们还是信我?”顾隐瑾与她对视。

    “可是那时又看到苏染和你……”看到顾隐瑾墨色的星眸,她莫名其妙地心虚,移开眼睛,“反正当时就是相信她们了,我也很难受,伤心了很多天呢……”

    被顾隐瑾这么一说,她也觉得若他想要水沧玉大可直接抢走就是了,苏染她们的说法好像是不成立的,可是当时哪有想到这么多。也许她自己心里对顾隐瑾也是不信任的,对这段感情也是没有信心的,所以她第一时间就往坏的方面想,进而选择去相信苏染她们吧。

    一想到当时的情景,她依旧觉得难受心痛,不禁皱起眉,抓住自己胸前的衣襟。

    顾隐瑾捂平她的眉头,把她的手放在自己心口道:“不要胡思乱想,这里只有你。”

    洛星迟心里一热,眼睛微微发酸:“那你的寒疾是真的要用水沧玉治疗吗?”

    “用也可以,不用也可以,治疗办法不同而已。”

    “冷峻教我的办法就是不用水沧玉治疗的办法吗?”

    “是。”

    洛星迟心想都怪自己还学艺不精,不然就不会被苏染她们骗了。但她还不知道顾隐瑾如果不选择水沧玉治疗就要承受多一年的痛苦。

    “因为我之前在书房听到鹿青和你讲话,提到我娘亲和水沧玉,我进去之后你们又不说了,我以为你瞒着我什么事,才会刚好苏染那么一说就信了。”

    “我在查你爹娘的死因,不想让你为此伤心,所以就瞒着你,不过你今天却也知道了。”

    顾隐瑾是害怕查这事会让她想起她的爹娘伤心所以瞒着她吧。她又是被感动到了,原来顾隐瑾一直在为自己着想。

    洛星迟柔柔说道:“你可以让我知道的,我没你想象的那么脆弱。”

    温柔的声音钻进顾隐瑾的耳朵里,他微微一笑,拇指与食指捏着洛星迟的耳垂把玩着。

    “你为什么这么晚才来找我?你早一点跟我解释,我就不会误会你那么久了。”

    顾隐瑾把她放进被窝里,在她身边躺下,搂着她道:“因为知道了祈曼国为水沧玉杀了你爹娘,而水沧玉又在你身上,若被夙奕玹他们知道会有麻烦,刚好你离开临渊城,其实也好。但是这不是主要原因……”

    “主要原因是什么?”

    ……

    沉默了一会,洛星迟以为他睡着了,他才慢慢道:“主要原因是……我也气。”

    “呃?”

    “我回来见不到人,就看到案上的那封《休夫书》!我教你练字就是为了让你给我写休书的么?”

    原来他是在气自己不给他解释的机会,一声不吭写了休夫书就走了,所以也在赌气着呢。相比顾隐瑾的处处为她着想,她却宁愿相信外人也不相信他,他也有些心寒吧。

    “对不起,下次不敢了。”

    “还想有下次!”

    “没有了,没有了。”洛星迟抱住他的腰急急应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