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3章 备胎又是什么意思?
    洛星迟吞吞吐吐道:“我可……没这么说。”

    “那到底是怎样啊?”徐清急了。

    “没有怎样啊,哎呀,那都是没影的事,也可能是人家对我师傅的单相思,我倒是觉得我师傅对你是一心一意的……”说完她又低头小心嘀咕,“就怕别人追得狠了,被别人追走了,过了这村就没这店咯……”

    虽然她后半句说得小声,但是却全部落进徐清耳朵里。“追得狠又是怎么回事?”

    “哦,就是之前他和我师傅整天形影不离来着,就是我师傅到哪他就跟着到哪。上次在军营里,我还以为你们见过面的。不过军营一别,他就没出现过了。所以,你别放心上哈。”

    徐清抿嘴想了半会,起身走了。

    洛星迟在徐清身后比了个胜利的手势,拍拍手,拍掉手里的瓜子壳渣渣,高兴地回厢房内了。

    ***

    徐清找到了冷峻,此时冷峻正在和顾隐瑾说事,徐清过去一把抓住冷峻的胳膊就往外拽。

    “这是怎么了?”冷峻满头雾水跟着她走出来。

    顾隐瑾见状也不阻止,自个儿回听雪院了。

    到了无人的地方,徐清才松开冷峻。

    “那个唐默是怎么回事?”徐清冷声问。

    “什么?”冷峻瞪大眼睛,一脸懵圈。

    “她是什么人?”

    “他?你问他?”冷峻完全搞不清状况啊,不明白她突然问起唐默是怎么回事,但既然她问了,他也就如实回答了。“是……是我的、病人,以前的……你怎么问起他来了?”

    这吞吞吐吐的回答让徐清更加误以为他和唐默之间有什么了。“听说你们之前一直在一起?”

    “嗯。”冷峻点头,随后又摇头,“没有,也就那么一阵子,不就是为了给他看病吗。”

    “原来冷大夫给病人看病还有带着病人四处游山玩水的爱好,这病人的福利不错啊。”

    终于在徐清阴阳怪气的语气里,冷峻意识到她生气了,小心翼翼问道:“怎么,他得罪过你?他是做错过什么吗?你想拿他怎么……”

    “你在担心什么?担心我对他不利?”徐清听到冷峻的话,不悦地道。

    “没,没有,就是搞不明白,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徐清也不想在拖下去了,直截了当道,“你若对她有意思,就别来招惹我。”

    “我我我……我……对他有意思!”懵了,他真的是懵了。

    徐清只觉得心口如遭刀割一般,一阵阵发疼,但现在强装镇定道,“既然你承认你对她有意思,以后就别在我面前晃。本小姐不是你闲来无事用来打发时间的备胎。”

    “啥?”备胎又是什么意思?

    徐清不想再多言了,甩袖,转身,抬脚……

    冷峻抓住她的长袖,一使力,将徐清带进自己怀里。“为什么就变成我对唐默有意思了?”

    “你对她意思,你把她带在身边?”

    “那是为了给他治病啊,还有是为了查出对顾隐瑾下寒毒的人,他身上有线索,而且靠他……后面也查出来了。”3.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