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4章 是友非敌
    左恒记得自称路远的书生曾客客气气地邀请她去做客,更是说过随时可以来找的话。

    既然是晏横舟的学兄,又在此刻展现出友善的态度,左恒觉得他身上就差没有明晃晃贴着李修宜一脉的标签了。

    她稍微放下了些戒备,整个人也冷静下来不少,朝对方点了点头,“我是左恒。”

    对方默契一笑,“我当然知道你是左恒了,不然也不会来找你。”

    路远这么一打岔,不仅是左恒,就是他自己也轻松了不少。

    他当着左恒的面撑了个懒腰,然后才把从腋下拿出的画卷递给她,自己又重新把伞夹住。

    左恒接过他递来的东西,看着缠绕住卷轴的细细红线,觉得有几分眼熟。她好像在哪儿也见过这样的。

    “是学弟之物。”路远解释,“他只让我把这个给你,若你有难就顺手帮上一把,其余没有说。”

    不待左恒开口,他摇头,装模作样叹了口气,又继续道:“一两个都神神秘秘的,也不知道是肚子多深的名堂。”

    左恒没说话,觉得他也是自己口中神神秘秘的家伙。

    不过将她手上的这份画卷联系到晏横舟身上,那答案确实呼之欲出了。

    晏横舟曾经把这个画卷当宝贝似地护着,时不时就要拿出来看看,说这幅画要陪他走遍千山万水看遍时间大道理,又不止一遍地强画卷的奇异之处。

    现在将他这么宝贝的恩师所赠如此轻易地托人赠送给她……左恒很容易就联想到了晏横舟的情况。

    “晏横舟出了什么事?”她凝声,攥着画卷的手发紧。

    晏横舟是李修宜的徒弟,李修宜出了事情,作为徒弟的晏横舟能够幸免吗?而且晏横舟那么弱。

    从收到晏横舟的来信自己就应该怀疑的。

    左恒印象中晏横舟不是没有正经过,但来信上的口吻比起他的年龄,倒像是那种深思熟虑站在高处许久的人才会有的语气。

    有些不符合晏横舟。

    左恒怀疑的理所当然,路远却叹了口气,“不,学弟很好,只是以后……”

    “以后怎么样?”左恒警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