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6章 要命
    洛星迟有时候喜欢叫他老公,说就是夫君的意思。久而久之他也就习惯了。但是对于洛星迟这种吐舌无意识的动作,顾隐瑾向来是没有什么抵抗力的。

    尤其是现在她因为怀孕,身子越来越丰满,对顾隐瑾来说,她的一举一动都是勾人的,有时候一个小动作就能点起他的邪火,正如现在。

    顾隐瑾的喉结上下滚动着,眼睛有些发红看着洛星迟,目光慢慢往下移动。

    经过刚才顾清这么一打断,洛星迟的勇气就都跑光了,再加上顾隐瑾现在的眼神有点吓人呢,她不敢再像刚才那样了。顾隐瑾的体力她是知道的,现在她可是经不起他如以前那样折腾了。到时候一个控住不好,伤到孩子可怎么办啊。

    她伸出双手捂住顾隐瑾的眼睛,命令道:“不许乱看。”

    “为什么?”

    “你居心不良。”

    顾隐瑾伸出舌头舔了一下洛星迟的手心,惹得洛星迟发抖。这个表现让他很满意。

    “你呢?不期待我居心不良?”

    “不期待。”

    “那你还这么诱惑我。”

    洛星迟急急道:“谁?谁诱惑你啦?乱讲。”

    “刚才,是谁主动的?”顾隐瑾抓起她的手放在自己腰间。“刚才是有个人要帮我宽衣解带的吧?如果没记错,是你吧?”

    “这种事情还用得着记吗?能给你宽衣解带的人只能是我,是我!”

    他低低地笑了。“既然只能是你,那主动的人就是你没错了,你还想抵赖。”

    洛星迟有时候喜欢叫他老公,说就是夫君的意思。久而久之他也就习惯了。但是对于洛星迟这种吐舌无意识的动作,顾隐瑾向来是没有什么抵抗力的。

    尤其是现在她因为怀孕,身子越来越丰满,对顾隐瑾来说,她的一举一动都是勾人的,有时候一个小动作就能点起他的邪火,正如现在。

    顾隐瑾的喉结上下滚动着,眼睛有些发红看着洛星迟,目光慢慢往下移动。

    经过刚才顾清这么一打断,洛星迟的勇气就都跑光了,再加上顾隐瑾现在的眼神有点吓人呢,她不敢再像刚才那样了。顾隐瑾的体力她是知道的,现在她可是经不起他如以前那样折腾了。到时候一个控住不好,伤到孩子可怎么办啊。

    她伸出双手捂住顾隐瑾的眼睛,命令道:“不许乱看。”

    “为什么?”

    “你居心不良。”

    顾隐瑾伸出舌头舔了一下洛星迟的手心,惹得洛星迟发抖。这个表现让他很满意。

    “你呢?不期待我居心不良?”

    “不期待。”

    “那你还这么诱惑我。”

    洛星迟急急道:“谁?谁诱惑你啦?乱讲。”

    “刚才,是谁主动的?”顾隐瑾抓起她的手放在自己腰间。“刚才是有个人要帮我宽衣解带的吧?如果没记错,是你吧?”

    “这种事情还用得着记吗?能给你宽衣解带的人只能是我,是我!”

    他低低地笑了。“既然只能是你,那主动的人就是你没错了,你还想抵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